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九)

  何蕊被我干得泄了身子,我也不忙把大肉棒抽出,享受着少女膣腔的温暖肉感。我搂住何蕊的纤腰,把她拉入怀中,「扑通」一声坐进温泉。那边厢老金和小丽的战斗却还没有告终,老金突然停止了抽插,「啪」地一声拍了一记小丽的肥臀,拔出大肉棒。

  小丽苦闷呻吟一声,给我抛了个媚眼,任由老金把身子掰过来,展露丰满的背影。

  老金拍拍小丽的大屁股,命令她一条腿蹬在伸入温泉的一块岩石上,同时用粗厚的大拇指掰开小丽微微下垂的肥嫩臀肉,露出紫褐色的屁眼。我看着小丽屁眼的色泽,显然经历过太多的开发,肛肉都微微翻开,和魏贞那只粉嫩如胭脂、细小如针眼的处女娇肛不可同日而语。老金握住丑陋的粗大肉棒,对准小丽的屁眼,缓缓挤入,小丽发出一声苦闷的呻吟,虽然经过那么多次爆菊,这么大的肉棒插入屁眼还是令她掩盖不住痛苦。

  何蕊羞得低下头去,却被我捏住小巧的下巴,强迫她认真观摩这场淫荡的肛奸。

  「吱」的一声,老金的屁眼已经整根没入小丽的屁眼,老金牛喘一口,肿胀的大肉棒开始一进一退,在小丽饱经摧残的屁眼里抽插起来。小丽配合地发出淫浪的呻吟,我感觉捏住何蕊的手心发烫,这也难怪,这样高阶的内容对这头小母狗实在是太超前了。

  我心中暗笑,早已恢复元气的大肉棒轻轻在何蕊的嫩穴里一顶,何蕊「啊」得一声颤吟,浑身嫩肉乱抖,不堪挞伐的娇美身子软绵绵地依偎在我身上,少女的发丝和肉体洋溢着鲜嫩的香味。不到两分钟,老金这个银样镴枪头虎吼一声,在小丽并不高明的假呻吟下射了。

  只听「波」地一声,老金抽出短而粗的肉棒,像一条死泥鳅一样晃晃荡荡。小丽知趣地从温泉旁抽出几张纸巾,擦掉从屁眼里流出的污浊精液。何蕊看得面红心跳,我促狭地捏了一把她漂浮在水上的超肥奶子,这才回过神来,站起来和小丽一道打开餐盒,伺候我和老金吃夜宵。

  何蕊不愧是魏贞的女儿,这个才上初三的幼嫩少女不仅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和肥得要爆裂开来的奇尺大乳,在伺候男人方面也像她的奶牛妈妈一样表现出和母畜的智商截然不同的天分。温驯的爆乳少女静静坐着把剥好的鲜虾送到我嘴里,履行着奴宠的本分,两只J罩杯硕球像两座海上肉山,反射着莹莹如玉的月光,随着她的动作在水里晃荡。老金看到我得到了这么一个百万人里也挑不出一个的绝色少女,眼珠都不舍得转一下,惹得小丽相当吃味,故意用大奶子遮住老金的视线。

  吃好夜宵,我们准备回更衣室,何蕊帮我简单地擦干了身体(回到更衣室还要冲洗),我看着她撅着光溜溜的大屁股跪在地上帮我擦腿,猛然感到膀胱一紧。我拍拍何蕊的脑袋。何蕊听话地跪着,看到我扶着大肉棒,立马会意,仰面对着我的下身,张开小嘴,两只洁白如玉的小手捧在嘴边。老金和小丽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不解地看着我们。我把尿口对准何蕊的小嘴,马眼一颤,臭烘烘的尿液直射何蕊的小香嘴。很快,何蕊的小嘴里积了一潭尿液,在寒夜里冒着雾白的热气,热腾腾的小便又从嘴角溢出,在何蕊的小手中汇成一个黄澄澄的小尿湖。
  老金惊讶地看着我们,嘴也合不拢来,我满足地撒好尿,把余沥甩倒少女圣洁无邪的绝美脸蛋上,何蕊陶醉地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挂着尿液,只听「希律律」几声,把捧在手心的尿液吮得一干二净。我拍拍何蕊的脑袋,表示嘉许,再看老金的丑脸,完完全全是「服了」的表情。

