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我现在觉得很烦躁。

  隔壁的家伙又在搞。

  这些不务正业却又衣食无忧的混蛋整天净做这些没素质的事。

  「嗯……快点……又要到了……唔唔唔!啊!」

  这破房子的隔音效果非常符合它的租金,我也对此无能为力。

  除了那个女人时而发出的高亢呻吟声之外,另一大干扰则是床头撞墙的声音。
  咚,咚,咚。

  怎么就没把这墙撞塌了呢!把床撞坏也成啊!

  事实上,对于他们的这种深夜运动,绝大多数人都抱持着支持的态度。
  ……毕竟会住这种穷人公寓的大部分都是大龄单身汉。

  何况隔壁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是我们这整栋楼唯一的雌性呢?

  啊……好烦。

  ……

  我是一名学生。

  为了读自己喜欢的专业,离家出走来到这座城市,自己打工赚学费和生活费,没有任何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去享受大学生活。

  看着那些该被火烧的恩爱狗,我那百般操劳的身心连举起火把的力气都没有。
  因为真的很累。

  早晨五点起来送牛奶,然后去学校上课,中午去图书馆学习顺便补觉,下午上完课则是去咖啡馆打工,晚上则换成一家火锅店干到两点。

  很累,真的很累。

  如果不是我合理安排时间,充分发挥「时间就是乳沟」这句至理名言的话,我现在应该已经过劳死了。

  「再来嘛……这次想要用后面……」隔壁的混蛋夫妻……

  其实我也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夫妻,不过大家都这样叫他们。

  张先生,张太太。

  他们也从来没反对过,该应就应。

  老实说从我和他们为数不多在楼道里的碰面来看,那个不修边幅胡子拉碴的大叔也就是个普通人的水平,不喝酒但是经常抽烟,而且抽的还是那种便宜劲大的。

  这样的人,怎么就娶了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呢?

  我想这应该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疑问。

  张太太,姑且就这么叫她吧。脸蛋正奶子大屁股圆腿够长,皮肤也很白,除了总是浓妆艳抹衣着暴露看上去像从良前多过像从良后以外,几乎没什么缺点。
  哦,做饭洗衣打扫这些我都不知道,他们是请人来做的。

  按理说请得起家政,应该不至于住这种三百块一个月的破烂屋,可是我也想不出别的理由了。

  「……张小哥回来啦,要来和姐姐玩吗?」

  下夜班的时候有时候会碰到这种情况,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家,一位成熟美艳的人妻正站在门外笑吟吟地迎接你,简直是舒爽到家……如果不是她的丈夫和我不是一个人,站的也是隔壁的门前的话。

  「……算了。」

  我今天真的很累,白痴老板自己和人吵架,结果掀完桌却要我们收拾,又加班了一个小时。

  少睡一个小时对我的影响可是超大的啊,分分钟站着睡着好吗?

  这样状态下无论有多饥渴多好色,也休想提起一点劲来。正如此刻的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上床上床赶快上床。

  ……我一个人上。

  「呼……」

  没脱衣服,没洗漱,我整个人在扑倒在床上的一瞬间仿佛被按下了关机键。
  屏幕渐渐黑了下去……声音也越来越小……关机。

  「唔……」

  ……虽然我很想继续睡下去,可是我真的无法无视这双在我身上摸来摸去的手。

  你说你摸就摸吧,干嘛非要扯我的衣服呢?就算你要扯,扯坏也不打紧,我还能接着睡,可你为什么非要执着于把我翻过来呢?

  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

  我挣扎着睁开眼,入眼是一团圆圆的黑色的还在微微晃动着的不明物体。
  「啊!」

  在我惊叫出声的瞬间,这团物体一个下压,直直扣在了我的脸上,差点让我憋死过去。

  「噗……啊!」

  被我生死间爆发的最后一丝力气推开,我借着这股余力仔细看了一眼黑色不明物体,这才发现它居然是一个屁股。

  呃,要说起来的话,其实我算是个屁股控。

  尤其是臀部到大腿之间那一段,肉肉的又很有弹性,如果能把脑袋埋进去左右蹭,又或者是枕着它睡觉的话,我想我应该就回复过来了吧。

  「嗯?这个很容易啊。」

  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随后我就感觉到一股大力按着我的脑袋朝旁边倒下去,正正地砸在了那对大屁股上。

  唔哦哦哦哦!真的超软!真的超大!真的超棒!虽然不是直接接触,可是隔着裤袜也觉得好舒服!

