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Sherry

  短短烟囱中飘着青烟,幽幽荡荡地在山谷间盘旋不去。停车场永远是满的,来来去去的车流在扩音机喇叭声中徘徊。

  贺志元从小就不喜欢到这儿来,不喜欢这里的味道,不喜欢这里的声音,不喜欢人们都穿着深色的衣服。今天的他装扮成自己最不喜欢的样子──戴着墨镜、身上穿着圆领丝衬衫,整套亚曼尼黑西装上还别着朵白花──活脱是参加告别式的样子。

  没错!男人快步穿过人群走下台阶,赶忙想要离开这令他作呕的地方。
  「先回家吧!」志元吩咐司机,黑色BMW迅捷地滑过隧道前的回转道,沿着高架桥下往市区奔驰。

  男人沖洗完身上晦气,裸着身子走到书桌旁。孩子们都上学去了,正好可趁着几小时清静处理些事情。受到全球暖化的影响,今年冬天各地气温不如预期,原油价格原本蠢蠢欲动却见高不高,一直在70美元关卡前面盘旋,中海油原先下了50万桶订单,却在油价看高不高的时刻抽腿。LC下了又撤,阿布都拉船都出来了,临时就算要改,这么多油也不知可往哪去?阿拉伯人气得半死,幸亏前段时间小妍帮他赚了不少,才没搞到撕破脸;现在芸芸飞去北京、萱萱在新加坡调船,这次事情如果没处理好,几百万美金损失事小,没出路的原油到处倒货打坏东亚市场行情问题才大。昨晚日本人打电话来念了一夜,难得有机会跟Maggie独处,男人却心情烦闷、一点兴致也没有。

  「主人别烦了,睡吧」生了孩子后Maggie习惯裸睡,整整大了一个Cup的乳房贴在男人胸膛上。

  「烦也没有用,钱再赚就有了」Maggie鼻尖轻轻搔着男人脸颊,手拉着他的掌往自己下体探去。男人充分感受到她的湿润,却提不起一点劲来。Maggie似乎识破男人心意,只是把身体紧紧蹭在他身上。丰腴的身体飘散着肉香,男人喜欢这种味道,她扭了扭身体,让性感的气味更为强烈。

  「明天Sherry的事别忘了,九点第二殡仪馆」Maggie呢喃地说,不一会就在男人怀中发出轻柔的鼾声。男人轻轻地抚着她的乳房,女人嘤咛一下便翻身睡去。

  黑色丧服中的Sherry有双洋娃娃般的大眼睛,闪着泪光的长睫毛更突显出她知性的美感,黑色旗袍从肩头垂下,把均匀的小腿遮蔽去大半,而黑色半透明丝袜下纤细的脚踝,更让两吋半高跟鞋显得出色。

  「公祭团体美商HMS投资公司,由总裁贺志元先生主祭……」作为A金控最大股东代表,男人打量着董事长祕书孝服下的身型,粗糙麻布遮住了女人秀丽长发,却掩盖不了她的高雅气质。

  「主祭者就位…陪祭者就位…」男人双手垂立,心中想的却是未亡人缠着布的纤腰。

  「献花……」那曲线真是美丽………

  「献果……」听Maggie说Sherry跟了她快十年了,怎么自己都没印象……

  「家属答礼……」男人转身朝唯一家属深深一鞠躬,女人弯腰叩首时男人注意到她胸前丰满的阴影。

  漂亮女人满街都是,男人虽然惊艳Maggie有这么个秘书,却一点也不想放在心上。美丽就如同风中飞舞的羽毛,只要不继续注意,很快就会从记忆中飘去……

  男人处理了一百多封电子邮件,事情虽然不如预期,但损害却在可控制范围。男人站起来伸伸懒腰、活动活动筋骨,三个年轻妈妈都不在家,Maggie又因秘书请丧假忙得半死,四个小孩每天回家就缠着他,又要玩又要抱,比调教女人还要累。

