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樱桃梗

  有一段时间,我和几个姊妹淘很喜欢去夜店,平均每个月至少会去个三四次吧。去夜店最主要的,当然就是喝酒、跳舞,宣泄日常生活中的压力,当然偶尔也是会有些意外插曲发生,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个去夜店玩的时候发生的小故事。
  这天是周末夜,一个姊妹邀我去跟她的朋友们一起喝酒聊天,我就简单的穿了件低胸的黑色小洋装赴会。一到夜店门口就看到姊妹和她的朋友们已经在那边等我了,姊妹把我介绍给她的朋友们,简单的寒喧后,我们一行七八个人变一起进到夜店,在事先预约的包厢里坐下。

  姊妹向我介绍到,他们这些人是高中同学,今天因为其中一个好友阿傑快结婚了,於是便约了一起来庆祝,当作是为他举办的单身派对,那个阿傑就坐在我旁边,是个戴眼镜的斯文男孩,我便举杯恭喜他,他也有些害羞的举起酒杯和我对饮。

  接着他们聊起了高中时代的趣事,身为唯一的外人的我,也只能在旁边陪笑着,喝了几口调酒以后,我便拾起酒杯里的樱桃放进嘴里,接着很随兴的在嘴里用舌头将樱桃梗打结,然后吐出来放在桌上。

  坐在我对面的男生时不时的在偷瞄我的胸部,自然也注意到了我这个动作,他很惊讶的说:

  「靠,羊咩,你的舌头好厉害。」

  「呵,还好吧?这没有多难啊。」一边说着,我又将一棵樱桃放进嘴里,接着很快的把樱桃梗打结,吐出来放在桌上。

  「超强的耶!我也要玩!」

  众人玩兴大起,便去向吧台要了一盘樱桃回来,几个人便在包厢里试了起来,却怎么样也试不成功,有人向我讨教诀窍,我就再拿起一颗樱桃:

  「诀窍就是……(把樱桃放进嘴里),嗯嗯……(用舌头将樱桃梗打结,接着吐出来)就这样,嘻。」

  众人哈哈大笑,这时候我身旁的阿傑突然也将口中的樱桃梗打结吐了出来。
  「哎唷!不愧是要结婚的人,舌头那么厉害。」被朋友这样取笑的阿傑有点害羞的看了我一眼,嗯,没错,他的确是在偷瞄我的胸部。

  这时我的姊妹出了个馊主意:「听说可以把樱桃梗打结的人,代表你很会接吻,不然你们两个一边喇机,一边把樱桃梗打结怎样。」

  结果所有人鼓譟了起来,阿傑慌张的笑着说不要害他,反而让大家起鬨的更厉害了:

  「反正你老婆今天又没来!怕什么!」

  「人家羊咩都不害羞了,你在害羞个屁啊,哈哈!」

  「嗯……那我可能需要再多喝两杯唷。」我这么一说,众人一阵欢呼,接着便有人去点了20杯Tequila shot端回包厢,彼此互相敬酒喝了一轮以后,我便咬着樱桃梗,微笑着转过头来看着阿傑。

  他愣愣的看着我,一时间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阿傑这样的可爱反应让我更想捉弄他了,已经有点微醺的我乾脆就跨坐到他的大腿上,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将樱桃梗送进他的嘴里。

  一开始我很认真的要将樱桃梗打结,可是阿傑跟我却很没有默契,两人舌头间的樱桃梗不断滑动,我便乾脆搂紧了他的脖子,要让他能配合我的动作,这下子众人看得更嗨了,不停的拍手叫好。

  试了几次都不顺利以后我才意识到,原来阿傑这傢伙根本就是在使坏,故意不让我把樱桃梗打结,就可以继续跟我接吻,於是我便偷咬了他舌头一下,并且瞪了他一眼,他才乖乖的不敢再乱动舌头。

  接着我就很快的在他嘴里将樱桃梗打结,然后吐出来放在桌上,然后看着阿傑的脸,我忍不住噗哧一笑,因为我的艳红色唇膏涂得他满嘴都是,当好事的朋友们拿起手机要拍下他的狼狈模样时,他死命的遮着嘴并且阻止他们。

  「快点!让我拍下来上传脸书!哈哈!」

  「干!不要闹啦!你们不要害我!」

  看到他的窘状让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过了一会儿便从包包里拿出湿纸巾让他擦嘴。接着几个人走出包厢,抽菸的抽菸、跳舞的跳舞,我留在包厢里又喝了两杯Tequila shot,享受着酒精上涌的感觉。而阿傑也继续坐在包厢里面,刚刚还坐在他大腿上的我,自然知道他为什么没办法站起来走动。

