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这篇文是咱和永夜者dalao一起想了个梗,准备拿来投矽统重口征文赏的——永夜者,就是那个写旅程的重点、食蜂操祈的最期、冷石镇守护者、龙裔简餐的dalao。

  见鬼,我都说好了要金盆洗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结果,结果dalao发了一个梗……咱……咱他。妈这手就忍不住了,就忍不住了啊!!!!

  这篇文章其实更倾向于一篇实验性质的文——用来讨论秀色。

  太多人将秀色纯粹当做极端的小黄文的一种,但是这实在是大错特错。
  人对于食物,对于烹饪的追求,贯穿种族延续的始终,从一开始的刀耕火种时代,到现在信息化,全自动烹调……我们对于美食的追求永无止境。

  作为一个生活在,哪怕在天朝,都算食谱广泛的省份的人,咱在某一天,和家长一起去吃某些灰色地带的食物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人类不是食材?

  应该说,除了人类,我们似乎没有什么不能当做食材了。

  但是为什么不能是人类?

  我们在屠戮猪羊牛鱼的时候,我们当然没有在意过他们的挣扎,他们的反应。
  但是为什么我们在发现人类,哪怕最轻微的伤害,都要给予他们相对极大的惩戒,以杜绝这种行为的发生?

  当今地球,人类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突破六十五亿人之后,我们已经是除了诸如蚂蚁之类的生物群体之外,在地球上数一数二的大种群了。

  翻开历史书,历史在「吃人」。

  翻开历史书,人们在吃人。

  只要我们这样继续下去,今天我们保护的这种戒条,那种戒条,迟早都是要完蛋的。

  那个时候……

  看看周围吧,你身边不都是食材吗?

  活生生的食材。

  我想,与其在到时候痛哭流涕,与其在毁灭前绝望哀嚎……

  我们有可能改变自己吗?

  抖M在当今社会已经不奇怪,有自虐倾向的人已经司空见惯。

  那么,死亡呢?

  若有人能够从如此的「死亡」中获得快慰……

  那么,我,有没有可能,用自己贫乏的笔力……

  来预绘出她们的世界呢?

  本文为FO4背景,文中的女主为永夜者dalao提供的角色,豪威尔是咱原创的,在文中一闪而过的凯瑟琳·安德森……看过《花开美利坚》的都知道这是在neta谁了。

            ——————————

  「见鬼,见鬼……」

  柳月绫不得不不断地揉着眼睛,才得以跌跌撞撞地看清前面的路,走进忙的热火朝天的厨房。

  粘稠腥臭的液体糊了她完完整整的一身,用来作为上场包装的白色丝带早就无影无踪,从被变种人撑烂的括约肌里涌出的浊液将她走过的地面都糊出一条白色长滩。

  果然在还需要行动的时候,不能随便用眼珠玩啊……这样路都看不清了……
  一边给自己定下一个肯定无法在极度的刺激中回想起的提醒,柳月绫总算找到了主厨。

  「豪威尔!呕……噗,豪威尔!」

  刚想喊一声,从食道里翻涌而上的浊液就将她的声音变成了粘稠的喉头腻声。
  但是幸好,从追猎者改良而来的主厨豪威尔还是通过其灵敏的声音捕捉系统发现了柳月绫的声音。

  「啊,柳月绫女士,您总算回来了,现在我们遇到了一个麻烦。」

  不知道是不是地下那群还是不愿意上来透透气的死宅们的恶趣味,虽然已经拥有了足够完整的音源,但是追猎者们——不论什么改型,语音语调都被设置成了一模一样。

  这让柳月绫根本没办法从声音上分辨出到底回应自己的是谁——好吧,考虑到现在耳道里也被白。浊填塞到还在外溢,也不能太过指望此时的听觉。

  「有话快说,我还赶着去洗澡呢!」

  不得不在一张配料桌旁靠着,以维持自己的平衡,柳月绫没好气地说道。
  怪不得她,刚刚在大厅里被锁在流动餐车上,一边依靠自己提臀的力气来驱动餐车,通过腔肉的不同收缩方向来控制方向,将各色菜肴递上餐桌——顺带被每一张桌子的食客们亵玩到单桌时间极限,一边还要保持着腹内沉重的菜肴的形状不被破坏……一个晚上下来,就算有多年邮差工作练出来的躯体打底,她也实在是累坏了。