  「主人,Maggie夫人请您下楼一下」Maria轻轻敲门道。

  「她回来啦?」男人瞄了下时间,Maggie在中午回来让他有点意外。他胡乱披上件衣服,转身走出房去。

       ********************

  「怎么啦?」

  「刚才送她老公进炉,Sherry突然大喊一声就昏了过去,我们家比较近,我让他们在殡仪馆守着,先带Sherry回来休息」Maggie忙着拿毛巾帮忙擦汗,女人不知是悲伤过度还是太过劳累,双眉紧紧皱着胸部不停起伏。「还真是死脑筋,她老公外遇那么多年,都是她养着他不说,这次还搞到跟外面的女人殉情,真是的……」

  「嗯……」男人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只是叉着双手靠在门边。

  「为了这种烂男人把自己搞成这样,真是的……」Maggie一脸无奈,取过靠垫先让Sherry的头枕上,接着搬起修长双腿让她躺好。

  「老公…老公…」女人喃喃呻吟,被Maggie松开的领口间酥白的胸部不断起伏。

  「傻女人,老公都三四年没回来了还念念不忘…」Maggie怜惜地喂她喝些饮料,女人脸上马上浮现一片潮红。Maggie的眼神突然流露出奸诈的神情,飘到男人身上说道:「我给她喝了点小妍配的药。主人呀,你就帮帮忙,安慰安慰这个不幸的女人吧!」

  「啊?……」听到Maggie的话,男人差点摔倒,张大嘴巴惊讶地说不出一个字来。

       ********************

  被Maggie掀开衣襟的旗袍中,露出30多岁女人美丽的肉体。黑色半罩胸衣让双峰在雪白肌肤上显得更加艳丽,全罩式胸罩厚实的衬布似乎想努力遮住丰满的双乳,却反而使迫挤着的巨乳看起来更加肥硕诱人。

  男人愣了一下,却立刻被Maggie给拉到沙发边。

  「主人,拜託啦!我看Sherry她这样我心里好难过,这么好一个女孩子搞成这样,拜託主人帮帮忙啦!」

  「嗯…嗯…老公……」春药的作用让女人闭着眼睛不住扭动呻吟。

  男人看了看Maggie殷切的眼神蹲下来,轻触Sherry的雪白乳峰,并开始用两只手指挟起弹力惊人的乳房嫩肉。小巧玲珑的娇嫩乳头逐渐坚硬,比雪花还白晰的肌肤,加上乳房上两点嫣红,形成妖艳绝美的景色。男人轻轻拉起乳头、巨大的手掌恣意压挤掐捏,丰腴的肉块不断变形,浑硕的奶子变换着各种淫靡不堪的形状。粉红色乳晕彷彿晕散开来,硬硬的乳头也不知羞耻地呼唤着男人的宠爱。男人含住那宝石般的樱桃,轻轻地品尝女人成熟的乳香。

  一个、二个、三个……男人缓缓地解开旗袍上所有布扣,丧服内只剩下黑色高腰内裤与包裹到大腿的丝袜。男人吻着乳头一只手搂住女人裸肩,另一只手握住了另只乳房,从乳头到乳房、到胸脯、到肚脐,一直到女人脸蛋和香唇,不停地亲吻着、吮吸着。

  昏迷中的Sherry双手不由自主地搂住男人,身子不停地扭动,配合着动作,她那诱人小嘴与男人充满清略性性的双唇紧紧黏在一起,蛇般的细舌伸进了男人口中勾住他的舌头。

  小小三角裤遮不住浓密的阴毛,男人抬起女人右腿,把丝袜退到膝盖,舌头尽兴地舔嚐女人大腿内侧的嫩肉。内裤被翻到一边,泛着水光的阴户裸呈眼前,密密黑黑的阴毛遮蔽神秘入口,两片阴唇温柔地合拢着。久未经探索的闭锁花瓣,散放混合性感的体味,男人把口盖在上面,用舌头细细品嚐起来。粉红洞口泛流着密液,腥腥味道中还不时可见细小的白沫,男人把芬芳的津液贪婪的吸进嘴里,同时双手一上一下展开进攻,连续不断刺激着Sherry身上那些最敏感的地带。

  「啊……」女人长长地呻吟,被男人推起的腰却一点也提不起劲来。

  男人握住脚踝,把女人双腿分开到极限,他腰部向前用力,雄伟的阳具轻易推开两瓣肉唇,缓缓推进了那湿热阴道里。巨大坚硬的肉棒一点点戳进女人身体,他插入得非常缓慢,仔细感受阴道内壁的娇嫩紧窄,以及龟头摩擦过层层皱褶所带来的巨大快感。

