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43535字
下载次数: 98





  我叫大和猛,外表看来只是一个平凡的高中生,但是自从小学以来,开始理解男女的不同之后,就一直以欺负女孩子为乐。之后初中、高中,女孩子对我愈来愈有吸引有力,我还是像小孩子一样最爱掀女生的裙子。而女生的内裤,还有里面诱人的肉体就更加吸引我。而她们一举手一投足,我都不放过,她们腋下、裙底等露出的春光更是我瞧点所在。

  像我这样好色的人,偏偏家教极严,自己又没胆。连A片也不敢看,结果女孩子的裸体连一次也没看过。这样就更加加剧了我的好奇心,变本加励的向女孩子开恶作剧的玩笑。结果自然是神憎鬼恹,被女孩子讨压,形成了恶性循环,谁也都不愿意接近我。

  那一天,我正在校园内寻找猎物。

  钻!是美术部的会长天野美惠子,照我的资料,她是一个中上保守家庭的女儿。外型嘛!比我略矮,胸部和屁股当然是凹凸有致。但最吸引我的是她那雪白修长的大腿,又白又苗条,我当然就不会放过。

  「早晨!」我使出惯技,在打招呼的同时,掀了美惠子同学的裙子,并且马上跳开,一来慢慢欣赏裙下春光。同时也用来跳避女生的铁拳反击。

  「纯白色的看来是丝质,和美惠子同学的形象很合衬嘛!」

  她的屁股很圆,一看就知好有弹性。意外地,美惠子同学完全没没有一般人的习性。既没有破口大骂,也没有痛打我,又不是鄙视我,又不是不理我。只是很冷静的站着,像是观看什么奇怪生物似的。

  「猛同学,我有一件事想同你说。午休时可以在美术室等我可以吗?」她面红红一脸尴尬的神色。

  「这、这很好啊!我一定会来的。」哗,有女生约我,随了被她们故意戏弄外我还没有试过。

  「可以吗?猛同学。」她还是有点害羞的样子。

  「可以、可以,我一定来。」

  「那我等你。」这位美术部长就在我陶醉在幸福之中时离开了。

  之后到午休时之前,那三个小时过对我差不多过了三年一样耐。

  好不容易等到午休。我来到美术部,我先把头靠在门上,静静听门内有什么声音。在确定门内没有一大班女生,不是陷阱之后。

  我怀着兴奋万分的心情在门上叩了两下。

  「进来吧!」

  「是。」我推门进去,只见天野美惠子同学正座在一张椅子上,对着画板沉思。

  「猛同学。你真的来了,我真的是很高兴。其实我有一件事想拜托你的,不知你可不可以答应?」

  「天野同学即管说出来好了,美人有命,我大和猛义不容辞。」我马上拍胸部应承。

  「是这样的……拜托你了。」跟着美惠子同学的脸就由颈一直红到耳根子。
  「那你究竟是要拜托我什么呀!」这样省掉主语的说话,我当然是听不明白了。

  之后害羞到全身赤红的美惠子同学,欲言又止了三次才鼓起勇气再说一次。
  「模特儿,我想拜托你当我的模特儿。可以吗?」她以充满期待的眼神和恐惧我拒绝的神情注视着我。

  面对那种眼神,会不应答的就不是男人了。

  「模特儿嘛,即管拜托我好了。在何时何地,要多久!尽管说好了,我一定不会拒绝的。」

  「真的,真的吗?」美惠子以兴奋的神色重覆着说。

  「当然是真的。」美惠子不自觉的握着了我的手,她的手凉浸浸的又柔软。
  女孩子的手果然和男人不同。她冰凉嫩滑的手真是让我舒服。

  「那今天放学后再来美术室,一定、一定、绝对不可以失约的。」美惠子猛摇我的手。

  「放心好了,美人有约,我怎会失约。」就这样在美惠子同学兴高彩列的情形下我被迎送出了美术室。

  想不到我这种人,也会有美人注意。等到放学后我就可以和美人独处,要做模特儿的话总要几小时。想到可以和天野美惠子同学独处数小时,我就兴奋得要死。美惠子同学不知是不是对我有意才故意以模特儿为借口约我呢!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我高兴到脚步浮浮的来到了美术室的大门。连门也忘了敲我就推门进去了。