  「我认为,您可能很难去洗澡了。」

  明明声音还是那样古井无波,名为豪威尔的特装追猎者却非常人性化地耸耸肩。

  「原本作为今天晚上压轴王牌肉女的凯瑟琳·安德森女士因为紧急事项而离开了,现在我们急需您来顶替她的位置——时间非常紧急,我们必须现在就开始工序。」

  「哈?!那个老女人……那个老女表子能有什么事要忙?难道今晚又有哪位老主顾要宅急送了?!」

  还没缓过气,柳月绫就被豪威尔一把抱起,用公主抱的姿势,抱向处理间。
  没打算反抗,也没力气反抗,柳月绫哼唧了两声,也只好接受了今晚上突然增加的额外任务。这也让她不由得气冲冲地问起另外一位与自己一样的老板娘的去向。

  「根据『老主顾』释义,我认为,是的。罗尼·肖女士在十分钟前向凯瑟琳·安德森女士发送了一份紧急全体外卖请求——当时,我正准备将最后一个装饰的葡萄放入凯瑟琳·安德森女士的肚脐——但是被打断了。这让我的工作幸福度下降了3% ——根据自我调整系统建议,我……」

  「好了,闭嘴,豪威尔,我们给你设计这么高的智能可不是让你耍嘴皮子的。」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柳月绫将脖颈彻底放松,让自己被粘液粘成一缕缕的白色短发更加垂向地面,将自己纤细的脖颈向上彻底暴露出来——卡在喉咙里的一定是变种人们的分泌物,只有他们才会射出这种简直凝结成块的体液。

  「好吧,我都不用你来向我通报细节了,肯定是罗尼那边又被找麻烦了吧?而且我敢保证,普雷斯顿那正义感爆棚的蠢货肯定又因为身在援助某个定居点的路上,而无法赶回——于是他们果断找到了我们,要我们来给他们义勇军来擦这个屁股——哼,还什么人人为我我为人人,遇到事情就找我们,这算什么本事……」

  咳出好几口粘稠到仿佛变成半固态的白。浊之后,柳月绫总算恢复了正常说话的能力——刚刚恢复说话能力,她对义勇军的不满就好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喷薄而出。

  「好吧好吧,柳月绫女士,让我们先将不满意的事情放一边。我需要您在接下来的烹饪中保持愉快轻松的心情,以提高您的肉质——为什么不想想接下来的烹饪呢?就当是一天辛勤工作后的一场按摩,舒适美好,足以让您忘记一切不快与不满……」

  将柳月绫放在专属于自己的料理桌上,豪威尔一边试图用语言安抚虽然在行动上配合无比,却在心态上还没调整过来的少女。

  虽然同样身为美鲜餐厅的老板娘兼当红头牌,但是柳月绫与凯瑟琳·安德森却并在肉质上完全不同。

  凯瑟琳——身为被从战前一直冰鲜到现在的「老冰棍」,她身上那「曾经的味道」是让无数理性尸鬼愿以一切作为交换的恩赐,她丰腴滑嫩,胖瘦有致的躯体也是她最大的吸引力来源。减肥已经是一个仅存于历史上的词汇,在这个就差回到茹毛饮血的黑暗时代里,那肥嫩多汁的大腿,外酥里嫩的肉块,和一叉下去,油脂吱吱地往外冒的山峰,才是让无数人为之惊叹的资本——到底要多少精致的食物,多少充盈的营养,多少富足的保养,才能造出这么一位魔鬼般诱人的柔腻如水的女体!

  相比之下,柳月绫……据她所说,长年的邮差跑腿,让她练就了如今的一副健美的身材。她的肉。感更加具有嚼劲,结实,有弹力,能被扯出两三倍的长度仍然藕断丝连。她的山峰,虽然比不上凯瑟琳那震撼人心的丰腴,却也有着别具一格的弹力与充足分量下的紧致——就更别说独具一格的腹肌与腿肌——相比之下,柳月绫其实更加受变种人与理性死亡爪的欢迎——烤成脆骨,那结实的肌肉与酥脆的骨骼,往往让吃惯了硬邦邦的冷食的变种人、死亡爪们赞不绝口——然后成为学院心甘情愿的实验体与苦力们。

