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3603字

                (一)

  冷艳是一位名牌高中的教师,执教也已经有八年了,三十二岁的她,人如其名,人长的还算艳丽可是却比冰山还冷,到现在也没有男朋友,自己过着单身的生活。

  自从她来到学校里任教后,学校里也有不少人为她介绍对象,可是她总是挑三拣四,高不成低不就,慢慢的人们也就懒得再管了。冷艳有时看着别人卿卿我我也很向往,可随着年龄的日增,冷艳也越来越难找自己中意的目标了。有些灰心丧气的她变的孤芳自赏,冷傲之气让还对她心存幻想的人退避三舍,干脆自己稳稳的过起了老处女的生活,对结婚不在抱有想法了。

  一个老处女自己独自一人生活,到了晚上难免寂寞,可是冷傲的她又不屑于和一般男人交往,久而久之让她的脾气变的古怪了,对待她的学生时,有点小事就大发雷霆,让她的学生不寒而栗,学生们除了背后喊喊她「冷面罗刹」的外号,发几句牢骚发泄发泄以外,并不敢对她怎么样。对待同事时也是爱理不理的样子,让同事们背后意见不小。

  因为冷艳的教学水平很高,带出的学生考入名牌大学的比率很高,校领导也没法对冷艳的怪脾气说什么。毕竟性格的问题也不是校领导一句话能解决的,再说在现在追求高升学率的形势下,也没法对冷艳怎么样。毕竟人家教学还是很有一手的呀。

  冷艳这几天心情很不好,新学期开学了,校领导安排她去担任一个高一的班主任。这个班和冷艳以前教过的班很不一样,里面的学生大部分都是走后门,托关系进来得,学生的家长不是有钱就是有势,新学生的学习基础都不好,课堂纪律也很差,搞的冷艳大为头痛。可是没办法,校长已经安排了,也只有硬着头皮去管理。

  一个月下来,虽课堂纪律有所好转,但学习还是不行,学校一次摸底考试,这个班的成绩竟排在全年级十三个班的倒数第二,让冷艳大失面子。可是除了大发雷霆又有什么用呢?总不能把学生的脑子都撬开把知识向里灌吧。

  还令冷艳心情差的一个原因是,前一阵分来了几个师范毕业生,其中有一个叫张丽丽的女孩子分到了她们办公室。这个小妮子长的青春靓丽,加上又时髦会打扮,很快就成了学校里众星捧月的对象,不到两个月,追求者就快有一个加强排了。

  张丽丽很喜欢玩,今天和这个追求者吃饭,明天和那个追求者逛街。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冷艳就看着张丽丽不顺眼,可张丽丽也不吃这一套,总和冷艳针锋相对,背后不停的「老处女」长「石女」短的叫冷艳。还编了个顺口溜「老处女,没人要,一到晚上就想闹,忽听夜里有人叫,打开窗子往外瞧,原是猫儿把春叫」来窝囊冷艳。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些话自然也传到冷艳耳朵里,可是冷艳没有直接的证据,拿张丽丽也没有办法。只好独自生闷气。

  这天没有冷艳的课,身位班主任的冷艳还是照例去班里看看,顺便检查一下考勤情况。冷艳到班里的时候英语老师已经开始领着大家早读了,冷艳不好再进去检查考勤,只好在教室后门的玻璃上向里窥望。

  冷艳看了一下,发现了问题,最后一排竟有三个学生未到。她又仔细观察确认一下,记下了这三个人的名字:刘羽龙、姜小川和林丹。这三个人同住一间寝室,平日总在一起,看来今天不是睡过头就是存心翘课了,冷艳怒气冲冲的走向他们的宿舍,想找他们三个算帐。

  因为近年升学热,本已经紧张的学生宿舍随着更多的学生的到来显的更紧张了,学校没有办法只好把学校操场后面原来用来存放杂物和空闲的两排平房改成新生的宿舍,这里本来就偏僻,平时除了新生和巡查的老师会来一般不会有人路过,现在已经是上课时间了,这里更加显得冷清。冷艳快步向第二排的最后一间走去,那就是刘羽龙他们三人的宿舍。

  冷艳想起这三个人就有火,刘羽龙今年17岁,因为留过级的缘故,他比其他人大一点,姜小川和林丹都只有16岁。

  刘羽龙身高体壮相貌堂堂,身高1米82的他在篮球场上很风光,总能吸引大批女生的目光。刘羽龙的运动能力虽然超强,但是学习能力几乎等于白痴,要不是他那经商的老爸一直用钱给他铺路,他初中能否毕业都是问题,更不要说进这所名牌高中了。

  姜小川是个很平常的男孩,平日总是浑浑噩噩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的脑子虽然挺聪明可惜从没用在学习上。

  林丹给冷艳的第一印象是这是个:「他真是男孩子吗?」身材矮小、消瘦的他配上清秀的面容和他说话低声细气的语调,总会给人他是女孩子的感觉。要不是有刘羽龙的保护,林丹早成为同学们取笑、欺负的对象了。