  区区胸部根本不能比!

  就像在梦里一样!

  「……」

  原来是梦啊。

  感叹了一下自己的悲剧,居然要在梦里才能满足自己深藏在心底的愿望,实在是好惨。

  「这不是梦哦。」

  是啊,这是清明梦嘛,我知道的啊。

  「呵呵,小弟弟你真可爱,到现在还觉得这个是梦吗?」

  屁股的主人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我的头发,那种怀念的感觉仿佛将我带回从前,带回那个我曾经拥有但又不幸失去的童年。

  「妈妈……」

  我轻轻呼唤这个如今只能在梦里叫出来的称呼,安心睡了过去。

                第二章

  昨晚睡得超级好!

  不仅梦到了老妈,而且还枕在她屁股上睡了一觉。

  嘛,虽然本来就是在梦里见到的。

  「早啊,张小哥。」

  「早啊!今天也起得很早呢!」

  对于张太太半含挑逗的问候,平时的我一般都是无视的,但是今天我心情好,所以回应了她一下。

  「张小哥今天心情很好呢。」

  「是啊。」

  虽然心情很好,但我也不是喜欢对人倾诉的那种人,何况我还有打工要做,就更不可能站在这里说废话了。

  「唔……是你啊,要不要进来坐一下啊?」

  居然是张先生!这家伙居然活着的吗?

  这位张先生就是张太太的丈夫(废话!),也就是旁边这间屋子的主人,也是张太太的使用者。

  好像应该是这样的。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平时很少见到他。

  这个人从不出门,也不和邻居交谈,对谁都很冷漠,好像很有钱但是好像又没钱。

  最关键的一点是,看上去就是个中年邋遢大叔的他,居然有一个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的妻子。

  这样的他活到现在都没被人背后下手干掉,这是我对他最敬佩的一点。
  这可不是我开玩笑。

  张太太是我活到现在见过的最能将人妻二字发挥到极限的女人。

  身材长相虽然也都是极品,不过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网络上有大量P过的没P过的P的连他妈都不认得的美女照片,单纯就从眼看这一条上来说,她只能让我觉得「嗯挺好」,而不会是这样一个高评价。

  气质。

  作为一个从高中开始就研究世界各地女优的人,高质量低质量的片子看了这么多,剧情动作台词甚至声音我都能评价一二,唯独这个气质,它作为一种确实存在但是又主观上受到所有人个人意志的影响才能体现出来的东西,是很复杂的。
  张太太的气质是媚。

  眼睛也媚,嘴巴也媚,说话的声音也媚,每一个动作都很媚。

  媚这个字体现出古人对于词句的高度精炼,转换成现代白话的话就是三个字,骚想干。

  婚后的女人,无论是恩爱无双如胶似漆,还是独守空房夜夜哭泣,身份的转变与内心对自己认知的变化,都会让她们散发出一股有别于少女时代的独特气质。
  我将其称之为人妻力。

  人妻力的变化分为三个阶段……

  「怎么还站在门口?」

  张先生似乎有些生气,扭头对张太太吼了一句,结果反倒把我的脑内解说给打断了。

  「那个,我还要去送报纸,就不麻烦二位了……」

  「请假,工资我给你补。进来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种理直气壮地陈述句,好像完全没有在意我的意见一样。

  「好吧。」

  也许是因为张太太一直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我,也许是因为张先生隐约间透露出来的阔气震慑了我,总之我答应他们了。

  进到房内我才发觉,这个原本应该很破的出租屋,里面不知道被什么人魔改过,居然装修的有模有样,硬是把三十平的房子装出了三百平的效果。

  你看这大沙发!你看那大电视!你看这酒柜!你看这楼梯……楼梯?

  我的目光顺着这个楼梯往上看,没有看到意想中的天空,而是看到了一个走廊和半个门。

  我的冷汗一下就下来了。

  提问,如果你走进了一间本来应该是三十平的破出租屋,结果发现这里面不仅面积大如三百平的别墅,甚至还有二层,你应该怎么做?