  在更衣室里,我和老金边换衣服边聊天。老金对何蕊赞不绝口:「他妈的,我说小兄弟,你哪里搞到这么一个极品?」我笑笑不语,如果我告诉他我把魏贞母女一锅端了,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只听老金说:「瞧瞧这奶子,真是他奶奶的太大了,鬼佬的A片里都没这么大的奶子……哦!」

  老金似乎突然想起什么,说:「我见过一个女人,奶子比她还大!」这倒引起了我的兴趣,老金继续说:「大概两个月前,我去开我儿子的家长会,看到一个老师,那奶子,那屁股,简直不是人长的……」我看到老金一边说着,疲软的鸡巴忽然神奇地翘了起来,老金意识到了,不由尴尬一笑:「他奶奶的,现在想起那个魏老师,鸡巴还硬……」我心中一震,脱口说:「你说什么?」

  老金说:「啊,我问了我儿子,那个老师姓魏,哎哟他妈的,长得和你这个小蕊还有点像……」老金喋喋不休地说着,我却再也听不清了,脑海中一片翻滚,刚刚射过的鸡巴变得铁一样硬。他妈的,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比何蕊还夸张的巨乳肥臀,再加上是姓魏的老师,除了奶牛的妹妹魏洁还有谁?

  我顿时深感冥冥中真有神意,把这两头拥有惊人的爆乳巨臀的母畜姐妹花送上门来,我一定不会辜负神意,像一个名厨般努力整治她们身上八片世间最高档的熟肉,像一个园丁般灌满六个芬芳的肉洞,在用搾乳机从她们的大肥奶中狠狠榨出人奶的同时用五花八门的刑具和淫具榨出她们凄惨的哀嚎和淫荡的浪叫。
  我和老金走出更衣室,等了一会儿,小丽和何蕊姗姗来迟,何蕊的脸蛋羞红地低垂。我和老金各领着奴宠告别。不知怎么回事,何蕊今天特别害羞,一路上一言不发,被我牵着手来到了房间。

  房间是一幢独栋别墅。我用房卡打开门,整个卧室的灯自然亮了,显得敞亮无比。一张大床位居正中,高档席梦思显出舒适的质感,吊灯上还挂了几只卡通鱼和海星。

  何蕊到底是孩子,一看圆溜溜的大眼睛都亮了。我解开了自己的睡衣腰带,脱了个精光,关上了灯。顿时,黑暗中卡通鱼和海星发出幽幽的蓝色光芒,把整个卧室衬得宛如梦幻。何蕊欢呼一声,奔到床前,拨弄着海星,东碰碰西摸摸,真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我走到她身后,揽住她的腰,一只手伸进日式传统睡衣的襟口,恣意揉捏着滑不留手的豪乳,悄悄地问:「喜欢么?」何蕊浑身发颤,说:「喜欢……好喜欢……」

  我温柔地说:「小蕊喜欢的东西,大哥哥都能帮你实现。」何蕊「嗯」「嗯」了几声,像一只依人的小鸟,我知道我已是这头小母狗的上帝,笑着说:「大哥哥很喜欢小蕊呢,你瞧」我握住何蕊一只乳瓜的下缘,食指刮过娇嫩的奶头,刺激得何蕊一阵哆嗦。我促狭地掂了掂沉甸甸的大奶子,仿佛在掂量一只香瓜,「大哥哥喜欢小蕊的大奶子,小蕊还小,奶子还能长大,小蕊要给大哥哥弄大奶子,明白么?」

  何蕊颤巍巍地答应:「恩、恩……小蕊要弄大奶子,要弄得和妈妈一样大……」我轻笑一声,像抛篮球一样把何蕊的肥硕香乳略微抛起,「噗」地一声闷响,弹性十足的巨大乳球又落到我的手心里,仿佛昭示着这团美肉永远逃不脱被我狎玩的命运,「像你妈妈哪够呀?而且你妈妈的奶子也在变大呢。」