  「嗯…嗯…」Sherry紧紧双眉揪在一起,大口大口急喘,发出短促而高亢的呻吟,美丽脸庞上满兴奋和愉悦。男人恣意享用女人身体,每次进出都技巧地填满皱摺中每个秘处,他用力地抽插着,每一次插入都要达到阴道尽头、都要让身下肉体一阵阵颤动,都要让熟透的女体发出迷人呻吟。

  「呵…啊…」寂寞的阴道再度充满弹性,女人不自主地把双腿环上男人的腰。秘穴又温热又密合,紧紧包裹着男人坚硬的分身,娇嫩内壁不断贪婪地蠕动,龟头几乎每次都能撞击到酥麻的子宫口。昏迷中的下体主动迎合着阴茎抽插,蜜液噗汁噗汁地沿着臀部滑下。男人将Sherry双脚合拢在下巴前,缓缓将右腿半透明丝袜褪到脚踝,再连丝袜带鞋一起脱去。他停下腰深深柢住花心,让她穿着高跟鞋的左脚踝靠在男人脸颊上,而把那涂上黑色趾甲油的纤细右脚含入口中。或许是长年穿着高跟鞋的关系,Sherry白净的脚拇趾微微变形,男人在趾缝间嚐到淡淡的鹹味与皮革的气息。

  「啊……」Sherry怕痒,男人在她右脚掌上的动作让她不自觉地整个人弓起来,但这却让娇羞的花心更为突出,柔嫩的子宫颈重重地撞在男人雄壮的龟头上。

  两个人的下身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在女人挣扎的瞬间,乌黑的肉棒在两片粉红色的阴唇间若隐若现。

  「天哪…好痒…好舒服……」Sherry拼命地扭着,她感觉到身体的菁华正不断大量从下体深处流失。老公很多年没有碰她了,不要说做爱,连好好坐下来讲讲话也没有;她爱他,但他却早已不爱她……

  「哈……」半昏半醒的Sherry深吸一口气,下体中奇妙的饱实感让她浑身汗毛直立。

  『我湿了…好湿好湿……』渐渐清醒的Sherry感觉到乳房被用力握住,好像所有脂肪都要从皮肤中爆开。她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扭动,但每当改变姿势时,阴道深处那未曾被老公触碰过的地方就传来阵阵强烈刺激。

  「啊……」Sherry觉得全身发烫,热得每个毛孔都在冒汗。

  「呜……」Sherry没办法控制屁股向上挺起,只觉得舒服得流泪、想哭。

  奇异的热度随着她的动作在阴道中不断升高,她的热血沸腾起来,似乎全身每根纤细的神经都集中到了那种充实感上,而每当柔软的花心深处被填满时,都带来无与伦比、难以用笔墨形容的极度快感。她再也没有其他念头,只知道竭尽全力重複同个动作──抬腰、放下…抬腰、放下………

  Sherry从没感受过那种强烈的搔痒,像是千万只蚂蚁居住在小穴里,酥麻感从下身蔓延,爬过小腹…爬过肚脐…爬上双乳…,一路沿着颈子向上,直到头皮发麻为止。Sherry感觉到小腿抽筋的剧痛,却无法让自己紧绷的肌肉放松,她只能用力地屈起手脚趾,用全身力量去抵抗那种难以言喻的麻痒。
  「啊~~」Sherry长叹一声,整个人似乎炸了开来变成虚空中点点流星。

  「老公…老公……」女人抱住男人脖子不断呢喃。从吸允脚趾起他就没有挺动,昏迷中的女人自动摇着细腰,一次又一次用柔软蜜肉挑战肉棒的权威,而终於在重重的喘息后,男人感觉到阳具被不断地夹紧。秀眉揪起又松开,女人四肢紧绷的肌肉也慢慢纾缓。

  「可怜的孩子……」Maggie坐在沙发旁地毯上,轻柔地帮Sherry擦去额上汗珠。「衣服都湿透了,这样会感冒的。主人你把她扶起来,我帮她把身上擦乾。」

  男人抱起Sherry让她坐在自己身上,好让Maggie帮她换下身上湿透的旗袍。还没软化的分身毅然挺着,受刺激的女体不由得又扭动起来。长长睫毛不断抖动,显然缺乏练习的女人在男人身上笨拙地摇晃着。