  这三个人学习都不好,尤其是刘羽龙,摸底测试英语竟考出了6分的「高分」。
  加上上课时刘羽龙嗜睡和姜小川发呆的习惯,早就让老师们深恶痛绝。
  这一次,冷艳打定主意,要是发现他们翘课就直接把他们抓到教务处去从重处理,不杀一儆百难整顿这个班的纪律。

  这时的刘羽龙他们三人正在宿舍里,欣赏着刘羽龙新搞到的A片,三个刚发育成熟的少年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屏幕上那个身材惹火的妖艳女郎被两个老黑按住狂操,淫荡的浪叫和娇媚的浪态撩动着这三个少年的心,虽然他们三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看了,不过还是令他们三人口干舌燥,虚火上升。下身的小帐篷也早支了起来。

  林丹抬头看了一下表,已经8点多了,快该第一节课了,林丹生怯怯的说:「龙哥,快上课了,我们还是上课去吧。」

  刘羽龙不在意的说:「丹丹,你怎么又怕了,不是说好今天看一天吗,今天好容易没老班的课,你怕什么。」

  林丹又把企望的目光投向姜小川,姜小川也说无所谓,没什么主见的林丹只好不安的和他们一起欣赏这电视上这刺激的画面。三个看的性浓,已经忘我的少年,虽然事前工作准备挺全,拉上了窗帘,调低了音量,可是他们把最重要的一点给忘了,他们忘记反锁死门了。

  当冷艳推门而入时,目瞪口呆的不只是刘羽龙他们三人,冷艳也被眼前的画面给惊呆了,她绝没有想到这三个人竟躲在寝室里欣赏这么淫秽不堪的东西。
  他们四人就这样愣着,不知道该怎么般,冷艳和姜小川最先反应过来,冷艳大叫了一声向外跑出,姜小川扑上前去拉住了冷艳的外套,冷艳挣扎着,姜小川死死的拽住她,姜小川叫到:「龙哥,快帮我,要是她告到教务处,我们全都要开除……」

  刘羽龙这时也反应过来,上前捂住了冷艳的嘴。和姜小川一起把冷艳往屋里拖。冷艳不住的挣扎着,脑袋一下子碰到了门框上,暂时晕了过去。

  刘羽龙急忙把冷艳拖进屋里,想掐冷艳的人中让冷艳苏醒。姜小川阻止了他,转身把门带上锁死,刘羽龙不解的看着姜小川。

  看着慌乱的刘羽龙和吓的不知所措的林丹,姜小川冷静下来,他慢慢的说:「龙哥,今天她看见我们看黄色录像,又把她弄晕,她苏醒后我们怎么也没法解释清楚。要是让校领导知道了,我们三个肯定要滚蛋回家,要是因为看黄片而被开除,传出去我们三个哪还有脸见人,与其等着受辱,到不如赌上一把……」
  「怎么赌?」那两人同时问。

  姜小川看了他们一眼,指了指冷艳又指了指电视说:「我们三个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冷艳像片子里那样给奸了,要是运气好的话或许冷艳会像片子里那些女人一样成了我们的性奴,要是运气不好的话,反正已经名声扫地了,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大不了到牢里蹲上几年,反正我早就不想上学了。」姜小川看了看他们,等待着回答。

  刘羽龙对姜小川的提出这么个建议很吃惊,虽然他平时总爱吹牛,总爱讲黄色笑话和黄色故事,每次看A 片也是他最主动最积极,看完后也总取笑那些看片时反应过激的同学,可是到了真事上他到不敢了。

  但死要面子的他又不想说不敢,低着头喃喃的说:「小川,你看这样合适吗,她毕竟是我们的老师呀,要是我们真强奸了她……强奸罪可是判的不轻呀……我看要不咱们还是……还是另想办法吧。」

  「哼!」姜小川冷笑了一下,「龙哥,你和丹丹要真的不敢,那你们还是赶紧上课去吧,有什么事都是我自己担……」姜小川自径向冷艳走去。

  「操,有什么不敢,不就他妈坐几年牢嘛。老子怕过什么……」刘羽龙大叫着站起来,推开姜小川,扑到冷艳身上,开始动手脱冷艳的衣服。

  「龙哥,先别,」林丹低声叫了一声,「我们……我们还是……」

  「还是什么!!」刘羽龙恶狠狠的瞪了林丹一眼,林丹吓的把后面的话都缩回去了。林丹只好又低头不语。

  姜小川的坐到椅子上,点了一只烟,深深的吸了一口,静静的看着刘羽龙一件一件的剥落冷艳的衣裳。看着冷老师逐渐赤裸的身体和露出的雪白的肌肤,姜小川就感到自己的小腹阵阵发热,虽然从小学就看黄片看黄书的他要已经对那些刺激的画面和露骨的描写早就提不起兴趣了,可是今天亲眼看着自己的美丽老师被一件一件的剥光,想到一会这具娇美的恫体就要被自己享用他就感到兴奋。
  刘羽龙的手脚还挺快,冷艳已经被他脱的只剩下胸罩和内裤。刘羽龙深呼吸了一下,使自己平静了一点,开始动手解自己的衣物,很快就把自己脱了个精光,露出了他那浑身的肌肉和又粗又黑的大肉棒。