  「美惠子同学,我来了。」

  正在打扫美术室的天野同学,一看到我进来就迫不及待的放下手边的工作走过来。

  「猛同学。你真的来了,我好感动啊!」美惠子高兴到眼中流出了泪光。
  想不到我这样有吸引力。

  「那,天野同学,可以开始模特儿的工作了吗?」

  「好,好。猛同学你等一等!」美惠子一边擦光眼中的泪光,一面走到门口把门锁了起来。之后再走到窗边,把窗帘拉上。

  之后美惠子同学就在我身边忙着整理的工作,放画架、放画板、素描用的工具、供我站的台子。

  最后她座到椅子,深深呼吸一口气,才面红红的开口说:「可以开始了猛同学。」

  「那我应摆什么姿势?」

  「那……首先请你脱衣服好吗?」她扭捏不安的说。

  「为什么要脱衣服?」我一呆的反问她。

  「因为是模特儿嘛!」她不安的说。

  这时我看她的神色,脑中浮现了一个想法。

  「模特儿该不会是裸体模特儿吧?」

  天野美惠子一听到我的说话就猛力的点头。

  「喂!真的吗?要裸体,这是在学校内呀!何况裸体……」这对我来说太突然了,因为我只习惯掀女生的裙子,可没有在她们面前脱衣服的习惯。

  美惠子同学听到我这样的回答,很丧气的说:「猛同学,你可以听我的说话吗?我是来自一个很守旧的家庭,男性的裸体我只看过小婴儿的。但是自从我长大之后,对男生就愈来愈好奇了。男生对我来说,一直都是一个问号?男女的身体有不同,我当然知道。但是怎样不同,一直对我来说都是一个谜。

  「直至入了美术部,甚至成为了社长。我终于看到了男人的身体,但全都是人像雕刻和素描,要想当一个画家,怎可以连真实的男生都没看过呢?而且我真的、真的、真的好想看一次,一次就可以了。

  「我观察了大和同学很久,你欺负女孩子也是出于对女生的好奇,我没有估错吧!我想你能够理解我这种想法。还有猛同学的身体很结实。我想信你一定不会令我失望的。我可以对你有所欺待吗?」

  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期待、恐惧、不安、兴奋和焦急。面对女生这种眼光我又怎能说一个「不」字呢。

  「好吧!天野同学。」

  「真的,好多谢你!猛同学,我真的很感动。」美惠子居然不自觉流出了高兴的眼泪。

  「那我脱了。」

  美惠子对我灿烂的一笑:「那拜托了。」

  我脱下了外套,掉在地上,再解开自己的领带。而美惠子同学居然自主走过来,把我的外套接好放在一旁。

  我看了之后,无言的把领带交给了她,我再脱下衬衣交了出去。

  跟着我便犹豫起来,现在还只是平常的装朿,再以上我也从没有在女人面做过。但我抬头一看,美惠子那紧张的神情,和眼中期待、兴奋和惊讶的神色,我实在拒绝不了。

  想不到脱衣服要那么多勇气。我再把内衣脱下来,交给了美惠子同学。老实说,我这一身肌肉在现代的日本男生之中绝对是值得自毫的,结实而瘦削,上体育课时我经常像女生一样和自己和其他男生比身裁。

  「啊!」美惠子看到我的身体,惊呼了一声。她兴奋的神色更明显了。
  我把皮带解开脱下了西裤,脱到脚边时,才想起忘了脱鞋袜,只好忽忘先脱下鞋袜,再把西裤脱下来。

  现在我全身上下只有一件内裤了。想不到在别人面前脱衣服是那么尴尬的,现在我才敬佩起那些够胆拍裸照的女人。

  当美惠子把我所有衣服都接好,抱在胸前时,我实在脱不下去了。

  「全部脱掉!」美惠子催促的说。

  「知道了。」我把手放到内裤边上,一口气把它脱下来。

  「呀!」天野同学惊呼一声,手上抱的衣服都掉到了地上。

  她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着我的小鸟。至于我则尴尬的拿着内裤,而我向来以尺寸自毫的小鸟,现在则软软的下垂,在这种尴尬状况之下,它也振作不起来呢!