  我的回答是,假装不知道,假装不在乎,先混过去再说。

  无论是魔法还是科技,又或者是什么外星文明,我都不认为我身上有什么值得他们觊觎的东西。

  退一万步说,倘若真的有什么惊天秘宝在我身上,我一定毫不犹豫地交出去,哪怕这个玩意关乎国家世界人类存亡我也无所谓。

  我这么多年都过得这么惨,这秘宝一点用处也没有,就算不是妨主,至少也是个废柴。

  何况我不想死。

  「不用怕,这是我对你施加的催眠,你只是眼睛看到这些而已,其实身体还是处在那个出租屋里的。」

  嗯嗯嗯,你说得对,你说的都对,反正我也不想知道真相。我现在只想回去接着送我的报纸。

  张先生似乎对我唯唯诺诺的表情很是不满,冷哼了一声就坐在了沙发上,然后就不说话了。

  「……」

  「来嘛,不要害怕嘛,你就坐在……这里吧。」

  张太太拉着我走到沙发对面,忽然一伸手将我推倒在地,然后又拉着我靠在了她的身上。

  平时我也觉得她挺高的,但我以为那是高跟鞋的缘故,直到现在以一个被她斜抱在怀里一般的姿势坐在地上时,我才发觉她的身高似乎只比我矮上一点点。
  完全没看出来!这是何等完美的身体比例!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张先生似乎也缓过劲来了,目光从上而下扫视了我几遍,这才开口道:「你昨晚睡得不错吧。」

                第三章

  又是这种陈述句……

  「嗯。」

  「我看你精神挺好,看来年轻还是有点用嘛。」

  「……嗯。」

  「不过光有精力也没什么意义,心技体三者配合才能达到最大程度发挥自己的力量。」

  「……是啊。」

  这人到底在说些什么啊!好像自言自语一样啊!不会是脑子有问题吧?
  我下意识偏头朝后看,入眼的不是张太太的笑容,而是一对大波。

  难怪我觉得这么吃力,身体下滑的太多了啊!

  我双手撑地,努力将自己的上半身摆正一点,随后又扭了扭腰,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势,这才朝后躺了下去。

  完美!

  那两颗大蜜瓜又软又圆,正好被我枕在脑后,而这个姿势下我的视线也不会受到任何阻拦,一抬头就能看见张太太曲线优美的脖子和下巴。

  「你好像挺喜欢他。」

  张先生这句话不知道是对谁说的,不过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张太太那柔柔的声音就在我头顶响了起来。

  「嗯,这样抱着他就好像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呢,而且他昨晚睡得迷迷糊糊的,还叫了我妈妈呢。」

  诶?啊?

  啊啊啊啊啊!!!

  那不是梦啊!太丢人了!

  我的脸一下就红了,身体也挣扎起来,想要坐起来解释一下。

  但是张太太以超乎寻常的手劲把我按住了。

  「乖哦,不要闹,等一下妈妈再和你说哦。」

  呃……现在回想起来,昨晚那个屁股还有声音,确实是挺像张太太的……但这不是你占我便宜的理由啊!我那只是一时失误而已啊!

  我本还想继续挣扎,然而一只纤纤玉手比我快了一步,顺着我的前胸一路下滑,准确地在我反应过来之前握住了我的小兄弟。

  「嗯?看不出来张小哥你还蛮有料的呢。」

  也不知是开启了什么奇怪的开关,张太太的语气忽然就变了,手上也开始熟练地动作了起来,一波波快感刺激得我差点就要当众缴枪了。

  「你昨天没和他做?」

  张先生冷冰冰的声音如同尖刀一样刺中我的耳膜,一下就让我清醒了过来,连忙挣脱了张太太的怀抱。

  「嗯……没做。」

  张太太此时已经完全不是我平时见到的那个妖媚入骨的样子了,仿佛妖怪现了原型一般,整个人的神态气质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择人欲噬的眼神,无意识轻咬下唇的贝齿,随呼吸起伏的高耸,还有隔着衣服都能看见不断收缩扭动的小腹……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先别急,等我先传了他第一重心法再说。」

  「嗯。」

  仅仅是一个鼻音,配合她那女妖一般的表情,就差点让我又立正了。

  这是何等可怕的诱惑力!区区人妻……不可能的!

  她是什么人!

  「很惊讶吗?像她这样有潜质的人确实不多,不过那也只是我开发的好罢了。」
  开发?怎么开发?

