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老公我见过,个头一米八多,身体肥胖,在以后和她的交往中我慢慢了解到她老公比她大十多岁,家境富裕,公公是军队老干部,据说公公的父亲曾是国军某人物的副官,建国前牺牲了。有时候也担心事情败露,会给她带来灾难,但她似乎毫不在意。这些暂且不说了……我曾经问她,当初为什么找了比自己大这么多的老公,她说:「当一个女人没有爱的时候,七八十的老头和二十几的帅哥不都一样!」听到这句话,我很是心痛,我知道她是爱我的,她为我付出的太多。「跟我回山东吧,我们结婚,好好生活。」「如果真的那样,天天在一起,柴米油盐,鸡毛蒜皮,时间一长就过够了。」她边说边扑到我的怀里:「还是这样好,想在一起就在一起,再说我也不想和你的那个玲玲争风吃醋,我们姻缘已注定,这辈子我不会做你的妻子,只要你知道我爱你就够了。」我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疯狂的亲吻起来。有一次她告诉我说,「还记得有次我和你在校园的操场散步吗?」「哪次?」「就是那个女生屡次拒绝你追求,你很失落的那段时间。」大四那年我曾经疯狂的追以为英语系的女生,无论是送花还是写情书,她都无动于衷,屡次被拒绝,很是失败。现在想想那个女生也没什么好的,大学时所谓的爱和工作结婚所谓的爱是完全不同的,我想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么多高校情侣毕业后面临分手的原因吧。当我想起她提起的这件事时,我「呵呵」地傻笑起来。那天她看见我在图书馆精神低落,就收拾书包拉起我去操场散步去了。现在记不清当时都说些什么了,只能记得最后她突然抱住了我,那也是我生平第一次被突如其来的女生抱住。只记得她好像对我说:「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不就是一个女生嘛,好女生多了去了。何必这么低沉呢。」「我知道,可我就是无法释然。可能得不到的是最好的吧。」「其实,你是很优秀的男生。」她停下脚步,面对我说道。「你也是很优秀的女生啊。」「那让我做你女友呗。」「好啊。」有的时候话赶话,气氛会突然上来。她突然抱住了我,把头埋在我的胸前。我被这一举动吓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生平第一次突如其来。持续了十几分钟,我们都没说话,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当时,我对她只是同学、哥们、朋友的感觉,没有别的想法。或许我大学里所追求的爱情,与她无关的缘故吧。多亏了她的手机响了,她接完电话后说要回图书馆一趟,走之前还对我说:「想开点昂。」我记得一个人站在操场好久都一动不动。「你别傻笑啊,我跟你说,你知道那天你做什么了吗?」「你抱着我,我脑子里翻江倒海啊,一直在想要不要抱你亲你」我回答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她边说边吸吮我的鸡鸡道:「你可能忘记了,你知道嘛那天我感觉到你的鸡鸡勃起了,就顶在我这里,哈哈……」她拿着我的鸡巴顶在肚脐那继续说道:「当我感觉你的那个东西顶在我肚子上的时候,我是方寸大乱,大脑一片空白,就算你在操场把我强奸了,我也会迎合你的。」我汗颜……确实不知道这些。现在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定为和她之间关系,情人?爱人?或者,我是第三者?一切随他而去吧。她的名字有雯字,就姑且叫她雯儿吧。其实算起来她还比我大一岁。她说,她老公通过父亲的关系合作人做生意,常年在外,而她就承担起照顾公婆的责任。顺便提一下,她公公腿有弹片,阴天下雨就疼,无法下楼,而她婆婆则严重的半身不遂,好像是文革时害的。