  一边聊着两人不同的肉质,豪威尔一边配合上被输入记忆体里的按摩手法,老练地将台上已经开始发情的女体调整到最适宜的肌肉状态。

  虽然已经再度开始媚吟,虽然几乎被捅烂的三个小孔又开始涌出带着诱人媚香的透明体液,虽然她的乳腺似乎仍然充沛……但是她毕竟已经被用了一个晚上,肌肉里积累的乳酸毕竟不可能这么快被代谢,而依然积攒在女体各处,难以在短时间内洗净的各色白稠也实在是个大/ 麻烦……

  学院引以为豪的情感思维系统在此时帮了豪威尔一个大忙,在柳月绫断断续续的慵懒吟唱里,他很快想到了该怎样重新做出一份不负自己主厨威名的压轴菜。
  将两个真空罩罩上被扩开,但依然粉嫩的车头灯,豪威尔打开开关,然后将四根电击针刺入柳月绫两肋中间偏下的位置——那是乳腺所在处。

  连上自己左手手背提供的输电口,豪威尔继续手头的工作。

  而柳月绫的吟唱却在下一刻变成了从喉咙里咳出的岔气声——几乎与之同时的,是迅速将两个透明真空罩染白的飞溅乳液。

  好吧,有点猛,但是毕竟时间不够,而这道菜对于乳液的还不少。

  豪威尔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情感思维系统居然传出一个被标记为「抱歉」的信号——但是,抱歉,行动系统里似乎没有对应的动作反应预设……

  没有管那些,豪威尔将几个安插在料理台旁的喷嘴拉起,握住喷嘴,将需要的液体类型传给输液台。

  没办法,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被喷出肉杵的液体估计是挖不干净了,这样想来,还不如反其道而行之,将乳酸菌、酸甜酱、和更多的同样液体灌进去……
  豪威尔将三个喷嘴安插。进还在伴随电击是不是挺动一下的女体下方,然后用一个腰带将三个喷嘴锁死——接下来女体腔内的水压可能会很高,需要先做好准备。

  当然,灌注的液体不能只停留在对应的器官里——那样毫无意义。

  右手附上女体已经开始逐渐变硬的鼓起倒三角,豪威尔用掌心的多用途探头扫描了一下,然后切换了探头功能。

  「啪」

  只是在倒三角上轻轻拍下的动作,却激起柳月绫的剧烈动作——她健美纤细的腰肢猛地反弓起来,在啊啊哦哦的不明叫声里,她的四肢都开始胡乱挣动起来。
  超声波作为一种武器,在调低了输出功率后,当然也能将三个容液器官的器官壁打成一圈漏网,这样,各色液体才能从器官里溢出,逐渐填满女体腹腔的每一寸空间,将五脏六腑全数包裹,将腹腔变成一锅浓汤的预备料。

  只是这穿刺,破碎的感觉,就实在是美妙到难以形容了。

  液体再度从柳月绫的眼眶里溢出,这次不是粘稠的浊液,而是清亮的泪水——不过再参考一下她咧开的嘴角,上翻的眼白,这显然不是因为痛苦导致的。
  「好吧,柳月绫小姐,现在我需要取下您的四肢了,接下来一段时间您可能会失去行动力。我需要向您确认一下,您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右手食指弹出的高能激光刀已经准备就绪,红色的激光束已经贴上了柳月绫的右腿根部。

  豪威尔例行公事地问道。

  「根据常识推定,我认为您用沉默表达了交代结束。那么,您需要麻醉吗?」
  柳月绫上翻的白眼依然没有回来,卡在喉咙里,变得模糊不清的叫喊声也没传达出任何实质含义。

  「根据常识推定,我认为您不需要麻醉。那么,开始切割。」

  「咕噢噢噢噢噢噢!!!!!!!————————」

  真是奇妙,常人若在大腿根部遭到被切割的痛苦,此时应该已经像一只青蛙一样一蹦三尺高。

  但是柳月绫在剧烈的刺激下,反而更加瘫软。她的四肢原本还在下身的刺激下不断扭动,踢蹬,现在却好像断了电一样,瘫在一边,任由采摘。

  激光刀切割人体无异于银刀切奶油,一刀两断,工整齐缝。

  豪威尔在切下柳月绫右腿后,立即将一块与断面等大的椭圆薄膜贴上创口。
  理论上,在可怖的麻痒感中,这块生态薄膜会迅速消解掉高温造成烧焦血肉,让薄膜下的血肉保持鲜嫩甜美,一面破坏肉。感——实际上也很有用,光看在浅蓝色薄膜下,被不断消融的红黑色斑点,就能明白了。