  我的脑海中下意识地浮现出各种重口味的画面,期间还夹杂着许多我在听到关于张太太的传言之后意淫出来的画面。

  「嗯,差不多就是你想的那样,不过关键性的几个点你不知道,所以你也想象不出来。」

  说着,张先生猛然起身,一个跨步到我的面前,左手食中二指并成剑指在我眼前一划。

  好像有一道白色的弧光在我面前闪过,我感觉额头上似乎有些凉。

  「呵呵……你流血了呢……」

  张太太扭动着水蛇一般的细腰缠上了我的身体,那张在我眼里同蟒蛇无二的美丽脸庞忽然放大,然后向上抬起。

  湿湿滑滑的触感从我额头上传来,我知道这是她在舔我的伤口。

  ……也许是在吸我的血。

  毛骨悚然的感觉一下占领了我的脑海,冷汗不受控制地往外流,然而张太太却仿佛毫不在意一般连那些也都舔舐入肚。

  「好了,别吓他了,他现在还是个普通人,等下伤着精神了就毁了。」
  连遭突变的我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面对这两个非常人,我真切地意识到刚才张先生所说的「普通人」三个字,背后隐藏着的是怎样的无力。

  「嗯……听你的……」

  张太太好像很听张先生的话,闻言立刻松开了我,毫不犹豫地扭着屁股走进了厨房。

  「我给你们准备午饭,不要聊太久哦。」

  听见午饭二字,我望了一眼墙边的大钟,上面时针和分针明确地指向十点半的位置。

  居然已经过去了这么久!

  然而我却丝毫没有离开的想法,之前的恐惧在我身体里残留下来的部分仿佛化作燃料,推动我继续朝着未知的地方前进着。

  「请教我那个心法吧!」

  我下定决心,沉声对张先生道,而对方只是伸手指了指桌上的茶壶。

  我倒了一杯茶,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

  「磕头。」

  我磕了三个头。

  「我现在就收你为弟子,传你无名心法。你不必叫我师傅,愿意喊什么就喊什么,那个女人你也不要叫她师母,她并不是我的妻子。」

  「是。」

  无名心法……虽然听起来略挫但是总觉得好像应该在哪个漫画里看到过……应该很好使的吧?

  「第一重心法只能叫你随意控制自身的精神力,不再为外物刺激所动,这一点练成了,下一步才能传你。」

  我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选我?」

  拯救世界的秘宝我还没拿出来呢,难道只是因为刚才他不小心划破我的额头,觉得过意不去想赔偿我?

  「我们每天晚上都在这里做爱,我还刻意将声音传出去,只要有心,周围两栋楼都能听得见。」

  而我作为近在咫尺的隔壁住户,每晚都被你们的叫床声吵,居然还能睡得着觉,让你们感到奇怪了吗?

  其实那只是我太累了啊!根本不是什么定力深厚之类的啊!

  刚才张太太随便一摸一舔我就差点掉链子了,可见我根本就是普通处男的水平啊。

  张先生似乎看懂了我脸上的表情,用那毫无波动的语气道:「你从未练过任何功法,身体本能反应本就如此,也不必觉得自己很逊。」

  意思就是说我逊的应该,逊的必须,让我逊的再坦然一点啰?

  「等你练成第一重心法,自然知道。」

  张先生没有再多说,而是拿出了一叠打印纸递给我。

  黑体四号字印刷,首行空两格,标点符号俱全,段落之间也有空行,便于阅读。

  这就是秘籍!这也太现代了吧!

  「你还有一个小时,午饭的时候我会让她出手考验你,不想死在饭桌上就赶快练吧。」

  「……」我靠我靠我靠啊!

  这玩意还会死人的啊!

                第四章

  没看之前我觉得这个所谓的「一小时练成第一重」基本上就是拿来害死我的借口,然而当我真正翻开之后我才意识到他说的居然是实话。

  这些纸上详细地讲述了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呼吸所要完成的内容,其间还有红色字标注的重点以及可能出现的错误和改正方法。

  真是个详细到家了的秘籍啊,这东西只要是个人会认字就能学会吧。

  唯一的问题就是,我看完它就用了一个小时……

  实在是太详细了!

  不知不觉地就看下去了,不知不觉地就听见张太太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吃饭啦,小弟弟。」

  靠!这是要我死的意思吗!我才拿到神功秘籍,才刚有点希望啊!