还有一点,她老公虽然曾是军人,却有点性无能,每次做爱她刚有感觉,她老公就泄了,每次都是草草了事,大概是常年当兵以及肥胖应酬的原因吧。可以说,她是无数寂寞女人所共有的寂寞。嫁入上海的这几年,她已经变身高贵,坦言举止间都是成熟妩媚女人的魅力。雯儿喜欢穿着黑色的衣服,连衣裙、丝袜、内裤、胸罩都是黑色。用她自己的话说,因为她害怕满满寂寞的黑夜。大概黑色着装的缘故,她的性慾越来越强烈。记得曾经在哪看过,爱穿黑色衣服的女人性慾强。闲话少说,继续我和雯儿的故事。自从在上海莫泰168那一夜之后,我们确实就不再联系了。回到山东我把她的所有信息都删除了,本打算把和她的事情埋在心底、从此再也不再触及。直到08年底。她的老家也是山东的,年底她带着老公回了趟娘家。那是08年年底,圣诞节前夕,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天。忙完公司的事情,同事三五成群邀请去酒吧消遣消遣,当我从出大门的时候,听到有人叫我,我真的不相信她竟然来找我。当时我还龌龊的以为她要来破坏我的生活。「怎么,不认识我了?」看到我呆在原地发愣,她先问道。那天她穿着黑色的毛绒外套,头戴时尚的棉帽,黑色的墨镜,虽然是棉裤,但丝毫不掩饰其高挑的身材和修长的大腿。「哥们,艳遇呢?」跟在我后面的同事揶揄道。「别扯淡,这是我姐。」冲着几个同事,我叫道:「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下,这是我表姐。」我担心他们捅到我女友那里,赶紧向同事撒谎。等同事们都离开后,我带着她来到了一家餐厅。在城市郊区的农家菜馆。「你怎么找到我了?」「你行啊,离开上海后就不再联系我了,啥时候结的婚我都不知道。其他同学都去了,就我没去,真不够意思。」「不是,我是担心……」「担心什么,难道我会去抢了你不成。」她生气的努着嘴:「不过,还是祝福你们幸福。来喝一杯。」这几年她跟着丈夫四处应酬,酒量见长了可不少。两年的相思,婚后的平淡,见面的惊喜等等等等,所有的平衡在那天在这些因素下全部崩溃。我们又回到了无话不谈的铁哥们时代。原来她老公在山东就呆了三天,年底生意上的事情比较多,匆匆先回了上海。她把老公送到青岛机场后,就来见我了。「你老公对你不好吗?」我问道。「没有什么好不好的,只不过勉强是一个家而已。我妹妹毕业后也留在了上海,我多少有个伴了。」「我真的没想到今天你能来找我。」「我实在是想你,忍不住,你不要怪我。」她端起酒杯:「或许你认为我是不要脸的女人吧。」「不,别这样说,其实我也每天都在想你。只不过没勇气去找你。怕破坏你们的家庭。」「切!」她不屑道:「谈不上什么破坏不破坏的,其实我嫁到他们家说白了就是为了照顾他爹妈,每天跟个保姆似的。」「那你们回来,他爹妈怎么办?」「她妹妹把老两口接走了。上海人跟咱们不一样,现在他们兄妹正在争父亲的房产呢。哪像我们山东,嫁出去的闺女是外人的,所有财产都由儿子继承。」「哦,那你什么时候回去。」「看看吧,我想在老家好好呆几天。自从结婚,第一次回娘家。」出门在外的人都是不容易的。饭后,我和她来到了如家快捷,一路上谁都没有提起两年前的销魂夜,我也没有和她继续这种关系的打算。到房间后,她就倒在床上。我帮她把鞋脱掉,用被子把她盖上。房间打开空调,还给她烧好开水。等把她安顿好之后,我准备离开:「好好休息吧,我要回去了。如果你明天还在这里,晚上我带你去吃海鲜。」说完我起身去开门离开。「你就这么走了?」「你就这么走了?」她猛地从床上爬起来,冲到我面前。一个脱掉外套、长发飘飘、身材凸凹的高贵淑女,醉眼拧松、双颊微红地站在我身前。「你真的要走?」「我……」我一时语塞。她猛地抱住我,在我脸上亲吻起来。「你个混蛋,快抱紧我!」她在我耳边嗔怒道。我的理智在她面前丧失殆尽,像野兽般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她躺在床上,摊开双手,微闭双眼,胸口一起一伏地等着我去解她的衣服。