  用同样的方法取下四条长短粗细成两对的肢体,看了看舌头外翻,只剩眼白在眼眶里,眼泪鼻涕在被浊液糊满的脸上拉出四条痕迹,时不时从微弱的呼吸声中传来几声无意义的嗫嚅的柳月绫,豪威尔在情感系统的带动下,自己也不明白地摇了摇头,开始处理其手头上的四肢。

  对柳月绫腹腔的灌浆需要一点时间,一方面,太过强的水压会撕烂点状的伤口,造成变味,另外,浆液从下面逐渐充盈整个腹腔,也需要一点时间——十五分钟,这是豪威尔给自己标记的提醒时间。

  右手尾指下方弹出一块拼接而出的斩骨刀,豪威尔豪迈地将两条纤腿从膝盖和脚踝处斩断,将两条手臂从手肘和手腕处斩断。

  柔嫩灵活的双手和双足是要单独拿出来做成特别菜式的,而手臂和腿……
  收起斩骨刀,豪威尔转而从十指指尖弹出十把小巧玲珑的削肉刀。

  仿佛另一个世界里,因为双手都化作剪刀,连拥抱都做不到的可怜男孩一样,豪威尔蒙着人造皮膜的精密双手平稳地拂过两根结实的大腿。

  飞舞的十指下,形状不同但大小相似的一块块带血肉块迅速被刨出,每一块都被蒙上了一层透明的薄膜,因此没有半点血液溅出。

  被刨掉是主要的肌肉群,而连在骨骼上的里肉和经络们,豪威尔选择将它们用薄膜与骨头封在一起——这可是高汤的重要成分。

  用同样的手法处理掉小腿、手臂后,豪威尔形象地吹了一声口哨,然后将累积成一个小肉山的肉块们放进一个大盆子里。

  芡粉、面粉、酸甜酱、蛋糊……各色配料被逐渐倒进盆子里,然后在豪威尔灵巧双手的揉搓下逐渐裹上每一个肉块的薄膜。

  将已经由于蛋糊的颜色而裹上一层黄衣的肉块们放在一旁,让它们稍微入味一点,豪威尔打量了一下一旁的,只能被叫做柳月绫的主要躯干的女体。

  她的腹部已经鼓胀到如六月怀胎般大小——明显的鼓起,但是还不至于太大。
  从被压迫的肠胃反冲上去的气体让她不断地在呛声中打嗝,她的躯体也时不时随之颤动一下。

  眼睛已经慵懒地闭上了,但嘴角欢愉的笑容却无法掩饰。

  就更别说已经红透的独特尖耳了。

  手掌和足部的处理说容易很容易,说难也比较难。

  这两个部位,对于通常人来说,都是皮肤最为坚实的部分——至少是之一。
  覆盖在手掌、手指内侧的手茧,脚底板厚厚的一层皮……

  凯瑟琳的手掌和脚掌,是那种虽然纤长,却仍然肉。感十足的类型——那是通过大量牺牲皮肤厚度,在吹弹可破,几乎随手就可以磨破的肌肤下隐藏的美妙。
  而现在处理的柳月绫的双手双足,正如她整体的肉质一样,更加富有嚼劲,肉质也更加坚韧。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柳月绫的肌肤就老而难吃。

  拔出两对细小许多的插管,调整好即将涌出的配料类型——一种棕色的香甜酱料。豪威尔将这两对插管摸索着插。进脚踝创口处蒙着蓝色薄膜的动脉静脉创口。

  然后再用双手同样沾上同类酱汁,豪威尔仿佛在揉捏一团陶泥的雕塑家一样,认真,仔细,像艺术创作一般将这两团肉块揉来搓去。

  经过地下的死宅科学家们无数遍实验,最终计算得出的最佳按摩过程,能确保酱汁最终能顺着毛细血管,充盈到这双美足的每一寸血肉里。

  而拥有在追猎者中都堪称顶级的精准行动系统的豪威尔,则能在最大程度,将这套理论动作体系做出来。

  双足过后,是如法炮制的双手。

  原本坚硬的指甲会在这种酱汁的浸泡渗透下逐渐软化,最后变成一层富有弹性的透明软膜,而各个关节,则会成为最具有嚼劲的部分——但是,每一次嚼动,都能获得从里面不断溢出,仿佛源源不尽的汁液。