  天野同学呆了一会才把我手中的内裤接好,把我的衣物全部接好拿到自己的座位身边。

  「这这个天野同学,我应摆什么姿势?」我呆呆的反问她。

  「对不起,我一时看呆了,那让我来。」天野同学走到我身边,拿起了我的手朝她想的位置放。现在我和美丽的天野同学紧靠在一起,而我全身脱光光的,她则穿着整齐的校服。这很刺激呀!我不敢动,任由美丽的美惠子摆布自己的身体。尤其是她的衣服碰触到我身上时,更是令我不能自制。

  她的手凉凉的摸在我身上,很舒服。她的手指又柔软又有弹性,还有她的呼吸,温热的气息由她的鼻子喷到我赤裸的身上。愈来愈刺激了,眼前诱人的女体就站在我眼前。

  「好了!」美惠子退后几步,欣赏着我的身体。

  刺激到要命呀!我感觉到身体内热血沸腾,相对的皮肤上传来的寒意,一冷一热真叫人要命。我的小鸟现在虽然还是下垂的,但已涨大了三倍,很快就会勃起了。

  不行,模特儿勃起不就成为笑话了吗?还有让美惠子同学知道我有反应多不好意思。我赶紧在心里数数目字,试图冷静情绪。但是看着美惠子同学充满好奇与欣赏的眼神在观看我的小弟弟。

  啊!惨了,小兄弟变成水平状态了。

  这时,天野同学座到位子上开始动笔。美惠子的眼好像有魔力似的,一被她看着,我就不由得兴奋起来。

  我细看着专心把刚才看到的情形画在画板上的美惠子,现在她只是间中看我一眼,我才稍为能从她的魔眼中让小鸟冷却下来。

  但是在我细心观看专心画画的天野同学时,我不由得把视线放到了她的胸部上,虽然穿着制服,但丰满的乳房却把衣服完美的撑了起来。而更吸引我的是她向上卷起的裙子。露出了早上引诱我上当的美腿,女生的皮肤真白,可以让我模一模就好了。

  「啊!」天野同学停下了握炭笔的手,双眼定定的看着前方,那魔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的神色。

  我从她的视线看去,糟了!原来我的小鸟已轻微微站了起来,我赶紧咬紧牙关,拼命想要阻止勃起。但是,天下如果有随人意愿勃起与下垂的小弟弟就不叫小兄弟了。

  我那不听话的小鸟,完全勃起了,凸破了包皮,露出了鲜嫩粉红色的龟头。
  老实说我一直以它的色泽以自毫的。不过,现在实在太不好意思了,我想我这男人老狗一定也像小女生一样面红耳赤。

  忽忙之间,我顾不得维持姿势,用双手掩着了我那不听话的小老弟。

  「啊!不行,模特儿不可以动的。」被我的手遮断了观察视线的美惠子连忙阻止。

  「对不起呢!美惠子,我真是失格的模特儿。」我不好意思的说。

  「猛同学,刚刚的就是勃起了吗?为什么男生那里可以变得这么大?为何可以垂直的?那里有骨的吗?不然怎么站得起来?」

  「这个……这个……」往我一直以为自己是色胆包天的色狼,面对一位美丽的女同学。被人家脱光了不用说,虽然是我自己动手的,勃起了不敢侵犯人家,还害怕人家看自己的小鸟,真是冇用。

  天野同学离开了座位,走到我面前蹲下身,就在我的手掌面前一尺停下。
  「大和同学,松开手,我想细仔研究它。」

  「不行呀!那多不好意思。」好色的人像我这样没出色。呜!我真是丢尽天下色狼的面子。

  「让我看嘛!」

  「不行。」

  「我要看。」

  「都说不行了。」

  「嘿!」天野同学竟然动手去拉我的手,想把我的手拉开。在她一推一拉之间,我又没手保持平衡,就这样整个人往后倒下了。就在我人倒下之察,手自然的松开好保护身体。

  「啊!」我躺了在地上,而天野同学则饶有趣味的欣赏着我的小兄弟,真是不好意思,被一家一哄就脱光了衣服,还被人仔细欣赏欣我的阳具。

  「啊!」这一声是我叫出来的,因为、因为天野同学突然用手握着了我的小鸟。

  「不,不行。」我慌忙捉着她的手,美惠子同学又没有放手,结果成了,她用手捉紧我的小鸟,而我又用手捉紧她捉着我阳具的手。

  在这种尴尬气氛之中我却很享受。美惠子同学的手就像我之前形容的一样,冰凉而柔软,柔软之中又有弹性。我模着她的手很有触感很舒服,而更要我命的是,她就以这对温柔的手捉着我的命根子。