  我暗笑,我会让魏贞和何蕊这对母女展开生育竞赛,满足地看着她们为了讨好我拼命刺激自己胸前雄伟无比的肉团,让本已惊人的大奶子像发糕一样再度发育,然后我会从背后揽住母女两人娇弱香艳的丰熟肉体,一手一个促狭地捉住差不多要超越人类极限的乳峰,轻轻一捏喷洒出漫天奶雨,铁钳般的握力和喷奶的快感让母女两人两眼翻白,香舌吐露,发出恬不知耻的淫嚎和语无伦次的浪叫。想到这里,我抽掉何蕊的睡衣腰带,「苏」地一下,丰美无比的少女肉体裸露无疑。

  我一手一个托在粉嫩乳瓜的下缘,两团肥硕至极的淫肉在暗蓝的灯光下更显白皙,细嫩无比的皮肉仿佛新雪,没有一点瑕疵,色泽粉淡得仿佛随时会褪去的乳头和乳晕俏皮地挺立突出,这双大肥奶子仿佛体型硕大、正在安眠的大白兔,随着少女的呼吸起伏。

  何蕊仿佛是要被老师训斥一样,紧张地站立着,双眼紧闭,我微笑着手上用力一抬,把两只巨肥香乳像篮球一样向上抛弃,何蕊嘤咛一声,沉甸甸的乳球抖起一阵炫目的肉浪,「波」的一声随着地心引力回到我的掌心,又被我抛起,安静的卧室内只听得到我的手掌和何蕊的乳肉撞击的「波波」声,以及何蕊细细的呻吟。我玩了一会别致的「抛奶」运动,肉棒已经硬得像铁一样,拍拍何蕊的大屁股,让她以狗爬的姿势趴在床上。

  何蕊顺从地跪在床上,对我翘起大屁股,我正要剑及屦及,灯光下只看到何蕊粉嫩的阴阜略微发肿,像一只夹心小馒头。我顿时心生怜悯。也难怪,当时在老金面前做爱的刺激让我用力过猛,把少女的嫩穴都干肿了。

  我笑着拍了拍何蕊的大屁股,说:「小蕊,你看你的小骚逼都肿了呢,哥哥今天就不干你啦。」何蕊闻言,像条追尾巴的小狗一样扭着大屁股转了一圈,乌溜溜的大眼睛感激地看着我,说:「大哥哥……大哥哥对小蕊真好……」我一把搂住小蕊,钻进被窝,温香软玉入怀,鼻中满是少女肉体的芬芳。我一按床头的天窗按钮,卡通灯的蓝光熄灭了,天花板上露出天窗,疏星淡月,把柔和的光芒撒到床头。

  肉体贴在一起,别是一番滋味,让我和何蕊心意相通。我吻了吻何蕊的额头,漫无边际地聊着天,每每说到会心处,何蕊总是笑着或羞着专入我的怀中。何蕊说到以前的人生最开心的时候,居然也是在这样的月光下。

  我问她是怎么回事,何蕊说:「大哥哥,那是前两年。」我耐心地听着弱智小母狗不怎么正规的语句,只听她说:「那个时候,为了治爸爸的病,我妈妈把以前的房子卖掉了,搬到一个小一点的房子去,但不是现在那个,比现在的大一点的房子,」

  我心想,看来魏贞沦落到今天这样也有一个渐渐走下坡路的历程,只听何蕊继续说,「那天晚上,我和姐姐都哭了,妈妈抱住我们,我们的头靠在妈妈的肩膀上,妈妈说她会努力的,我们母女要永远在一起,好好过日子……」

  我心中不免有些惊讶,原来魏贞也有这样坚强的一面,真是意想不到,这样的形象怎么也没法和温驯地在比自己年轻很多的有钱主人面前撅起光溜溜的超大号屁股,恬不知耻地掰开深邃的臀沟任主人欣赏花骨朵般粉嫩屁眼的熟肉母宠联系在一起。