  拿出两个洁白的陶瓷餐盘,用荷叶、胡萝卜片,西兰花做好点缀,豪威尔将已经泛着棕色油光的柳月绫的双手双足仔细地摆放好,随后两个碟子举起。
  从天花板垂下的吊臂会平稳地将这两个碟子送进热气腾腾的蒸笼,在大火蒸腾下,将它们变成晶莹剔透的「凤爪」

  恰到好处地,干呕的声音也开始从柳月绫泛着唾液的嘴里溢出。

  应该推进到食道了。

  适时关上喷嘴,豪威尔从料理台下方拿出一根已经事先削好,削成一根超过二十厘米长,四厘米粗的肉杵模样的白萝卜。

  「请张嘴,柳月绫小姐。」

  微笑着将白色晶莹的蘑菇头顶在柳月绫半张的嘴前,豪威尔说道。

  天知道柳月绫还能不能听到豪威尔的说话,天知道柳月绫可能已经被极度刺激烧坏的大脑还有没有足够的灰质来作出反应——但是这都不重要,身为最顶级的肉女,这样的行为根本不需要大脑。

  也许,就算用一发点五零英寸的子弹将她的大脑开瓢,只要她的的嘴还在,只要这熟悉的外形、粗细还在……

  这张嘴就一定会再度在欢愉中张开,欢迎新的访客前来探索自己更深处的蠕动吧。

  豪威尔甚至根本不需要用力。

  如此庞大、狰狞的白萝卜,就这样一寸寸地,被柳月绫自己的嘴与喉咙的肌肉,缓缓地吞到了底。

  明明脖颈处都被顶起了一块长条状凹凸不平的隆起,但是她喉咙的肌肉真的就这样一寸寸地,完全不靠外力地,将这根棒子吞到了底。

  这可不是一般的底。

  而是能让那性感的两片红唇再度合拢,让两排仍然粘着点点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残渣的洁白牙齿再度合拢的底。

  「乖孩子。」

  在被撑得鼓起来的右脸颊上宠溺地拍拍,以示奖励,豪威尔将双手抚上已经如十月怀胎般巨大,是不是发出黏稠的「咕啾」声的,静脉毕显的肚皮。

  原本小巧可爱的肚脐已经被顶了起来,露出褶皱的里面——原本干净的内里也同样被特殊爱好的食客们用液体污染。

  但是这还不够。

  在肚皮上逐渐施力。

  拍打、按压、震动、抚摸……

  在一声声逐渐因为空气耗尽而低落下去的少女呜咽声中,豪威尔用自己独特的扫描配置和动作技巧,最后确保这鼓起的腹腔里,每一个器官都已经被包裹在浆液里。

  确认后,豪威尔满意地拍了拍少女的肚皮,发出一阵沉闷结实的声音。
  一个类似烤箱,但是体积要大一点,门上还有一个圆形开口的器械被搬上料理台。

  豪威尔看到柳月绫原本享受地半闭着的双眼在看到这个器械后,在惊喜与恐惧的矛盾中猛地睁大,然后在再度翻白中逐渐合上——她肯定又泄了一次。
  接下来是一个需要力气的时刻。

  豪威尔拿出三根看起来与伪阳杵没有区别——虽然在大小上远胜之的金属长棍。

  首先,是最上面的喷嘴。

  左手拔出,右手在高压液体还没来得及喷出之前,猛地将长棍捅进!