  我心中悲愤怒号,然而却也不敢对这两个人怎么样,只能埋头猛吃,希望死后至少能做个饱死鬼。

  「好吃!」

  虽然只是普通的家常菜,醋溜白菜红烧茄子家常豆腐这样的,不知为何吃进嘴里就有一种别样的风味,好像加了什么特级味精一般。

  「张太太你做的菜很好吃啊!」

  虽然我心里确实是这么认为的,不过也未尝不是想要讨好她让她等下别对我下死手。

  「呃,你们怎么不吃啊?」

  张太太还未开口,张先生就冷着脸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白菜送到张太太嘴边。
  「讨厌啦,就喜欢让人家出丑……」

  虽然这么说,张太太还是娇嗔着吃下了那块白菜。那迷离的眼神,晕红的双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被下药了呢!

  「你没吃出来?」

  张先生放下筷子对我道。

  「……吃出什么来?」

  难道这菜里有毒?可是刚才张太太也吃了啊……靠!难道是只对普通人生效的毒?

  「这菜里放了她的体液。」

  体液……

  我不敢想象这个体液究竟是指的什么地方的液,想的健康一点也许是她的乳汁,想的恶毒一点就有可能是她的唾沫了。

  「下面的体液。」

  下面啊,下面的话,是脚上的汗液吧,虽然很多人喜欢原味丝袜什么的,不过我对于直接吃那个地方还是有点……

  就在我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时候,张太太终于吃完了那块白菜,站起来走到我身边,一把抓住我的手伸进了自己的裙下,同时在我耳旁腻声道:「是人家这里的体液啦……」

  呕!

  呕咕哇哇噗!

  我一个没忍住,就直接对着面前的围裙吐了出来,等到缓过劲来才意识到这围裙可是穿在张太太身上的,登时又吓得赶紧用手去擦。

  「唉呀,这样好浪费的嘛,为什么不吐在人家的嘴里呢?」

  张太太蹲下身,不顾那些秽物顺着围裙流到腿上、地上,而是眼角含情地伸手捧住了我一片惨白的脸,一口吻了上来。

  「唔……」

  食物在我的口中翻搅着,分不出是她的唾液还是我的胃液。

  「呼……哈,哈,哈……」

  最后我嘴里的东西都被她用舌头搅拌了一遍然后吸了过去,有没有吞下去我根本不敢想。我只知道我已经恶心得什么都吐不出来了。

  「刚才教你的心法你都忘了吗?」

  张先生冷冷的声音从一旁传来,我蓦然惊醒,下意识地就开始照着那个无名心法里说的那般呼吸吐纳,同时运转起自己的精神,按照既定模式变化。

  这功法的效力远超我想象,前一秒我还觉得自己遭受了人生以来最大的刺激,万念俱灰只想速死。下一秒我就感觉好像一盆凉水浇头一般清醒了过来,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甚至还在冷静地分析自己刚才吐出去的食物有多少,消化了的食物又有多少。

  「不错,你通过了第一次考验。第一重心法你要多练才能做到让它随心而动,这样才能随时处于清醒稳定的状态,才有资格修炼第二重心法。」

  此时我看着张先生那张面瘫一样的脸,忍不住想到:莫非他就是练这个练得太狠,所以变成了这个样子?

  张先生说完,拿起筷子就开始吃饭,看得我眼角微动,开口提醒道:「张先生,这个菜……」

  「骗你的。」

  「……」

  要不要这么缺德啊!说什么不好非要说那种东西……

  我这样想着,脑袋不自觉地又朝右偏过去,看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低头娇喘的张太太。

  纤细的双臂无法将胸部完全遮住,窄小的围裙边缘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顶上两点凸起昭示着主人此时的状态……嗯?她的手指怎么……喝!原来这个女人刚才在自慰啊!

  真是太……棒了!

  随着她手上动作越发加快,我甚至都能听见从裙下传来噗叽噗叽的水声。
  「嗯……嗯啊!」

  抑制不住的呻吟声从喉咙深处涌出,与之同时涌出来的还有多到能将围裙下摆瞬间喷湿的大量蜜液。

  难怪刚才开玩笑说菜里面加了这个……这种量,就算是做汤也……

  不行不行!不能想下去了,否则又要吐出来了!

  我连忙运起心法,压住了那一点点蠢蠢欲动的情绪。

  张太太又享受了一会高潮的余韵,这才抬起头来,目光正正地与我撞在一起。
  见我一动不动看着她,张太太那带着些慵懒神色的嘴角忽然向上一勾,然后开口道:「人家可是真的都吃下去了哦。你看……」说着还向着我微微张开了嘴,吐出来一截鲜红色的香舌。

  「……」

  不行不行!不要想!不要想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