  「猛君,男生都是这样的吗?那里好有弹性,热热的比身上别的地方都来得热,但它有好像没有骨的。为什么会这样?」

  我又怎答得出来?而且好奇在探索小鸟的形状和弹性的美惠子,实际上变成了在揉搓我的小兄弟的状态。

  感觉到下身的快感,欲火朝天直衡脑门。好舒服。

  「不行了……」现在再不上的话,我就不止是没用的色狼,而是没用的男人了。

  我反过来把天野美惠子推倒在地上,双唇吻上了她的脸庞,双臂紧紧地捉着她。一时主客形势大变,我化被动为主动。但是,男女之间的关系果然是形同战场。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形势由主动再变为被动。

  「停手,停手,救命。」这不是天野同学叫的,而是我叫的!呜,我真是无用。我所犯的错误就是在她捉着我的命根子时侵犯她。命根子被人捉着而侵犯对方,我还真是笨。

  被我的行为吓到的她!没有松开捉着我命根子的手,反而吓得大力的捏着我的命根子。那真是男人的悲哀和男人的最痛。

  「我弄痛你了吗?」

  居然被给自己侵犯的人这样安慰,我什么欲火也没有了。

  「美惠子同学,对不起,我求你放手好吗?」

  「啊!」这时她才懂得松开手。

  我尴尬的背看她,我男人的尊严完全崩溃了。接受裸体模特儿的工件实在是很不好意思,在工作时勃起更是丢脸。而在这时侵犯人家,结果被人捏到痛而失败的人,真是一点男人的尊严也没有了。

  「对不起!我弄痛了你。但是,刚才我只是好奇。我没有其他的意思的,让你误会了,对不起。模特儿的工作可以继续吗?……」

  我实在丢脸丢到说不出话,但是我还是点了点头。

  之后在美惠子同学的协助之下,摆回了之前的姿势。但是因小兄弟受挫,完全没有了之前兴奋的感觉,只有作为一个失败的色狼裸体面对美人女生,不好意思的任人摆布。

  跟着模特儿的工作持续,而正正经经画画的美惠子,不久就露出了不满的神色。

  正当我在想她还在生气吗的同时。

  「对不起!大和同学,请你休息一会。」

  「哦……」我松了一口气,坐到了模特儿的台子上。因为是临时起意的模特儿工作,美惠子并没有为我准备毛巾,我就这样赤裸裸的坐着,虽说是休息,但美惠子的眼一直看着我不放。

  就这样,我们两人持续着难过的沉默。

  「可以再开始了吗?大和同学。」

  「是,没有问题。」我即刻起身,重新摆好了姿势。

  但是愈画,美惠子的不满神色愈明显。

  「不行!」

  「啊?」

  「猛同学,我的素描是以你刚才的状态时画的。现在那变到这样细,我不能作画的。」

  「这……这个,美惠子,那里不是随意肌,不能随我心意命令它动的。它喜欢站就站,喜欢软就软。我也没有它乎的。」

  「这难道没有办法的吗?」美惠子很失望的说。

  「这,你模下它,它可能会站起来的。」一时不自觉,又说出了这种话。
  但是美惠子的答覆却出乎意外:「真的?那请让我模它。」

  美惠子走过来,再一次捉着我那可怜的小鸟。就像她的魔眼一样,她的手彷佛也有魔法一样,柔软暖温和有弹性的手,很快就刺激起自己的性欲,刚才还是一条虫的小鸟,现在又化为一条龙了。

  美惠子的魔手,不断捏、模、揉、抚,把玩着我的小鸟,我重新感觉到下身上涨的欲火。

  「成功了!猛同学,它真的站了起来。」

  「啊!」

  「不行,天野同学,请你不要放手,不然它又会软下来的。」

  「哦!」

  就这样,美惠子受我哄骗,持续抚摸着我的小鸟,在她的摸摸捏捏之上。来了,来了,我感到下身有如泉涌,洪流在我小鸟内的通道通过,我清楚感觉到通过时的刺激和快感。

  终于,精液通过而出,白浊的液体猛烈喷射到美惠子同学清秀可人的脸上。
  「啊!」这是我叫出来的。

  「啊!」这是被我射到的美惠子叫出来的。

  「对不起!」我嘴上这样说,但是我内心在说的却是「多谢」,很舒服呢!
  天野美惠子同学。

  被我洒到一面都是的美惠子没有愤怒,只是匆匆的赶到纸巾盒旁抽出纸巾来清理。

  「猛同学!」

  「是,是。」

  「刚刚的是精液吧!」语气冷冷的。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回答我!」美惠子面色决绝。