  姜小川很羡慕的看了看刘羽龙的肉棒,虽然以前洗澡时见过,但那时没什么感觉,现在看见赤裸的刘羽龙正准备脱掉冷艳身上的最后两件束缚,想着不一会刘羽龙就要用那根又黑又粗的大肉棒刺进冷艳那未经开采的美妙小穴时,心理还是很不是滋味。

  刚才自己故意激刘羽龙胆小,是想把刘羽龙和林丹拉下水,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接触,他早就摸清了这个龙哥的性格,刘羽龙是个有头无脑的人物,空有一身发达的肌肉,动不动就头脑发热,人家只要一拿胆小激他,他就会不考虑后果去做。也幸好他有个有钱的老爸,不论他惹出什么祸来总能替他摆平。

  至于林丹,没什么主见的他,对刘羽龙惟命是从。有了这两个人垫背,自己的目的真有可能实现。想到这里,姜小川不禁笑了笑。

  姜小川正在想心事,他抬头一看,刘羽龙已经脱下了冷艳的胸罩,正在准备脱冷艳的内裤。

  姜小川贪婪的看着冷艳的丰满的乳房,心想:「尺码足够大呀,36吋,不知道摸起来的感觉怎么样。妈的,刘羽龙这个笨蛋,放着这么好的乳房先不享受享受,真没情趣。」

  姜小川感到已经昂首挺立了半天的小兄弟快要把裤子撑破了,虽还没看到更刺激的场面,但自己已经憋的难受了。

  一直低头不语的林丹这时也瞪大了双眼望着几乎赤裸的冷艳,目光里虽闪着几丝惧意,但很快就被火热的欲望代替了,林丹下身的小帐篷也已经支起来了。
  正当姜小川把注意力放到林丹身上时,刘羽龙已经吧冷艳身上最后一件束缚脱掉了,姜小川除了心里暗骂了几声「没水平」以外也没法怎么样。

  刘羽龙顾不上好好的欣赏一下冷艳这娇美的胴体,就分开了冷艳的双腿,粗黑的大鸡吧有力的直刺入冷艳那未经开采的处女地……刘羽龙的大鸡吧冲破了一切阻挡,插入了冷艳那封闭了三十几年的禁地。

  冷艳被破瓜传来的剧痛给弄醒了,她发出了哀鸣,当冷艳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一丝不挂的被自己的学生按住,被对方用他那丑陋的阳具抽插着自己那坚守了三十几年的处女地,冷艳绝望的挣扎着,叫喊着,不停的用手拍打着对方,可是力量相差太大了。

  刘羽龙抓起一块枕巾,塞进了冷艳嘴里,双手按住冷艳肩头,毫不理会冷艳乱踢的双脚,大鸡吧用力抽插着冷艳的小穴,随着淫水不断的涌出冷艳的小穴不像一开始那样干涩了,刘羽龙抽插的速度不断加快,处女的落红和淫水一起流了出来。

  刘羽龙也发出了兴奋、得意的低吼。

  持续了一会,冷艳的挣扎减轻了,神情也变的不像开始那样充满了惊恐和恨意而是显出了一丝绯红、一丝满足……

  初经人事的刘羽龙,很快就一泄如注了,乳白的精液射入了冷艳的嫩穴,有些迷乱的冷艳被滚烫的阳精一浇也清醒过来,脸色通红的她用力挣扎,想摆脱刘羽龙那有力的双臂,长长的指甲在刘羽龙的双臂上划出了几道血痕,刘羽龙感到痛,松开双手。

  冷艳努力想挣扎起来,却被刘羽龙用膝盖顶住了她的胸膛,使她动不得。刘羽龙顺手扯过身边的被单,撕下一条将冷艳的双手捆住,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得意的看着慌张、无助的冷艳躲在床角蜷缩着赤裸的身体,惊恐的躲避着刘羽龙淫亵的目光,这更刺激了刘羽龙的欲望,他的大鸡吧很快又挺立了。

  刘羽龙慢慢的向冷艳爬过去,双手动弹不得又已经无处可躲的冷艳只好双腿乱踢,想阻挡刘羽龙的靠近,但那若隐若显的密处,使得刘羽龙欲火高涨,刘羽龙一把抓住冷艳的脚腕用力一分,她的小穴完全展现在刘羽龙面前。

  正当刘羽龙挺枪就想往里刺的时候,他听见姜小川不满的「哼」了一声,刘羽龙停下来,回头看了看,姜小川正不满的看着他,林丹虽然没什么表示但眼睛里也流露出了冲动的欲望。

  刘羽龙是个死要面子、极讲义气的人,整日把为朋友两肋插刀挂到嘴边,他看见自己的兄弟对自己只顾自己享受忘了他们有所不满,停了下来,欲火已经把自己烧的难受,可是身为他们的「大哥」(至少他自己以为是)好东西怎能不让自己的兄弟一起分享呢,他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大剌剌的下了床,示意姜小川接着上。

