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今天敏婷的着装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深色的丝袜把优美小腿曲线勾勒的纤毫毕现,脚上蹬着一双黑色矮高跟鞋,算上高跟鞋的5厘米,整个人看起来差不多能有1米76左右的样子,上身是一身警用兰色夏季制服短袖衬衫,下身穿一条刚好到膝盖上5公分的包臀深色警用短裙。其实制服本身很普通,全国统一制式,但因为敏婷的身材太好了,一般人穿上平庸无奇的制服在她身上也显的格外诱人,如果不是开车来上班的话,在街上可能又会制造很高的回头率。敏婷想起来一个月前自己车坏了,只好停在家里步行来上班的那次,走到警局楼下路口的时候,还有一个骑摩托的因为光顾着盯着自己看,结果一头拱上了前面的黑色轿车。

  当她推开门进到市局大厅的时候,绝大多数同事还没来,但自己小队下辖的队员,阿强和小蕊,都已经到了。

  「婷姐早」两个小警员几乎是同时和敏婷打招呼。

  「你们也早」敏婷放下自己的包坐下,看了看自己下辖的两个新人,都是去年刚从警校毕业,被分配到市局工作的。虽然从警校毕业的时间仅仅差了两届,但两个年轻人脸上的稚嫩几乎是写在脸上的,唯一让美丽女警官满意的,就是这两个年轻人还算勤恳的工作态度。按照S省公安厅的编制规定,正常的一个小队至少应该有4- 5警员,但由于缺少人手,W市警局的小队普遍缺编。

  阿强老家是农村的,一米八出头的个头,有些蛮力,但动起手来在敏婷手下过不了两招就会被放到,射击成绩平平。敏婷倒是经常带着他出警,在吃苦和听话方面小伙子没的说,但灵气不足,缺少职业警察应该有的敏锐直觉。

  小蕊的个头比敏婷要矮个几公分,看起来略显丰满,为人处事上显得比阿强乖巧一些。不过敏婷比较少带她出外勤,经常是敏婷和阿强出外勤,小蕊在警局看家。单独交给她做的往往也是一些没有危险的任务。一是因为她毕竟是个女孩子,二是因为小蕊是城里人家的独生子女,胆子比普通的女孩子大不了多少,在吃苦方面更是比阿强差得远。

  W市的治安看起来还不错,极少发生抢劫和谋杀这样的恶性案件,但那都是表面歌舞升平的假象,据传一些市高层领导的利益早就和一些上不了台面的交易捆绑在一起。更有传的邪乎的,说W市最大黑帮雀帮其实是市里某位身居高位的要员在实际掌控。

  近些年W市电视和报纸上经常能看到警方对犯罪打击的报道,动辄不是端掉了几个小区里的洗头房,就是抓住了几个小偷抢劫犯,但几乎没有真正触及黑帮利益链的大型行动,而且往往一些调查真正快要涉及到黑帮核心利益的时候,当事负责的警察不是被调离,就是退役转行。因为工作难有大的建树,大家慢慢的都开始混日子,有人还主动申请了调动。因为人数经常缺编,一缺编就马上从警校毕业生补充新人,着急的时候甚至不挑人,这样一来,最近几年W市局不仅特别缺乏经验丰富的骨干警官,整个警察队伍的整体素质也是越来越低。

  敏婷在近三年的工作中凭借着自己过人的本领和敏锐的判断力,在工作中颇有建树,还因为一次在案发后第二天就抓获了准备潜逃的入室抢劫犯而上了新闻,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就成了局里的小队长和骨干警官。不过敏婷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确实有些能力,一方面和W市警局现在骨干警官人员严重青黄不接有关系。

  「婷姐,刚才大队长打电话叫你上班以后去他办公室一趟」小蕊眨着一双大眼睛乖巧的告诉敏婷。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还有别的事?」

  「还有就是……」阿强和小蕊对望了一眼,开腔接到「前几天咱们抓到在KTV卖摇头丸的隋波,昨天已经从拘留所里面放出来了」。

  「怎么回事?上次咱们不是有物证么?怎么会这么快就放出来了」女警花听到这个消息,不禁柳叶眉微微皱起。自己上次根据弟弟泽凯和诗琪的消息,和阿强一起便装出警,把正在KTV卖摇头丸的隋波逮了个现行,人赃俱获的扭送到了拘留所。其实自己倒也没对这次警局是否能在打击软毒品贩卖链报什么希望,但没想到还不到还不到几天,隋波就被释放了。