两年前的那个夜晚,她为我解衣宽带,而今天我要主动。我的双手微颤,满满脱掉她的衣物,从黑色毛衣、黑色内衣,一件一件,直到剩下最后三点。她温顺的配合着我。在脱的过程中,她也许感觉到了我的手在颤抖,而我也感觉到了她的紧张心。「快点,冷。」她催促道。我不再犹豫,迅速脱掉她最后的遮羞点和自己的衣服,钻进被窝。就这样我们激烈的热吻着,从额头都乳房,再到大腿,再到女人的含羞之处——阴户。她的身材保养的很好,皮肤光滑,即使躺下乳房也是高高隆起,她的阴户之处散发出清香,颜色微红。都说女人结婚后随着做爱次数的增多,阴户会发黑,而她的却如处子般微红。后来她告诉我,结婚两年来,她和老公的次数加起来也没有20次。我把她当做圣物,一点一点的亲吻和抚摸。足有三十分钟我们就这样抱着亲吻抚摸。她说:「你躺下吧,我来。」杨澜般的眼神看了我一下后,她的小嘴,犹如周迅的唇,在我身上亲吻起来。我就这样躺着,任由她摆布。突然鸡巴感觉一热,被她含入口中。那种冲击感让我差点忍不住大叫起来,超刺激!她把烧开的温水倒入口中满满吮吸我的鸡巴,然后再用凉水反覆如此。我不知道她从哪学的这些招数,让我全无招架之力。十分钟后,她说:「好了,你进来吧。」这时我才想起,没带避孕套。真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时,弦断了。我很抱歉的说,我出去买。她媚眼微张,用手指了指提包,说:「包里面好像有,快点。」那手里拎的包是LV的,不知道是不是她老公给她买的,又或者在是在上海的七浦路买的赝品。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我肯定当时我的手在发抖,有些事要像流水一样一帆风顺毫不拖延的做下去,一气呵成最好。中间只要中断一点,哪怕是10秒钟,等双方哪怕一方的理智稍微清醒点就干不成了,我想。她躺在床上,看了我半天似怒非怒道:「你怎么这么笨啊,来吧,别戴了。」当一位赤裸的周迅或者杨澜躺在床上对着男人这样说,谁能抵挡得了呢?我猛地跳上床把她抱起来,她的小腿很细很长,分开那双玉腿,扶着我的鸡巴就进去了,「噢卅卅」一声惨叫,「疼吗?」「没卅没卅事,我卅卅噢卅卅那个卅卅一进来就这样卅卅噢卅太刺激了卅卅卅。」她两颊绯红,紧闭双眼呻吟说道。藉着酒劲,我把她压在身下,她的双手紧紧勾住我的肩膀,随着我有条不紊的节奏,她的指甲也附和着深入我的肩胛肉里。「快卅卅快点卅卅噢卅卅」她命令似的口吻。我加快了速度,酒店的床很软,弹力十足,随着我们的运动一上一下。「天哪,好舒服卅卅」「要疼的话就告诉我」我担心她疼。「嗯卅卅啊卅卅噢,再快点,用力。」就这样我们边亲吻边做爱,她有着绝佳的樱桃小口,舌头很尖,我们舌吻在一起,舌尖交织在一点。「停下卅卅啊卅卅停下卅卅卅,受不了了,啊卅卅卅」她的手指甲紧紧掐着我的肩膀,脸蛋扭曲着叫到,眼角分明留下泪珠。我拔了出来,白色的液体浸湿了床单。「你没吃药吧?」「没啊,可能是喝酒的缘故。」「等一下,我趴着。」她翻身趴了下去,两只雪白浑圆的屁股对准了我。看着他那由于兴奋而还在一张一合的阴道口,于是我便扶着鸡巴,对准阴道口一插到底。在最后的冲刺阶段,随着她高昂的吼叫声,我将鸡巴拔出来射在了她的屁股上。完事后,她还是跪趴着久久不愿起来。「你先回去吧,我想休息会。」过了好久,她重说说道。「注意别着凉,我走了。」我知道激情过后,两人是不好面对的,所以只好选择离开。在我回家的车上,她发了条短信给我,「为什么没射进去?」我给她回了短信,「因为我不想伤害你」。10分钟后,她打来了电话,就三个字,然后又挂掉了。那三个字,我铭记终生。--「我爱你!」第二天她就回去了,让我有时间去上海找她,带着女友一起,我答应了。但我肯定不会带女友去的。她回去后,大概一个月我们都没联系,但我一直想着她,可以说这次的见面是我们关系的彻底爆发,如果不联系就好了,也不会发生后来的那么多事情。(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