  姜小川偷偷的笑了一下,刘羽龙这种霸王硬上弓正是他想看到的,刘羽龙已经征服了冷艳的肉体,只要自己能策略一点,能挑逗起冷艳的欲望,那就可以在心灵上和肉体上彻底征服冷艳。

  姜小川慢慢的褪掉了衣服,欣赏着冷艳惊恐又带着羞赧的表情,自己的小钢炮已经涨的很难受了,他现在好想把它插入冷艳那诱人的小嫩穴里,让它在那秘处里抽动,让那温润的肉壁紧紧的包裹着它、摩擦着它,把自己带向那快乐的颠峰……

  姜小川忍住了这股欲望,他知道自己要是直接那样做就与那个头脑简单的刘羽龙没什么分别了,即使三个人不论怎样轮奸冷艳也难逃法律的制裁,毕竟这个脾气古怪的冷老师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

  他先用赞叹的眼光欣赏着冷艳的每一寸肌肤,那如雪而又光滑的肌肤配上婀娜多姿的身材,引得姜小川不停的赞叹。被强奸的羞辱和痛苦虽让冷艳痛不欲生,但听到自己的学生不停的夸奖自己的身材好还是让她听着很舒服,又见姜小川也没什么进一步的动作,使她放松了警惕。

  这时姜小川突然抱住冷艳,冷艳惊慌的挣扎着,姜小川抱起冷艳,让冷艳坐到自己身上,鸡吧紧贴着冷艳的蜜穴,在背后搂住她。

  冷艳一开始还挣扎,但很快就不敢乱动,自己的秘处正和姜小川的阳具紧贴着,只要一动自己的小穴被阳具摩擦着,那种说不出的快感冲击着冷艳的神经,冷艳只好绷紧了身体,任姜小川的双手在自己身上抚摩着。

  姜小川的手慢慢游向了冷艳挺拔的双乳,一只手捏着冷艳饱满的乳房,另一只则玩弄着乳头,舌头顺着脖颈轻轻的滑向了冷艳的右耳,舌头配合着牙齿轻轻的拨弄着冷艳的耳垂。

  冷艳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刺激,很快她那紧绷的身体松了下来,依在姜小川怀里,嘴里发出低低的呻吟。

  姜小川一只手不断加力捏揉着冷艳的乳房,另一只手则沿着冷艳光滑的小腹向冷艳的秘处探去,冷艳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阻挡姜小川的进攻,姜小川轻轻的拨弄着冷艳细密的阴毛,下身不停的晃动让自己的鸡吧摩擦着冷艳的阴户。
  冷艳很快就坚持不住了,双腿自然的张开露出了那满是淫水的小穴,姜小川的手指趁机插入了那温暖的小穴,尽情的搅动着。

  冷艳双颊绯红,胸口起伏不停,一副沉醉的样子,姜小川拔出她口中的枕巾,冷艳已经顾不上叫喊了,她只是不断的呻吟着。

  冷艳心里现在很迷茫,自己被强奸了,应该很痛苦才对,可是现在自己的身体被姜小川肆意玩弄着却没有感到痛苦反倒是越来越不听自己意识的指挥,阵阵快感冲击着自己的心灵,现在的她渴望着姜小川的阳具插进自己那湿湿的小穴,用力的抽插让自己到达快乐的颠峰……

  看着自己怀里冷艳的变化,看着冷艳那努力分开的双腿和满是淫水的小穴,看着冷艳流露出的渴望又辛苦的压制自己欲望的样子,姜小川感到自己已经快要征服冷艳了,只要能摧毁冷艳最后的心理防线,那这位美艳又冷若冰山的老师就完全被征服了。

  刘羽龙看着姜小川只顾和冷艳调情而不操冷艳,觉得很没趣,想催姜小川一下又觉得不好意思,他回头看了林丹一眼,林丹早已经脱光了衣服,缩在沙发上一边欣赏着香艳的画面一边正手淫自慰呢。

  刘羽龙笑了笑,想不到平时总是胆小怕事,像个女孩子的林丹性欲竟也这么强烈,就这么一会就忍不住了。

  姜小川已经成功的用舌头撬开了冷艳的双唇,与冷艳柔软的舌头搅动在一起激情的相吻着,冷艳的意志已经彻底被姜小川催垮了,她的心灵已经被欲望占领了。

  姜小川把冷艳翻倒在床上,让她像狗一样爬着,冷艳虽然觉得这个样子很羞耻但她已经无力去反抗了,姜小川扶住冷艳的屁股,鸡吧顶住了那湿湿的小穴,腰部一用力,鸡吧顺利的插了进去,冷艳也发出了满意的叫声,姜小川的阳具虽然不如刘羽龙的粗壮有力,但他那九浅一深的技巧和变化多端的花样还是让刚被开苞的冷艳尝到了性交的美妙。

  冷艳神智已经有些迷乱了,但她还是竭力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捍卫着自己的最后一点尊严。