  「扣在拘留所的证物好像是被人偷了,据说之后隋波的律师又到处打点了一下,然后就……」

  「哼!」敏婷杏眼圆瞪,有些郁闷的锤了一下桌子,但没有继续由着自己发泄,而是适时的克制住了。其实自己慢慢通过工作也发现了W市局的这潭水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表面上却又伪装的很好,不管是省里来视察的领导,还是刚来的新人都察觉不到这里的不正常。自己也是通过近三年的工作才逐渐发现,其实在W市想抓些小偷小摸,公车扒手痴汉什么的混业绩很容易,局里对打击街头犯罪相当的支持。但最近半年当自己开始怀疑生母在J市发生意外之前,其实和雀帮有所关联,并着手调查雀帮的时候,总会受到各种各样的的阻力。

  事情远不简单,敏婷知道凭借自己现在极为微弱的力量和影响力,别说是撼动黑帮幕后的黑手了,连光明正大的去敲打黑帮都做不到。「敌强我弱,要忍耐,等待机会,摸清对手弱点以后,出手要稳准狠。」敏婷耳边仿佛有响起了自己在特训营遇到的那个他的声音,目光也渐渐变得温和和坚毅。

  和阿强小蕊没说几句就已经到了上班时间,于是敏婷起身向二大队长的办公室走去,门关着,快走到门口时能听见二大队长马安平在里面断断续续打电话的声音。

  「不会不会……放心……翻腾不起来……坏不了……的事……是……是……,我知道……都在掌控之中……一百个放心……」

  敏婷走到门口敲了敲门「报告马队,邹敏婷前来报道!」

  「进来!!」敏婷进去的时候,马安平刚放下电话,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高冷女警花。这两年要不是幕后大老板定了规矩,黑白道齐头并进。嘱咐不能乱来,一切长远计议,自己也许早把这个没事老给自己添乱还趾高气昂的小警花给设计拿下,然后慢慢折磨调教了。不过没办法,大老板的意思不能违逆,现在自己在警队里面主要还是在和稀泥。

  「马队,您找我有什么事情么」敏婷不卑不亢的站到马的办公桌前问道。
  「咳……敏婷啊,今天来主要是交给你一个任务」马安平注意到自己的有些失态了,迅速把目光从敏婷的耸立的胸前挪开。

  「这份材料你先看一下」马安平先把一份材料甩到敏婷的面前的桌上,然后点燃一支烟,喷云吐雾起来。

  材料的首页是一个中年男子的照片,看起来其貌不扬的样子,但旁边简短的文字说明就不一样了:贾XX,外号贾黑子,男,35岁,通缉流窜犯,是我省多起起针对年轻女性的恶性绑架强奸案的重大嫌疑人,现在逃,有线索表明其正潜伏在W市、Y市或R市其中之一。

  「省局的指示是要我们全力抓捕疑犯,局里近期会在各个关卡和路口布置检查,也会加强对流动人口的检查」看到敏婷认真的在浏览材料,马安平坐直了身子,顿了顿继续说道「这些都是被动措施,我们也需要采取一些需要主动的措施,你是咱们局年轻警员中唯一参加过半年强化特训班的,我想听听你有什么想法……」

  「从材料上看,嫌犯有好色的弱点,基本都是在夜里9点- 11点针对加班独自回家的白领貌美女性下手」邹敏婷对马安平毫无好感,自己针对黑帮的调查还经常很「巧合」的受到马的干扰而进行不下去,但涉及到工作,她也就抛开了个人好恶,略微想了想,把材料放回桌上后说道「我觉得我们第一要发通知给本市那些白领女性加班较多的外企和私人企业,让他们近期减少本公司女性的加班,并注意加强对晚间单独回家的女性的保护,尤其是下班路线途径外人租住人口区域的,让嫌犯没有机会实施犯罪……其次在现有措施的基础上我们还要排查一下我市外来人口租住集中的区域,尤其是对暂住证管理较松散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如果有进一步的线索表明贾XX就在我市,必要的时候可以考虑安排诱饵行动抓捕」。

  敏婷娓娓道来的陈述令马安平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但可惜,眼前这个尤物女警和自己不会是一路人。「嗯,说的不错,你的意见可以采纳,你去吧,顺便把其它几个小队的小队长都叫来」。