  整个包厢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阿傑似乎觉得有些尴尬,我倒是很享受这样的微妙气氛,夜店里昏暗的灯光、微醺的醉意,身旁还坐了个因为勃起而动弹不得的大男孩。我和他互相看了一眼,接着阿傑就主动将我推倒,按在沙发上吻住了我的唇。

  我热情的回应着他的吻,舌头在嘴里激烈的交缠着,不过当他的手想放上我的胸部时,还是被我给拨开来了,不想给他那么多甜头,嘻。接着我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裤裆里硬到发烫的阴茎也不由自主的在我大腿上磨蹭着。
  我俩在包厢的沙发上拥吻了许久,就在我也感觉到情欲高涨的时候,他挺起身来松开了我的嘴,好像在努力的克制自己。但他接下来的动作,居然是拉着我的手去放在他两腿中间的硬物上。

  我隔着裤子握着那个东西轻轻的套弄几下,就看到阿傑闭上眼睛似乎很享受的样子,我咬着下唇犹豫了一下,索性就把他的裤头和拉链解开,掏出那早以硬挺到不行的肉棒。感受着它的热度,心想:今天就乾脆好人做到底吧,便低下头去含住了阿傑的阴茎。

  他憋着喉咙发出畅快的呻吟,然后赶紧随手拿起沙发上的抱枕把我的头给遮起来,嘴里含着阴茎的我也不由得兴奋了起来,舌尖快速的在他的龟头上来回扫着。

  「喔干……羊咩,你真的很会………」

  他扶着我的头,享受我为他的服务,我吞吐着肉棒,右手紧握着它也快速的套弄着。他不由自主的将腰部挺了好几下,不时发出舒畅的喘息声。

  「等等……羊咩,我、我快不行了………」

  阿傑似乎想阻止我的动作,但我压根没打算放过他,快速的吞吐了几下以后,我用力的吸吮着龟头,握紧了肉棒快速套弄,很快的就让他到了极限,阿傑发出了低吼,身体也因着快感颤动了好几下,将我的头紧紧下压,接着肉棒便在我的嘴里喷发出又浓又热的大量精液。

  「唔!嗯嗯………」

  「呃啊……天哪……羊咩,你好厉害。」

  我用嘴将他射出的全部接下以后便抬起头来,阿傑有些慌张的将自己的裤子赶紧穿好,接着我拿起了一杯威士忌可乐,和着酒将嘴里的精液给嚥了下去。接着我看了看阿傑,他竟然就这样睡着了,让我不由得翻了翻白眼。

  这傢伙!自己满足了以后居然就这样把我丢在一旁,欲火被点起的我感到有些气闷,就迳自走出了包厢,一时没看到我那个姊妹在哪里,於是我就独自一人走去洗手间想说补个妆。

  这间夜店的男女厕所是同一个入口,进去走廊以后会先经过男厕再到女厕。
  就在我走进去没两步的时候,突然被人从背后搂住,然后强行拖进了男厕里。
  「喂!你干嘛………」背后那人将我推进了隔间里,很快的顺手将门锁上,我这时才能回过头来看到底是谁,接着我吓了一跳,他是个高大壮硕、穿着西装制服的光头黑人,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这间夜店负责看场的保全吧。

  「你………」他二话不说,突然扣住我的后脑勺强吻了我,另一支粗壮的手臂将我紧拥进怀里,我使劲挣扎了几下,居然完全无法挣脱他的怪力,他饶富技巧的用舌头挑逗着我的嘴,过了一会儿,我便放弃了抵抗。

  接着这个黑人保全将我放下,并在我耳边说:「刚刚包厢里的事我都看到了,来吧,你的男伴还没有满足你对吧?」说着他便将我按下去跪在地上,接着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掏出了比我刚刚嘴里还要大上足足两倍的黑色巨蟒在我面前晃呀晃的。

  我惊讶得瞪大了眼看着这硬挺的巨物,感觉到体内的欲火烧得比刚刚更加旺盛了,但心里仍有些不甘愿就这样听令行事,我姑且伸手握住了那根粗大阳具,想不到用力一挤,那龟头的前端竟然就流泻出大量透明的前列腺液。

  「干………」我忍不住用手指将那些透明液体抹在他的龟头上,一会儿整根肉棒变得光滑湿亮,然后那黑人抓着我的头就硬是将肉棒塞进了我的嘴里,他顶着腰干了我的小嘴好几下,接着用力的将阴茎顶入我的喉咙深处,即使如此我也只能将这根粗壮巨物勉强吞进一半左右。