  「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恐慌的道歉。

  「我要的是答案,别再说对不起!」天野同学似乎被我的对不起弄到愈来愈发愤了。

  「那是精液,但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太舒服了。」

  「刚才你说了对不起吧!那你请赔罪道歉。」现在的语气有好像没有怒气隐藏在其中。

  「好,我什么也应承的,即管说好了。」做出了这种事,我也没有什么立场了。

  「其实是这样的?之前教科书也有教过,男人有精液的,但我一直不知原来是从……从那里射出来的。我一直以为那里只是小男生用来小便的。原来是两者通用的。所以我想求证一下,请你在我面前小便好吗?」

  「什么小便?不要,那我的面子以后往哪里放?不行不行!」我坚决拒绝。
  「那刚才你不是应承过吗?」

  「我知道了,我尿就是。」被她捉着我的痛脚那样一说,我真是非答应不可了。

  我男人的面子以后往哪里放?在天野同学面前我再也抬不起头了。

  「那我们去好了。」天野同学跳过来,亲切的握着我的手,就这样把我牵出去。

  「等等,我没穿衣服的。」

  「不用了,现在已经8点。我们学校已经没人。」

  我都没发现天都早己黑了。但是裸体在校内行,天野同学真是一个小恶魔。
  双眼有魔力、双手有魔法,更要命的是把我玩弄在自己的掌中。

  二人出到走廊之后,美惠子放开了我的手:「我可以牵着你吗?」

  「可以啊!」原来就已经牵住了,可必再问呢!

  但是我却为美惠子同学的行动所吓呆了,她牵的不是我的手,而是我的命根子。

  「啊啊!」再次被她的魔手握着,我又受惊、又兴奋。

  「大和猛同学,你觉不觉得我好大胆,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呀?」

  「不!怎会?」现在这种情形,死人也说不会了。

  「其实,我一直对男人都很好奇,但是在家中不能问家人,在学校不能问老师,对着别的同学也不好意思开口问。但是,好奇心每一个人都有的嘛,愈是神秘愈是不可接触,我愈想知道,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举动。

  「人都会对性好奇的嘛,但是这个社会却不许可女生对性好奇。一旦女生做主动,男人就会把我们看成是怪物,是花痴,是随便的女人。难道只许男生对性有兴趣的吗?看到大和同学掀女生群子的举动,我就知道你我是同道中人,你一定会了解我的。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是、是吗?啊!刚才已过了男厕。」

  「谁说到厕所的?我们到校庭去。」

  「什么,你要我到校庭去尿?!」

  「因为我想要些灵感,若果到厕所去好像很不正经的。」美惠子很不好意思的说。

  美惠子,你真会折磨人。你要我在校庭那里体撒尿,那难道我就好意思?
  不知不觉我们去到校庭,裸体和美人在校园内散步。而且对方还捉着自己的命根子,而且又不知学校有没有人留下来。刺激就绝对够刺激了,但是就算是我这种胆大包天的色狼,也实在尴尬得要命。

  「好了,可以开始了。」去到校庭正中央,美惠子才对我说,自己则退开了半步看好戏。

  我的小鸟在美惠子的牵引之下,已是半兴奋状态,但现在还尿得出来。但是在美惠子面前撒尿,我还有何面目面对她啊!

  「快些嘛!」

  看着她一脸奇待和兴奋的神色,死就死吧!是你叫我尿的。

  我鼓起下身的压力,因为从放学后已过了数小时,数目绝对不少。猛烈的水柱劲射而出,划过一条数尺的距离,落到地上。尿液通过小鸟内通道也能带来快感我还是第一次试到,原因不知是不是美丽可人的天野美惠子在看着我?

  这一次的劲道和距离,还是我有生以来最劲的。

  当我尿了很久才尿完,用手把小鸟中的残尿抖掉时,美惠子开口说:「原来男性小便和射精真的都是用同一个地方的。对了,这里的影色不错。我想把画画的地方改在这里。你可以在这里等我吗?」

  「不紧要的,你随便去好了。」

  「那你在这里等我不要走开呀,大和同学。」

  看着她担心的样子,我不知该说什么好,衣服都放在美术室,我能走到哪里去?