  「咕——」

  没有任何发声可能,但是来自柳月绫喉咙里的声音,还是反映出这具女体在此时受到的刺激。

  氧气正在逐渐耗尽,但是她的反应仍然敏感而细致。

  别忘了,无论如何,这具只剩躯体的女体仍然是那个曾经纵横废土的无名邮差。

  接下来中间的,和最下面的。

  缓缓蠕动着的腰肢已经是这具女体现在能作出的最大反应,但是从她脸上一塌糊涂的表情来看,柳月绫此时当然是无比欢愉的。

  打开烤箱门,里面是三个类似传动轴的金属长棍,豪威尔稍微调整了一下,将三根长棍捅进了刚才塞入女体里的三根金属棍中央的留空。

  顺便带起又一轮微不可闻的呼喊。

  关上门,开口刚好能让柳月绫的头部留出。

  调整收紧环,再套上隔热环。

  确认已经密封好,豪威尔打开烤箱旁边的开关,将温度调为500°,将两个倒计时,分别设计为四十分钟和一个小时。

  伴随着散热系统工作的轻微嗡嗡声,豪威尔将料理台的一侧桌板打开,竖起,然后插。进桌边的插槽里。

  露出来的是一个有着四个火口的灶台。

  天花板上也适时降下一个抽风机。

  「好啦,为了避免您感到无聊,我特地为您准备了这个特等席,来专门观摩我炒肉的表演——平常这可是要拿到前台去表演的把戏,不过,现在为了赶时间,就没办法用那么花哨的技巧了——好吧,这个时候我应该说,抱歉?」

  一边念叨着,豪威尔一边升火。

  弹出的储料槽里,是之前烹饪凯瑟琳留下的肥肉块——用山峰和臀峰榨出的油脂,有着特别的香味和口感,只要吃过一次这种油做出来的,不论荤素菜,食客们都绝不会忘记这份升天的口感——正如现在在油锅里泛着点点金光的油一样。
  伴随着逐渐消去的榨油「吱吱声」,豪威尔将已经榨干的白色油渣夹起,放在桌旁的备料碗里——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小菜,甚至它只属于学院内特供的菜肴之一,根本不会在外面销售——餐厅里,也只有在重大日子时才能见到——以一个难以想象但是被疯狂追捧的高价。

  接下来是已经入味了的小肉块,伴随着突然响亮的油爆声,它们开始在油锅里被铲子带动着,不断跃动起来。

  「啊啊,看来您也闻到了,相当美味的气息,不是吗?」

  转过头,看到柳月绫同样被香气陶醉的表情,豪威尔根据感情系统的指令,露出了一个笑容。

  「没有被代谢掉的乳酸在此时反而成为了让肉质变得酸甜而富有弹性的关键要素,配合上裹在外面的裹料,与我特地保留的,逐渐化作半固态的血液——这种小肉块特别可口,一口一个,咬开外面酥脆的包装后,里面便是瞬间溢出的酸甜汁料!」

  一边奋力翻炒着,豪威尔一边介绍着。

  「这是那位在核潜艇上的中国艇长在与我们交流中传授的一项料理技巧,据说,在中国,这被叫做『糖醋里脊』——而且是那位艇长在长生的无聊中改造后的配方。」

  没有花哨的技巧,在豪威尔扎实的翻动下,肉块们迅速变得金黄,变得酥脆。
  看到肉块表面开始变脆后,豪威尔立即拿出一个金属漏网,将肉块捞起来,然后将锅里剩下的美人油倒出大部分备用。

  接下来,把已经由备料车间切好的红绿辣椒丝、蒜末再入锅,用剩余的油爆香。

  最后肉块回锅,翻炒片刻。

  长出了一口气,仿佛刚才的翻炒真的让豪威尔累到了——让一个专门强化过的烹饪特型追猎者累到。

  「来,闻闻这个味道,如何?」

  用夹子夹起一块金黄色泛着油光的肉块,豪威尔将肉块送到柳月绫的琼鼻下。
  然后满意地看到柳月绫拼命的点头——力气的缺失,她连点头都只剩微微的上下摆动了。

  「那给您留一小份作为夜宵吧,也作为让您忙了一天还要做肉女的赔礼。」
  善解人意地铲出一小碗肉块,放进保鲜盒里,封装好。

  豪威尔将剩余的肉块铲到十个小碗里。

  抹去碗边的油渍,撒上一点白芝麻作为点缀。

  这十个碗将立即被竞拍,随后送到拍得的餐桌上。

  这类极品菜肴已经无法用瓶盖衡量,食客们必须提供比其他人更具「价值」的物品或者消息,才能拍下那小小的,碗里可能只有十五块到二十块肉的小碗。
  「好啦,蒸凤爪应该也好了,我得出去介绍这两道菜了。等会大厅见,亲爱的柳月绫小姐。感谢今晚您的配合。」