  「对了,缉毒的事情今后全部归一大队管辖,以后你们重点关注治安方面的案件。」在敏婷转身正要离去时,马安平又撂下了这么一句。敏婷的嘴微微张了张,最终没有选择抗辩。「知道了」她低声应到。现在看来雀帮的后台很不简单,今后如果想不被束缚手脚,看来只能放弃警局的部分资源,秘密进行调查了。
  目送年轻貌美的警花走出自己的办公室,那黑丝长腿和上面一扭一扭的屁股顿时让马安平产生了一股燥热干,顺手抓起空调遥控器,把室内温度调低了两度。
  向自己座位走时候,敏婷远远看到阿强和小蕊正在说笑打闹,两个年轻人性格互补,最近是越来越亲近,不会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暗生情愫了吧。看着两个小警员有说有笑,敏婷不禁想起了三年前在警校特训的经历,还有那个特训营的魔鬼教官,那个传授给自己一身本领,从肉体到精神彻底征服了自己,让自己从一个女孩儿变成女人,还充分体会到男欢女爱快乐的他- 蒋平义。

  「蒋平义,你现在在哪里?为什么两年多没有一点儿音讯?」敏婷鼻头有些发酸的想到。当年特讯班结束后,两个人关系已经挑明,但才如胶似漆了不到半个月,蒋平义就被上级突然派去执行一个长期的秘密的卧底任务。在一整夜让她精疲力竭的粗暴和疯狂性爱之后,敏婷就再也没有收到过关于蒋的任何消息……
  「Youareloser!」耳机中传来让人郁闷的结果。操!这一局又被对方团灭了!

  「邹二货!你今天怎么回事,动不动就被对方秒杀啊!」耳机里面孙栋的声音非常恼火。

  「靠,别怨我,还不是你的下路没守好」邹泽凯嘴硬死撑着,其实他心里知道,今天团战打的不好主要怨他。这两个小时脑子里面总是浮现在DV里面看到美艳继母性感的样子,走神被对手秒杀好几次也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

  「是不是李诗琪在你旁边揪着你耳朵给你捣乱所以才打不好啊,说是,大爷就原谅你了,下次还给你和我一起团战的机会,哈哈」两人争吵了几句以后,孙栋看来是生气也快,好的也快,开始主动和泽凯开起玩笑来。

  「胡扯!她怎么敢揪我耳朵,说话太碎,小心你自己将来变妻管严」。
  「也是啊,咱们班那个泼辣的美女学习委员每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都特乖巧,你是用的什么法子把她降住的?传授下经验呗……」

  「有个毛线经验啊,我俩儿从小就在一起玩的,到现在都是顺其自然好吧……」

  「靠,你们这青梅竹马卿卿我我的,就这么忍心自己兄弟受单身煎熬啊……对了,爷爷最近发现一个成人视频网站,质量那不是一般的高,就是不告诉你网址,嘿嘿,拜拜咯」

  「谁要你那破网址,赶紧马不停蹄的滚!能滚多远滚多远!」

  扣下电脑屏幕,捋了捋自己的头发,泽凯开始按揉自己的太阳穴。一停止游戏,两小时前在DV中看到的一幕不禁又浮现在了他的脑中,在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他着魔般的走向楼下的主卧。

  床头柜的DV还静静的躺在那里,看来芸熙一是对家里人没什么防备,二是今天出门真的是很急,不然这么隐秘的设备怎么会放在自己随手就能拿到的地方。
  泽凯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开始摆弄起眼前的DV设备。因为屋里的安静,都能听到自己仅为紧张而加速的心跳声。终于在DV下方靠后的位置,他发现了嵌在卡槽中的蓝色储存卡……

  泽凯跑上楼上的时候觉得一阵眩晕,难道是因为自己太紧张忘记喘气的关系?直到他把储存卡里的视频全部拷贝到笔记本电脑上,才感觉眩晕感稍微有所缓解。
  仔细在电脑上设置了文件的隐藏属性并加密以后,泽凯又跑回主卧将储存卡插回原位,检查了一下所有物品是否在原来的位置后,缓缓的退到了客厅,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诗琪要再过一个多小时才到,于是翻开冰箱胡乱吃了一堆东西充作午饭。塞完以后才发现距离和小女友约好的时间还有50多分钟……

  再次受好奇心的驱使……泽凯回到楼上掀开了笔记本的屏幕,打开刚才隐藏的加密文件夹。除了今天一早看过的视频没考进来以外,还有十来个视频,总共7个多G。

  咽了口唾沫,他点开了排序在最前面的视频,从电脑屏幕上画面看起来要比DV清晰多了,右上角还能清晰的看到拍摄日期,看来视频是三年前拍摄的,时间比早上的视频要晚几个月。

  地点还是在卧室,不过时间变成了白天,画面的主角还是自己的美丽继母-芸熙……视频刚开头镜头的角度是45度角向上,刚好把她的大半个身子摄入镜头,只见芸熙身上穿了一件金黄色的连体露背连体裙,裙子的上半身前面靠一个金属环一样的物品套在她的玉颈上,露出雪白的后背一直到腰部,裙子的下身异常的短,芸熙用手向下拉,也只能盖住臀部上部的一截。