  我看着清澈的夜空和自己结实的裸体。想不到女生的裸体没看到,反而被女生把自己的裸体看光了,还用炭笔素描下来,而且还在她面前尿出来。

  但是让女生替自己打手枪,我还是第一次,真的是很爽!唉!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呢?

  之后美惠子把美术室的工具全都摆了下来,我本来想帮她的,但一来自己裸身很不好意思。二来美惠子说已经要我帮忙了那么多,不好意思在要我帮手,但不知她有意还是无意的,独独就没有把我的衣服拿来。

  跟着模特儿的工作在一次开始。

  「大和同学,在夜色下看你的身体还真结实呢!」

  「多谢。」我说这句话时,就像女人那样不自然。

  「我果然有眼光。」天野她很得的说:「为了绘画的质感,我可以模一模你的身体吗?」语气中有些害怕我拒绝,她是担心自己要求多多令我不满罢。
  但到了这地步,我也没有什么好拒绝的。尤其是她主动要求抚摸我,正好安慰一下我受伤的自尊,而我的身体就早已应承了。

  美惠子的手在我结实的手臂上抚摸:「男人的肌肤都是那么有韧性和结实的吗?」跟着她的手放到了我的背脊上:「背肌也很结实。」

  「啊!」美惠子同学她竟然把脸贴到我我背上。

  跟着她离开了。

  「噢!」这一次美惠子同学居然把手放到了我的屁股上。

  「好结实,男生的身体原来也可以这样吸引人的。」

  「别这样嘛!美惠子,你好像女色狼一样。」我也被她摸得很不好意思,不过其实我是很欢迎就是了。

  「嘻!对不起,猛君。虽然说是艺术,但美惠子其实也是一个小色狼呢?你就原谅我罢。」

  我想不到屁股也可以成为性感带的,我自己模的时候明明是没有反应的嘛。
  但是美惠子那冰凉的魔手,模在上面真的很舒服。

  之后,我同样结实的有腿和小腿自然也跳不过美惠子的魔手。

  而最后,她则把目标放了在我的小兄弟上,当然在美惠子的挑衅之下,它早已变成了弩张状态。

  美惠子,你握着我那要命的地方。呜,我多想她再替我把多一次手枪呀!
  「很多谢你,大和同学,应承了我那么多任性的要求。」

  「不紧要,不过请你把我画得帅一点。」

  「一定,我向猛君保证。」

  之后,我们再继续认真的模特儿工作,但是每当我的小弟弟状态疲软时。她就用手把我的小弟弟再弄至兴奋状态。唉!她真的是恶魔,把我弄到半天吊的境界,欲仙欲死又不能尽兴的,只为了符合她的画面。

  她一直不让我达到高潮,就这样我快要被她弄至筋疲力尽时,「好了,完成了。」美惠子深深舒了一口气。

  我也松了一口气:「我可以看一看吗?」究竟画成怎样我也不知道呢。
  「不行呢!我只是为多个姿势做了基本的素描,之后再从中选出适合的来作画,距离完成还有很长很长的路。」

  「哦!」我有点失望,到底我被弄到这步田地却没有看到成果。

  「已经凌晨四点了,我们去睡觉吧。」

  「睡觉?到哪里。」

  「体育用具室呀!来,一起来,我忙着作画不知累,现在眼睛随时也合得上呢。」

  「好,好呀!但是那些画具……」美惠子是不是想尝一尝我的滋味呢!但我也担心明早会有人看到画。

  「呀!我真是大意。」美惠子把画有素描的画纸取走,牵着我走向体育用具室,不过这次牵的只是我的手。

  「那些画具是学校的,不用担心有人偷的。」

  当我进到体育用具室时。

  「大和同学,请你闭上眼不要动。」

  「是。」要来了吗?抛弃处男之身的日子。

  「把手伸到背后。」

  「是。」

  美、美惠子该不会是想玩SM吧!第一次这样不太好。啊,真的是绳子的感觉,美惠子你真的是恶魔,你是早就这样计划好的吧?