  姜小川突然停止了抽动,只是用龟头不停的磨着冷艳的阴唇、阴蒂等敏感地带,冷艳感到自己的下身像被抽空了一样,她渴望着小穴里那种涨满的感觉,渴望着那根可爱的阳具能与自己的肉壁摩擦。

  冷艳轻轻的摇动着屁股,暗示着姜小川,可是姜小川好像没知觉一样仍然在洞口磨个不停,看着冷艳那副渴望而欲言又止的样子,姜小川凑到冷艳耳边说:「冷老师,何必这么辛苦呢,想要就说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你不是很想要吗……」

  听着耳边姜小川猥亵的话语冷艳脸羞的通红,「没……没……有……啊……」
  姜小川的鸡吧又重重的插入了冷艳的小穴,抽动起来。冷艳也顾不上再辩解了,低声呻吟着,享受着这份美妙的快感。

  可惜时间不长姜小川又停了下来,猥亵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冷艳不能再忍受这种煎熬了:「求求你,不要……不要停……求求你呀……唔……唔……求求你……别停……啊呀……给我呀!」

  姜小川又弄了冷艳几下,冷艳不停的扭动着身躯,淫水不断的流出,姜小川说:「冷老师,你到底想要什么呀?你不说我怎么给你呢?」

  冷艳的自尊已经彻底被粉碎了,追求性的快感的欲望已经充满了她的身心,冷艳低声叫道:「啊……啊……求求……你……继续呀……啊呀……好……干我,求求你……小川,插我的……插我的小穴呀啊……啊……插呀……干我,求求你,用力呀……啊……好舒服呀……」

  伴着冷艳的阵阵浪叫,姜小川知道冷艳已经彻底被征服了,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冷艳被他操的淫水乱溅,忘记了被自己学生轮奸的的羞辱,配合的摇动着大屁股迎接着姜小川鸡吧的每一次撞击,完全沉浸在快感中……

  姜小川终于忍不住了,炙热的阳精喷入了冷艳的小穴,冷艳也抽动了几下身体,瘫软在床上。

  姜小川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冷艳娇美的躯体,这时的林丹的小鸡鸡早就在自己的手淫下射了两次了,大腿两边尽是白花花的精液,终于轮到自己了,林丹迫不及待的爬上了床。姜小川也在刘羽龙身边坐下一起欣赏下面即将发生的好戏。
  在姜小川和刘羽龙心中他们都不把林丹当成男孩子看,毕竟这个林丹除了下身那根细小的阳具和平坦的胸部怎么看怎么像个女孩子,现在这个假妞要去玩弄那位美艳的老师,这样的好戏怎能不好好欣赏呢。

  林丹怯生生的走到冷艳跟前,正沉浸在刚才的愉悦中的冷艳浑身酸软,没有力气再动了,只能任由林丹的小手在自己身上来回抚摩。

  那双不老实的小手总是玩弄着冷艳的乳房、阴户等敏感部位,欲火很快就被撩了起来,冷艳又开始晃动屁股求欢了,但是林丹却把自己的小鸡鸡凑到冷艳嘴边,那根不粗但已经很硬的小肉棒不停的在冷艳脸上摩擦着。

  冷艳迟疑了一下,慢慢的张开双唇,把小肉棒含进嘴里,用舌尖轻轻的触摸林丹的包皮,林丹手淫时遗留在阴茎上的精液让冷艳难以下咽,可是林丹双手的不停刺激让冷艳难以忍耐。

  冷艳吮吸着林丹的阴茎,舌头拨开包皮灵巧的舔着龟头继而又把睾丸含在嘴里。

  林丹一会就忍不住了,乳白的精液尽数射入冷艳嘴里,冷艳也淫荡的把林丹阴茎和大腿上的残留物舔干净,林丹已经站不住了,干脆平躺在床上,任由自己老师的小嘴为自己服务。

  冷艳高高翘起屁股,趴在林丹上上,像小孩在吃一个好吃的棒棒糖一样啾啾地吸吮着,林丹已经软下去的肉棒很快又挺立了,虽然冷艳感到自己的小穴空洞的难受,可是她实在不想放弃这个可爱的小肉棒。

  冷艳突然感到一双有力的大手按住了自己来回晃动的屁股,紧接着渴望已久的大鸡吧刺入了那已经满是淫水的小穴。

  冷艳兴奋的叫了起来:「啊……啊……好……嗯……哎呀……好……啊用力……呀!」

  冷艳已经顾不上再吮吸林丹的小肉棒了,忘情的浪叫起来。原来刘羽龙在一边已经按耐不住了,一看林丹只顾和冷艳完口交,还被冷艳掌握了主动,就上来一起玩起了3P ,林丹这时也把小肉棒塞进了冷艳的嘴里,冷艳一时间都不知道顾哪一边才好了。

  整整一天,高一、十一班的同学们都很奇怪,他们那位平时每堂科都要在某个角落窥探课堂纪律的冷老师竟然一天没露面,看来太阳还真有在西面出来的时候。整整一天,与冷艳同办公室的老师也很奇怪,一向孤僻但工作却很认真的冷艳第一次没有备课也没有批改作业,一天不知去向。