  「……那天我感到好暖好暖的,觉得再苦的日子,只要妈妈在我们身边,我们就能过下去。后来、后来……」何蕊忽然变得羞不可抑,钻进我的怀里,我微笑着问:「后来呢?」何蕊小声说:「后来我们洗了澡,三个人光着身子钻进了被窝里。

  那天好冷呀,妈妈抱着我和姐姐,我们三人一起取暖,好幸福、好幸福……「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柔弱而坚强的魏贞和两个女儿互相拥抱取暖的意象,三具惹火的肉体让我欲望勃发,何蕊的声音轻如蚊呐:」今天和大哥哥抱在一起也好暖,好幸福……「

  我微笑着说:「将来,我和小蕊、你妈妈、你姐姐抱在一起取暖,小蕊说好不好?」我这句话如果讲给何惠听,换来的肯定是一记耳光;讲给魏贞听,这头奶牛说不定会跪下来哀求我;但何蕊这只迷糊的弱智小母狗就大大不同,果然,何蕊听了欢快地说:「好呀!大哥哥最好了,我要和大哥哥在一起,也要和妈妈、姐姐在一起,我们抱在一起,好暖、好幸福……」

  我暗笑,真实一头笨母狗啊,想到淫糜的未来,我的肉棒变得铁硬。我让何蕊转到被窝里帮我吹箫,何蕊乖乖地一头钻进被窝,被子被小母狗的大屁股拱起好大一个包,不一会儿,我的肉棒被两片湿暖的香唇包裹。大约二十分钟后,在何蕊的卖力套弄下,我把满满的欲望射进何蕊的嘴里。

  满足的我发泄了精力,抱着何蕊沉沉睡去。

  清晨的阳光从天窗射进,唤醒了沉睡的我。我感到怀中的肉体微微颤抖,不禁转头看奴宠小母狗,却见何蕊的眼皮红红的,粉嫩的脸蛋上泪痕未干,正在啜泣。我捏了一把何蕊的乳肉,问:「怎么了?」

  何蕊看着我,呜咽着说:「大哥哥,你会不要我么?」我问何蕊怎么回事,何蕊说:「我……我昨天做了个梦,梦见大哥哥说我笨,不要我了,我急得哭了,跪下来用奶子蹭大哥哥……」

  我笑着舔了舔何蕊香滑的脸蛋,问:「怎么会呢,小蕊的奶子这么好玩,大哥哥玩不厌呢……」心中暗笑,哪天要是玩厌了把你们母女三人配套卖给富豪,一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这至少要到十年后了。

  何蕊揉了揉眼睛,忽然挣脱我的怀抱。

  我略微好奇地在床上坐起,只见何蕊背对着我跪在床上,撅起巨大的香臀,用两只小手掰开臀沟,说:「大哥哥,昨天……昨天小丽姐姐说,大哥哥有好多好多女人,我要是不伺候好大哥哥,大哥哥就会不理我,小丽姐姐还说,男人最喜欢干……干屁眼……大哥哥,求你、求你干我的屁、屁眼……」说到后来,声音几乎细不可闻。

  我看何蕊羞得臀肉都红了,心中暗骂小丽教坏了天真烂漫的小母狗。

  我挪了挪位置,移到何蕊的大屁股后,只见何蕊紧张得浑身发抖,小小的手洁白如玉,手指把一按就会产生一个红坑的幼嫩臀肉掰开,露出细比针眼的粉嫩菊肛。我哑然失笑,这屁眼比魏贞还小呢,要是我18厘米的大肉棒强行进入,保证何蕊立马进医院,说不定终身大便不能自理。我俯下身,拍了拍何蕊像奶牛般垂着的超肥奶子,小道:「小蕊,我干你的小骚逼还没干过瘾呢,而且你的屁眼这么小,还没长好呢,要像你妈妈这样成熟的屁眼才好干呢。」

  想到魏贞自己掰开屁股流着泪喷粪的浪态,和何蕊现在还真有两分相似,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啊。不过说到大屁股,我还是更想早日洗洗何惠的超级大屁股,看着这个心高气傲的三好学生猪狗不如的当众拉屎,真是令人想想就兴奋。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