  「好了,这样我安心了。可以张开眼睛了。」

  我张开眼,手臂挣扎着才确定自己被绳子绑紧了。

  「喂!这是怎么回事天野同学?」

  「因为要一起睡觉,而你刚刚又有袭击我的前科,为了要安心睡觉,只好这样子了!对不起猛君。」

  「什么!这未免太不信任我了,我才信不过你呢。衣服都被你骗光了,我答应做模特儿时,你可没有说是裸体的。我才担心你在我睡着时袭击我!」

  「猛君。你就原谅我嘛!女孩子都是小心一点的好。老实说,虽然我对猛君的身体很有兴趣,但是我还希望在恋爱之后才有初体验,男生或许不介意飞来的艳福,但是女生的第一个男人不论好坏,都回留下很深的回忆呀!」

  被她这样一说,我也不好再有主动的非份之想,只好继续任由她做主动了。
  「猛君,你等我一会。」因为我双手被绑,所以天野同学只好自己动手将地板运动的软床褥放好。

  「好了。来,可以睡了。」

  唉!真是同人不同命,别人面对女生主动邀自己上床,当然是情绪高涨准备大展男性雄风。唉,我这苦命人却是女孩子研究和玩弄的对象,不过苦中还是很乐就是了。

  我躺到天野同学身边,两人侧身并排面对面地躺着,她美丽的脸庞就离我数寸,我们互相可以感觉到对方呼出来的热气。而她小巧优美的嘴唇就在我随手可及之处,若果我可以用手的话。

  但是现在双手被绑,不止是限制了手的活动,而且没有了手的支持,原来全身都不可能自由活动的。就以起身为例,没有手支撑,虽然也可以靠腰力坐起,但是又耐又辛苦。

  看着前面可望而不可即的双唇,正当我无奈的在内心叹息时,美惠子主动吻上了我望。两片嘴唇紧紧吻在一起,女生的唇好柔软,而且很有弹性,温温的。
  和她冰凉的手比起来,这种暖意也很舒服。

  之后美惠子伸出了舌头再舔在我的嘴上,我也配合她张开嘴,我们湿润温暖的舌头彼此挑逗着对方,我们再把舌头伸进了对方的口中。同样是口腔,美惠子口腔的暖意和口水却令我很舒服,而我也享受着她在我口中用舌头刺激着我的牙根、舌底。

  我不知深吻了多久,只知道一件事,以往我以为接吻只是口对口碰一下,就像吃东西一样不怎会有什么感觉。原来完全不是的,接吻真的很舒服。

  一直到我们吻到呼吸不顺时,我们才分开了。

  一面在喘息,美惠子再一始向我告白。

  「猛君,你觉不觉得我好大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猛君的身体就变得那么主动。幸好猛君那么被动,不然我也不敢主动的。」

  那当然了,你把我的手绑着,我当然是任由你摆布呢!

  「之前为了今天,我偷偷躲在学校,才知道老师们不留夜和学工躲懒不巡校的事。今天,猛君轻易答应了模特儿的工作,我很易外呢!真是让我喜出望外。尤其是你应承了我那么多羞人的要求,满足了我的好奇心。我想今晚我一定可以好好睡一觉,不会为不懂男生的构造和美术上不能进展而担忧了。

  「好多谢你,真的很多谢!刚刚的是我的初吻。这已经是我最大的可能了,因为我虽然对猛君愈来愈有好感,但是我还是希望先有爱才有性。虽即我大胆了一些不过,刚才真是很美好呢!我想我一定一生也不会忘记的。」

  「美惠子……」美惠子对我献出了初吻,这刚才出丑的一切终于有回报了。
  「大和同学,你知道模特儿费要多少钱吗?」

  「我不用模特儿费的。只要你一声多谢……」

  美惠子伸出手指轻轻按着了我的嘴唇。

  「大和猛同学,你知不知道一次模特身费,随时可以上万元的(注:我把背景设在日本,货币当然是日币了)。以我自己的宁用来支付,虽然也可以对我也是很手紧困难的。我虽然也想说一声谢谢就算了。但是你明白吗?刚才的画是我的艺术之心的反映,虽然我表现得有点失礼,但也不是只为了对性好奇。

  「我打算以刚才的题才挑战三科展甚至全国美术大赛和大学入学试。我绝对是认真的,而一个月之后的文化祭,我就会以此为题材在校内展出,换言之,全校的人都会看到以你的裸体为题材的绘画。」

  「轰」的一声在我脑在炸响了。虽说是时代进步,但是以自己为题材的裸体画任全校的人看。

  「喂!不是真的吧!美惠子同学,我以为你只是私下作画的。」

  美惠子再一次用手指按着我的嘴阻止我再说下去。

  「所以我会付令大和猛同学觉得值得的模特儿费。若果我做得不好,你要对我说。」

  美惠子趴到下方,头对着我的小鸟,那双冰凉的魔手在再次握着我那一直在兴奋状态的小鸟。

  天野同学要用手替我打抢来付模特儿费吗?