  「老公…我要…我还要……」紧闭双眼的Sherry把体重全部放在男人跨上,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女人的花心在重力挤压下整个变了形。

  「啊啊啊~~」两行泪珠从脸颊滑下,女人发出不知是悲伤还是喜悦的呜鸣。
  「喔…喔…」上位的姿势让她更快达到高潮,Sherry鬓角的发丝散了开来,无力地将俏脸枕在男人肩上。男人没给她喘息机会,腰肢不住地向上挺动,女体被送起又落下,花朵开了又谢、谢了又开………

  「唉…唉…」花心像躲在洞里的小虫,被男人龟头不断啄食。蜂腰无视高潮后的疲累,本能地迎合肉棒深入的攻击。两条腿奋力摇动着屁股,肉洞中彷彿有数千只触手,不断扯动男人的阴茎。

  突然间,Sherry微微张开双眼,美丽的瞳孔恍惚地望着男人,悲哀、苦闷甚至是懊悔的表情刹那齐聚在美貌上,泪水瞬间盈满了眼眶。龟头仍在女人身体里畅快地活动着,没生过孩子的平坦下腹上,阴毛摩擦着男人,发出沙沙的声音。

  「啊~痛~~」男人突然吻上Sherry的乳头,吸奶般强大吸力彷彿要把整颗乳房扯走似的,子宫与卵巢也在这猛烈的刺激下倏然上提,强烈的快感电流穿透了她身上每个角落。

  男人抱着她站了起来,168公分身高的修长双腿无力勾住男人腰肢,48公斤体重完全靠着花心顶住龟头来支撑身体。肉伞像野狼般地暴涨,无情地撑开紧缩的肉壁,她的耻骨疼痛不堪、子宫像是破了一样,无以伦比的感官刺激让女人坠入疯狂深渊………

  「谢谢主人」Maggie吻了吻男人脸颊。

  「接下来你打算怎样?」男人扭了扭脖子,关节间发出喀喀的声音。

  「主人要留下她吗?」

  「你闯的祸你自己决定」男人淡淡地说,声音一如往常冷淡平静。

       ********************

  Sherry把公事包放在脚旁,略显不安。

  几个月来她第一次送资料到董事长家,董事长还在房里梳洗着,Sherry彷彿觉得沙发皮革间有自己的味道。

  那天送老公上山进塔后,她婉谢了Maggie陪伴,选择关上门面对家中孤独。整个下午的忙碌让Sherry没机会找出身体异样感的答案,打开热水脱去衣服,她才在镜中看到双乳上乌黑的指痕。阴毛凌乱打结,花瓣早已被乾涸的精液结成硬块,恍惚间她依稀记起中午似乎曾发生过什么事,瞬间整个人垮下,蹲坐在浴室里抱头痛哭。

  从那天起她几乎每晚被恶梦纠缠,有时被老公抱着,有时是一阵白光笼罩全身,寤寐中她只感到全身烦躁,最后却都是在董事长家客厅的场景中惊醒。深夜中下体的凌乱让保守的她感到不堪,而最后往往只能靠鼓起勇气爱抚自己的阴蒂,才能让自己在疲劳的高潮中沉沉睡去。

  「再等我五分钟!」房间内传出Maggie的声音。

  Sherry啜了口茶,站起身在客厅中踱着。盘起的长发下露出典雅的珍珠耳环,深色围巾裹在领口,黑色套装衬托出她婀娜身躯,及膝短裙下是那双修长小腿,女人尖细的鞋跟踩在厚厚的地毯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从告别式那天起她就不曾再穿过亮丽的衣服,深锁秀眉间永远有着丝丝哀怨。

  Sherry看着窗外白云飘过山头,突然感觉到背后似乎有人………
  一阵紧张袭上心头,她突然回首。

  男人斜倚在客厅往内室的通道壁上,手中持着半根燃烧中的香菸。

  四目相望,Sherry的心跳突然快到像是要跳出胸膛来……

  男人嘴唇紧闭,慢慢向她走来。

  不知怎地,一阵热潮突然从Sherry下体涌出,接着整个人虚脱无力,背靠着落地窗腿就软了下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