  整整一天,学生眼里的严厉的老师;老师眼里的勤奋的同事,已经当了三十二年的老处女的冷艳正在学校偏远的学生宿舍的那张不大的小床上,被自己的三个不听话、不用功、不勤奋的学生整整干了一天。浑身沾满三个学生精液的冷艳已经有些失神了。

  林丹虽然早就累趴下了但刘羽龙和姜小川还是在冷艳满是精液的嘴里、小穴里辛勤的劳作着。

  冷艳早就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在她已经在着乳白的精液里迷失了自己,冷艳脑子里里只有大肉棒和被操的快感,她已经不能思考了,只要体力一有恢复她就会摇动着屁股求欢,刘羽龙和姜小川虽已经筋疲力尽但看着自己原本像冰山一样的老师现在像荡妇一样,他俩还是鼓足余勇一次又一次来满足自己淫荡的老师…

                (二)

  那天以后,同学们发现这为平时一贯严厉冷酷的冷老师最近变的和蔼起来,最起码不会再为一点小事而大发雷霆、罚全班留堂了。

 老师们也发现平日不苟言笑只知道埋头工作的冷艳最近也开始和同事们有说
  有笑起来,而且衣着朴素的她最近也注意起打扮来。她身上那若隐若现的香水味也证实了冷艳的变化。

  同事们虽然在背后做出了「恋爱了、遇到合适的对象了」等种种猜测,可以前冷艳留给大家的印象太深,也没人敢去向冷艳细问,不过一个教学水平甚高,相貌又很好且脾气也有些好转的冷艳还是乐于让大家接受的,至于其中变化的原因也就没有人想去细问了。

 冷艳这突然转变的秘密除了冷艳自己也只有刘羽龙、姜小川和林丹三个人知
  道,自从那天冷艳的老处女生涯被自己这三个「好」学生给终结后,冷艳那压抑了多年的热情终于爆发了出来,每天晚上,这位冷艳老师总是要到学生宿舍里认真的巡查一番,然后总是消失在第二排最后的那间小屋里,那间屋中,她的三个勤奋的好学生正在焦急的等待着他们美艳的老师到来。

  冷艳走进屋中,那三个饿狼般的学生总会以最快的速度扑上来,把自己脱个精光,或是按到床上、或是按到沙发上有时甚至直接按到地上就被三个学生用他们那大小不一的肉棒去插她那满是淫水的小穴。

  冷艳也竭力用自己的肉体和消魂的声音去迎合着自己的学生。

  冷艳的叫床声也由最初的拘谨变的多样起来,「亲哥哥、好弟弟、大鸡吧插烂小浪穴」等以前羞于出口的话现在叫起来也很自然了。

  三个初经人事的少年加上个已经被挑起情欲的成熟女人,自然是浓情蜜意、夜夜春宵。比他们年长十几岁的冷艳,一开始还只是被动的让三个学生玩弄让她达到快感,可是当冷艳的经验慢慢多起来后加上冷艳又很善于学习A 片里的新技巧,这三个毛头小伙子就不是她的对手了。

  总是吹嘘自己性能力有多强,好像天下人没有比的上他的刘羽龙,自然成了冷艳勤加练功的对象,刘羽龙的本钱虽说不小,但还是有中看不中用之嫌,每次在冷艳这一座、一夹、一吸、一扭的连环攻击下总是不一会就缴枪投降。

  偏偏刘羽龙还嘴硬的紧,不服气,每次不把自己累趴在那里决不罢休。林丹是冷艳最喜欢吹箫的对象,林丹那细小的阳具不能给冷艳带来什么快感,可是冷艳却很喜欢含着那根小阳具的感觉,就像一个小孩总喜欢舔吸着美味的棒棒糖一样。

  平时毫不起眼的姜小川却成了冷艳的最爱,这个不多言不多语的小伙子每次都能给冷艳最大的快感,他那变化多端的姿势和阳具不大但很持久的性能力总是一次一次把冷艳带像快乐的颠峰。

  这天下午姜小川又在上课时发愣时被英语老师提问,不知所云的姜小川很有诚意的和老师对望着。已经五十多岁的英语老师被气的直打哆嗦。拉着姜小川就到了冷艳的办公室,冷艳正独自在办公室里批改作业。

 看着气急败坏的英语老师拉着姜小川走了进来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宝贝学生又
  惹祸了。冷艳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每天晚上这三个宝贝学生总像让自己的小丈夫一样把自己搞的舒舒服服的,但他们平日的上课和学习还是让冷艳头痛的紧。

  晚上劳累过度的刘羽龙白天上课睡的更死了、姜小川上课发愣一点没有变,林丹原本比他俩还强点,但现在因为晚上的缘故也开始打瞌睡养精蓄锐起来,老师们不止一次来冷艳这里告状,冷艳也说过他们,可说完了后他们三个除了晚上更卖力的操冷艳外没有半点改进,冷艳也没办法,其他老师对这三人也不管了,今天看来英语老师正在火头上,姜小川又撞上枪口了。