  将小碗蒙上保鲜膜,豪威尔将它们放在一个银色长方托盘里。

  然后微笑着与双眼逐渐朦胧的柳月绫告别。

  火焰熄灭,柳月绫的眼睛也确实愈发干涸了。

  但是还不能完全放弃。

  温暖从身体里传来,逐渐蒸干颅内。

  但是还不能放弃。

  因为还有最后的快美……

  柳月绫奋力挣扎着,挣扎着。

  时间感已经消失。

  温暖正在逐渐包裹自己的大脑。

  喉咙里的白萝卜都在逐渐软化。

  但是还不能……

  直到那一声清脆的「叮」响起。

  啊……终于到了……

  柳月绫欣慰地,无声地叹息着。

  三根金属棒在烤箱下方的马达带动下旋转起来。

  离心力让三根金属棒的外壳逐渐打开。

  那是一朵银色的花。

  一朵银色的,由刀片组成的,盛开绽放的花。

  膀胱、宫房、直肠在一瞬间被切成肉糜。

  伴随着重力而下的,是肠道与脾脏。

  一点点,一点点……

  被切开,撕裂,粉碎,毁灭……

  挣扎着活过了高温的神经末梢终于求得了自己的终末。

  仿佛完成任务的战士一般。

  他们欣慰地传达出了这一具身体有生以来最激烈,最快慰的生物电信号。
  然后一跃而下,在银色绚烂的花朵中安眠。

  真可惜不能发声啊……如果能开口的话,此时自己一定在歌唱吧。

  柳月绫抖动着眼白,脖颈爆发出最后的力气,疯狂地颤动着。

  欢愉地歌唱,快慰地歌唱,兴奋、刺激、心满意足地歌唱。

  歌唱此生无悔,歌唱此身无憾……

  在随重力而下的物什被彻底分解后,伴随着金属杆的推进,银色花朵逐渐逼近了胸膈膜。

  随后是仿佛破处一般的刺痛与极度快感。

  花朵很好地控制了自己,既没有划破表皮,也没有在脊椎和肋骨上划出哪怕一丝伤痕。

  但是还在微微收缩舒张的肺叶已经化作了碎末。

  马上,马上就是最后的……

  就是最后的!!!

  啊,心……

  心……

  好像沉甸甸的水球破裂的声音。

  柳月绫最后的主动摆动也停止了。

  这具曾经纵横联邦的传奇邮差。

  终于,在幸福与满足中化作了曼妙表皮之下的肉糜。

  ………………

  「女士们先生们,现在,请允许我介绍今晚真正的压轴菜。」

  「由本餐厅头牌,柳月绫小姐,与我,美鲜餐厅首席主厨,豪威尔为大家奉上的——」

  「白灼肉糜汤」

  「汤是由柳月绫小姐的肢骨与躯体作为主料,配上各色补品熬制而成补汤——我敢向诸位打赌,一升这样的汤,一个星期内,您的精力都永不会有耗尽的时刻——绝无后遗症!」

  「而真正的精华,则还在柳月绫小姐的体内。」

  白色的骨瓷汤勺舀起一勺粘稠的红白稠浆。

  「这是,纵横联邦的传奇——柳月绫小姐的人生精华。」

  「柳月绫小姐的每一寸肉腔,都在搅拌与熬制中将自己的精华渗进了这捧肉糜里,我们还特别选取了各个联邦种族里最为强大的个体的精华作为辅料,用来加强它的效力。」

  「请务必小心食用——它蕴含的能量实在太过强大,我们已经有一位试吃员为此付出了大脑爆裂的代价。根据我们的估测,一勺,不,不是我手上这个汤勺,而是诸位碗里的小勺的分量,就足以让一只传奇死亡爪保持一个月的高强度战斗——就更别说诸如重振雄风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

  「带上一小碗这样的肉糜——也许随着时间的变化,她的效力会有所减弱,但是在学院专门研制的保鲜器保护下,它至少能储备两年。您可以毫无顾忌地横穿整片废土,就算是从这里前往落基山脉的兄弟会总部,也完全不是问题!」
  「而至于她的味道……」

  「女士们先生们,我想,不论尸鬼还是死亡爪们……你们都肯定能为她作证……」

  「是的,是的!别说了,豪威尔先生!我们赶紧开始拍卖!拍卖吧!!」
  「吼!!!!————」

  「哈哈,这倒是,是我拖沓了。」

  安详的笑颜上,被倒置于大瓦罐里,下面被打开,用来舀出肉糜。

  伴随着一声比一声激烈的叫价,少女安逸地进入沉眠。

  PS:柳月绫的人设图:
附件
 图片.jpg (128.32 KB)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