  「啊!天野同学,不要,那里很肮脏的。」不知为什么,我又说出了女生的台词,我想那是因为我把天野同学想得太完美了,所以有些自卑感吧!因为天野她不是用手,而是用口……没错,用口。

  模特儿费是用替我口交来付,呜!好多谢你,幸好你选了我做模特儿。能得到那小巧可爱的唇替我服务,不要说让学校的人看我的裸体画,就算要我在街上裸跑我也愿意的。

  美惠子用她的魔手,轻轻褪下我的包皮,露出了鲜嫩粉红色的龟头。之后她就用那温润的舌头像吃雪糕一样,舔我的龟头,而且是舔最敏感的凸出部前端。
  女生柔软湿润温暖的舌头,既能滋润避免摩擦,因为有口水,又灵活有力。
  加上有别人主动的意外刺激,绝不是我自己用手以可以意预料的行动自慰比得上的。

  跟着,她再进一步把我的小兄弟放进了她那小巧的嘴中,我的小鸟就在天野美惠子同学的口中。

  呜!很幸福,好舒服!

  就在样,美惠子小巧的唇把我的小鸟吞吞吐吐的,在每次吞吐时,她就间中把嘴唇紧闭,用力压在我的小鸟上,柔软嘴唇紧迫着小鸟的感觉真是很舒服。
  而更要我命的是,她口中的舌头,时而以圆周运动摩擦我小鸟的龟头,又偶而在前端或上或下的舔,爽,实在是爽极了!

  「啊……」我感到体内的热气急速而上,虽然我想再忍一忍再享受一下的,但是太爽了,我想阻也阻不着,我的精液在美惠子可爱的口中喷射而出,我在她口内抖动,我的小弟弟在她口中跳舞。

  美惠子没有把我的精液吐出来,她全喝下去了!呜,真是令人感动。

  「猛君,舒服吗?若果我做得不好的话,在睡觉之前多少次我也会再替你做的。」

  「很多谢你美惠子,我……我可不可以做你的男朋友?」虽然像我这种什么都被人看光了的人这些说,好像有些不够格的,不过我还是冲口而出了。

  美惠子沉默一会之后,回答我:「猛君的身体虽然很吸引我,但我认为男女还是应该以感情开始的。做男朋友的话现在还不行,不过我可以接受猛君的追求的。」

  对我来说,这已是超乎想像的幸运了。

  「啊!猛君。原本不行的,我就让你看一看。」

  美惠子拿出了其中一张素描画。画中的我多了一对翅膀变成了裸体的天使,面上的表情害羞而兴奋,而我的阳具正是在怒张状态,而且……而且还正喷射出精液。而用手令画中的我发射的,就是一个看不到面孔的性感女恶魔。

  「我打算用这一张手稿的概念参加这次文化祭,名字就叫被诱惑的天使。」
  天野美惠子,你真是要我命的小恶魔!

***********************************  正在闭关的黑月,因为对着同一批作品连续2、3个月,写作得没有灵感,翻译得没有动力。所以偷一偷懒,写了这个短篇。

  甚么?女主角一件也没有脱,不算情色文章。不要那样说嘛!用一下想像力,把自己想像成男主角,女主角则是学生时代心仪而没有得手的女性,时代回到年轻时,当然你也可以用想像来加料的。是不是有点不同了?

  这次的灵感是来自H-GAME河源畸一族中河源畸丽替男仆六朗、樱兰学园中武田久美子替老师三岛、RIBBON中汤川沙也香替同学圭介和下级生中凉子替男主角画裸体画而来的。

  我对男人的裸体看来是压恶和讨压的,之所以写这种题材。是因为这几部作品中女角看到男人裸体那种好奇、害羞、不可思议和恶作剧的表情吸引我。
  之前说要两至六个月才再出现的,但是不到一个月就再出现了,倒是有点不好意思。

  啊!好了,黑月会躲会去继续努力的,下次……算了不说期限了。这是我第二次写作,不知有没有进步。

                      2000年12月10日完稿
                       2000/12/11校订***********************************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