  英语老师哆哆嗦嗦的把姜小川推到冷艳跟前说:「冷老师,看看……看看你班的学生……太……太,哎!你好好管管你的学生吧。」说完就拂袖而去。
  冷艳无奈的看着一脸不屑的姜小川,等英语老师走远后,冷艳站起来走到门前把门关死并示意姜小川坐下,姜小川一看没有别人了就坐在冷艳的椅子上,饶有兴趣的看起别人的作业来,来有摸有样的拿起红笔批改,冷艳急忙走过去,拿过来红笔对他说:「小川,今天你又怎么惹老师生气了……」

  「我哪里惹他了,」姜小川毫不在乎的说道:「我只是发我的愣,碍他屁事了。」

  他边说手边向冷艳屁股摸去,「别……别……小川……」冷艳害羞的躲避躲闪开,虽然晚上在床上冷艳浪的要命,可是毕竟现在是白天而且是在办公室里。
  已经被撩上欲火的姜小川可不管这么多,他拉住冷艳的套装,把冷艳按到办公桌上,顺手撩起冷艳的裙子。

  「啊……」冷艳惊叫了一声,手向后挡去想阻止姜小川伸向她内裤的手,可惜姜小川抓住她的手反按在背后,让冷艳动不得,另一只手则把冷艳的内裤褪到膝盖的位置,让冷艳有些湿润的小穴露出来。

  姜小川冷笑了一下,手指插入了冷艳的小穴里用力绞弄着,另一只手虽然隔着衣服也大力的捏着那饱满的乳房。

  冷艳很快就只有哀求讨饶的份了,「别呀……小川……这里不行呀……啊……别呀……啊……好弟弟……啊……轻点呀……好弟弟……啊……轻点呀……」
  冷艳的叫声更激起姜小川的欲望。姜小川解开裤扣露出了阳具,对准了冷艳那泛滥的小穴,直塞进去用力抽动起来。

  冷艳也有节奏的摇动着屁股配合着姜小川,已经被快感冲昏头脑的她也忘情的浪叫起来。

  「啊……亲弟弟……啊……用力呀……啊……用力一些……啊……用力干我呀……啊……不要停呀……啊……顶穿我呀……」

  姜小川得意的插着老师柔嫩的小穴,睾丸和老师的肥臀不停的撞击着,发出「啪啪……」的声音。

  冷艳伏在办公桌上迎合着姜小川的每一次冲击,直到两人同时到了高潮,姜小川把阳精尽数射入冷艳的小穴里后才算罢休。

  两人这一场办公室大战结束后,也快到了下课时间,冷艳把办公桌整理了一下,姜小川则和没事人一样又回班上课了。

  直到下班前,冷艳还是没法平静下来改作业,只是回味着刚才和姜小川那场激战。第一次在办公室里和自己的学生做爱给冷艳的印象太深了。但是刚才有些慌张的她觉得不很过瘾。好在快放学了,晚上可要好好的让他们三个弥补弥补自己的空虚。想到这里,冷艳觉得本已经有些湿的内裤好像更湿了。

  下课铃终于响了,看着住校的学生们三五成群的向食堂走去,冷艳也简单的准备了一下离开办公室。反正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冷艳决定先和同事一起吃饭再去三个学生那里。走到楼梯口,冷艳看见平日不常见到的校长出现在那里。
  冷艳打了个招呼,校长笑眯眯的向冷艳走过来。

  「小冷,忙完了,有空吗,我有点事想找你谈一下。」矮胖的校长虽然用询问的词语说,但口气却不容质疑,冷艳只好无奈的跟着校长到了教师休息室。
  冷艳一路上不停的犯嘀咕,「校长干吗要找我?有什么事吗?我好像没出什么纰漏吧……」

  要知道这位校长平日神龙见首不见尾,根本不知道他在干什么,要想找他都很难,更不要说他主动找你谈话了。

  进了休息室,里面已经没有人了。校长找了一张椅子坐下,示意冷艳也坐下,冷艳只好找了个靠边的地方坐下。

  校长什么也不说,只是侧着头面带一种奇怪的微笑看着她。

  冷艳让校长看的发毛,只好问:「呃……金校长,请问……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金校长点了一下头,不再用那种眼光看冷艳,恢复了以前那种趾高气扬的派头,「小冷呀,今天找你也没有别的事,就是想和你谈谈心。」
  「哦。」冷艳感到很奇怪,但又不好说,只能低头听。

  「小冷呀,你接受这个班已经有近三个月了吧……」校长问。

  「是的。」

  「嗯,这个班不容易管呀,里面的学生大部分都是托关系或是花钱高价进来的,管理很有难度呀,但是这些学生的家长都不好惹呀……」校长一个人只是在那里唠叨些没边的话,听的冷艳一头雾水。

  「校长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尽扯些没边的话?」要知道平日校长对你讲话总是两句就完,根本不会扯这些东西。

  冷艳正琢磨着校长和她闲聊的意思,校长又把话题转到了冷艳的私人生活上来,冷艳只好含糊的应答着,就这样,两人闲聊了近20分钟,冷艳觉得和聊了两个小时差不多,这时校长一抬手站起来。