  於是我不再矜持,卖力的吞吐套弄着这黑人的大鸡鸡,下体也开始骚痒湿热了起来。终於他扶起了我,将我转过身去趴在墙上,翻起我的洋装裙摆,将我的紫色蕾丝小裤裤褪到膝盖下方,接着便要将粗大阳具插入我的小穴。

  「等、等等!轻点……呃啊……慢、慢点……啊!!!」

  彷彿迫不及待一样,这黑人一口气将巨大的阴茎强行插入我的体内,并一口气顶到最深,即使我的阴道早已湿成汪洋一片,突然被这么粗壮的阳具给狠狠撑开,强烈的刺激和痛楚还是让我忍不住尖叫。

  「啊啊……你住手……不要……啊啊啊!!!」

  这黑人不顾一切的从背后抓紧了我狠狠的操,每一下都用力插入并且顶到最深,要不是刚刚在包厢里已经被挑逗得差不多了,这么粗鲁的方式肯定会让我的窄小阴道受伤吧。他将我身上的洋装整件扒掉,一双大手紧紧掐住我的奶子,腰部使劲得抽送着,这样近乎强暴式的性爱竟让我异常兴奋,不住的放浪呻吟着,好像怕别人不知道我正在被干一样。

  「天、天哪……好大……好硬……被插得好深……啊啊!」

  男人射精前的冲刺总会让我变得更加兴奋,甚至是被干到高潮,可是这个黑人的抽送力道和速度竟然相当於一般人的最后冲刺,而且持续力又强,他猛力快速的抽插到我都要腿软了,还是不肯放过我。

  「啊啊啊……人家不行了……救命……啊!!!」

  这黑人嘴里含糊不清的操着髒话,双手使劲掐着我的乳房,好像要将它们给摘下来一样,我癡迷的尖叫呻吟着,强烈的快感令我全身发麻,只能吃力的咬紧牙关承受他的冲击,终於他也到了极限,扣紧我的腰疯狂的顶了几十下以后,大吼一声,在我体内喷发出热烫的精液。

  「啊!!!天、天哪……要……要死掉了………」

  「喔!!!宝贝,我要去了!吼喔喔喔!!!」

  脑袋……一片空白………

  激烈的性爱结束以后,我趴在马桶水箱上不住的喘息,那黑人搂着我的上身,让我不至於整个人瘫倒在地上。他让我休息了一下,又将我转过身去,要我含住他半软硬的肉棒,浑身乏力的我只能勉强含住,让他扶着我的头继续操我的小嘴。
  不一会儿,这黑人的肉棒又再次变得硬挺,他将我整个人抱起来,用火车便当的姿势再次进入了我。

  「等、等一下!人家……没有力气了啦……啊!!!」

  这个姿势比刚刚顶得更深,他一下一下重重的将我向上顶,彷彿要让我彻底领受黑人的旺盛精力似的,他将头埋进了我的双乳间享受着,又不时抬起头和我激情的热吻。我吃力的回应着他的动作,又一边承受着他强猛顶入的力道,终於我再也没有力气了,整个人瘫趴在他的身上,喘得好像随时都会停止呼吸一样。
  好不容易他像是玩够了一样,将我放下来坐在马桶盖上,示意要我帮他弄出来,为了不再让这个黑人继续折腾我,我卖力的吞吐着他的粗壮肉棒,双手并用的使劲套弄着,他一边玩弄着我的乳房,一边享受我的服务。

  终於这黑人发出了一阵舒畅的低吼,接着抓住我的头,一手握着肉棒对着我的脸蛋,黑色阳具突然喷出大量的精液,一股一股的撒在我的脸上。

  「哇啊……!」

  「喔喔!宝贝,你让我好爽……啊………」

  这黑人保全在舒服够了以后,还算绅士的拿卫生纸将我脸上的精液拭去,接着在他穿好裤子准备离去的时候,居然拿出了一张名片写下手机递给我,要我再跟他联系。

  我打理好自己,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包厢,众人好像完全没有察觉我消失一段时间的事情,我也就装作没事的坐回自己的座位。

  「嘿,羊咩,你的胸口……好像沾到了什么东西。」坐我对面的男生指着我说。

  我低下头一看,那是一坨凝固成乳白色的精液,这时候我瞄到阿傑露出了慌张的表情,大概是以为那是他的『作品』吧。

  我若无其事地用手指捻起了胸前那坨精液,接着像是舔鲜奶油一样的将它送进嘴里嚥下,一边回味着刚刚在男厕里体验的震撼快感。

  至於我有没有再跟那个黑人连络,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嘻。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