  画面中最让泽凯感到兴奋的是视频主角穿着黑色半透明连体丝袜,被丝袜紧紧包裹的圆鼓鼓的两瓣臀部中间隐约能看到一条白色的线条,看来丝袜里面还穿了一条白色的丁字裤。

  芸熙略有些羞涩的侧身回头望道「鸿,要不我们等到晚上……」

  「没关系,芸,我感觉今天状态格外好,泽凯上课去了,敏婷参加了特警训练营,这段时间白天,只要我在,咱们都可以做……」

  拍摄视频的男人伸出左手摸上了芸熙的大腿。「芸……你不管穿什么,都好美……」

  美丽继母听到自己爱人的夸奖,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好看的红霞。

  「是么……你这个讨债的……也不知道人家是上辈子欠了你什么……嗯…………嗯……」

  男人没有说话,左手开始有力的在芸熙的大腿上爱抚,从左腿的外侧开始,然后转到右腿外侧……爱抚了几下以后,粗糙的手掌强行伸进了芸熙并拢的两腿之间,不疾不徐的上下移动了几次以后,又缓缓的向上移去……

  「啊……!」屏幕中的女主角发出了一声比刚才大不少的呻吟,然后像被点了穴位一样撅起屁股,上身前倾……原来是男人手的虎口顶到了芸熙的大腿根部。
  男人的手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非但没有退出去,反而逆时针旋转了大约90度角,先是轻敷在美丽继母的裆部,然后用拇指按在会阴附近,和其它四个指头一起轻轻的揉捏起女性最隐私的部位,随着不间断的爱抚,美丽继母开始不停的呻吟起来「呃…………嗯…………嗯…………嗯…………」

  芸熙的呻吟声对那只手就好像是篮球赛场边拉拉队的助威声一样,鼓励着它继续动作,直到……幅度越来越大。

  「啊……!……嗯……!……」在进攻者持续而有技巧的攻击之下,视频主角的身体终于被攻陷了,因为怕自己喊出来,美丽继母及时用右手捂住了自己的嘴,这也直接导致她的上身好像是突然失去支撑一样趴到了床上。

  「呼……呼……呼……」半边脸枕在床上,已经开始发情的美丽继母望向邹鸿波,「鸿……」

  「芸……动起来给我看看,我要记录下你最美丽的样子」听到这句话,邹泽凯瞬间理解为什么父亲总是能娶到美女了,除了自身软硬件条件过硬,会说女人爱听的也是重要的能力啊……

  镜头里的美女羞涩的转过头去,两个屁股瓣一上一下的缓缓的动起来。从这视频里两个人的默契程度来看,只要是爸爸在家的时候,和芸熙的性福活动应该还是比较多的。

  这时镜头突然拉远,好像是邹鸿波盘腿做到了地上,以便更好的欣赏美丽人妻妙曼的身姿。这时泽凯也能清晰的看到芸熙的全身,原来她脚下还穿着一双黑色的超刚跟皮鞋。皮鞋加上黑色的紧身半透明丝袜,把美丽人妻的下身衬托的格外修长。

  芸熙按照丈夫的意思,不疾不徐的扭动着屁股和大腿,两个膝盖轻柔的摩擦,半转过头用一双美丽的眼睛带着满满的爱意看着DV的主人……这时DV的画面开始有些不稳,拍摄者的喘息声也开始急促了起来。

  终于,邹鸿波不再继续忍耐,DV晃动了几下,然后并不是很正的对着视频的主角,像是被人放到了地上……紧接着镜头上,一个肤色略深的男子像一只豹子扑向绵羊一样猛的扑到了女人的身上,两手伸进裤袜的腰部,猛的朝下一拽,将连裤袜和丁字裤一起褪到膝盖的位置,然后男人的胯部就顶到了女人的屁股上,因为女人的身体没有做好准备……直接把女人撞的趴倒在床上……

  DV的位置被放置的太低,只能从画面上看到两人的脚……男人毛茸茸的两双脚并拢在女人大小适中的两只脚中间,有规律的震动着,女人的脚也以同样的规律震动着,只是节奏总是稍微晚那么一点儿……

  视频快到尾声的时候,床上女人矜持的呻吟声已经变成了像雌兽一般的低吼声,不过……听起来还是很悦耳……

  「叮咚……叮咚…………有客人来了……叮咚……叮咚…………有客人来了」难道是诗琪,怎么早来了半个小时?被吓了一跳的泽凯赶紧关掉视频,跑上阳台拉开窗户向下望去……

  看来,这个悠长的夏天注定要发生很多这个17岁少年以前从未经历过的事情……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