  冷艳急忙也站起来,她以为终于要结束这次莫名其妙的谈话了,可是校长却示意冷艳坐下。

  他围着冷艳转了两个圈,突然凑到冷艳的面前,用一种奇怪的语气说:「小冷,刚才你和你班上的那个叫姜,叫姜什么来??的那个孩子在办公室里干什么呢?好激烈呀……」

  冷艳宛如耳边响了个霹雳,整个人懵在那里,冷汗呼的冒了出来,「他……他……他怎么知道??」冷艳脑子里一片空白,「完了,全完了……」冷艳面色死灰,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金校长不动声色的坐在那里,看着冷艳意识有所恢复才不紧不慢的说:「那个姓姜的孩子他父亲是县政法委书记吧,这个姜书记我可认识,是个死要面子的人,要是传出了他儿子和老师在办公室里偷情干那个的事,姜书记面子上可挂不住。再说,小冷呀,你工作也有八年了,不短了嘛,你是知道校里有规定不许学生之间谈恋爱,更不要说老师和学生谈了。」

  金校长顿了顿,又说:「小冷呀,你今年三十出头了也没个男朋友,耐不住寂寞也是有情可原的,这也是我这个做校长的对你的关心不够,可是你有事情可以对我说嘛,我会帮你解决的嘛……」

  金校长慢慢坐到冷艳身边,手很自然的搂住了冷艳,冷艳下意识的缩了缩,可是金校长低沉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了:「小冷呀,这个姓姜的小孩今年才16岁吧。你和他发生了这种事,要是原本只有你他我知道也就算了,我还是很谅解人的,人都有七情六欲的呀。可是你们偏偏闹的动静太大,让别的老师听见了,告到了我那里去,我不好不管呀。这事传出去,且不说你身败名裂,一辈子受人嘲笑,姜书记要是知道了,恐怕我们都没有好果子吃,他的脾气、手段我可是知道的,而且这个人很护犊子,所以倒霉的肯定是你而不是他宝贝儿子,弄不好给你安个罪名让你蹲几年或是永远消失不是不可能的……」

  说道这里金校长肉泡眼里露出了吓人的凶光。冷艳被吓的打了个激灵。
  看到冷艳六神无主怕的要命的样子,金校长语气稍缓,几乎凑到冷艳脸前。
  同时胳膊也把冷艳搂的更紧,一只手也不安分起来。

  「小冷呀,这件事我已经先压下来了,外人先不会知道,那个老师我也警告她不要声张,你看这个事怎么解决呢?你怎么报答我呢,我可是冒了很大风险的呀……」

  金校长一边露骨的说着,一只手解开冷艳领口的扣子向着她的饱满的乳房摸去,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不停的抚摩着冷艳光滑的大腿,金校长一边淫笑着一边等待着冷艳的回答。

  金校长这番话深深地砸在心里,她并没有回味金校长最后几句话的含义,也没有理会金校长那双肆意乱摸的双手,金校长描述的后果已经让冷艳完全没了主意,自小在农村长大的她也知道在县城里山高皇帝远,金校长所说的不是没有可能……

  金校长见冷艳只是脸色苍白的愣在那里。更是放肆起来,冷艳的半边酥胸漏了出来,裙子也被金校长撩起来,还有些湿的内裤被金校长的手不停的手不停的抚摩着,刺激着。金校长见冷艳还是没有反应,手指塞进内裤里开始扣弄冷艳的小穴。

  这敏感的刺激让冷艳回过了神来,她下意识的躲避着,可是金校长搂的更紧了,同时淫秽的话语又在响起:「小冷呀,没想到你还挺行的嘛,看你下身湿的样子,反应很敏感呀。……想不到平日那么冷傲的你也这样,哈哈……」

  冷艳听着校长的淫言秽语,脑子里不停的浮现着金校长描绘的后果,可这时身体的快感又不停的传来,让她既忍受着内心的煎熬肉体又渴望着性的快乐。
  冷艳最后的自尊崩溃了,自从被三个学生强奸后,冷艳虽然每天晚上要和三个学生不断的作爱来满足自己被开发的欲望,但毕竟没到人尽可夫的地步,冷艳还幻想着自己能和这三个给她带来快乐的学生这样生活下去。

  但是现在,冷艳彻底心冷了,「我是什么??不过是个浪荡的女人罢了。反正已经有三个人占有我了,再多一个还是十个有什么区别呢?不过是快乐更多一些吧……反正已经这样了,只要能保住名声只要不让外人知道就无所谓了……」
  「金校长……」冷艳用干涩的声音说:「金校长,您今天对我的恩德我不会忘,求求您,只要不让外人知道,您对我怎样都成……」冷艳艰难的说出了这些话,静待着校长回答。

  金校长见冷艳已经屈服了,用缓和的口气说:「小冷呀,今天这事就这样过去了,也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了。至于你的报答嘛,我们一起去我家商量一下怎样?」

  金校长说完就站起来,准备要走,冷艳自知以后是难逃校长的魔掌了,也只好无奈的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物,默默的跟着校长走出教师休息室。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