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冷言冷语
 
  小雷从后院的卫生间出来,想想还后怕了起来,要是刚才被大哥当场抓住, 那就完蛋了,毁了大哥与大嫂的婚姻还不说,自己也会毁掉的,幸好没有出事, 只是虚惊一场。看来以后自己真的不能再任性了。突然想起来还没有问婷婷妈妈 今天上那去了,刚才在卫生间里竟然与大嫂搞忘记了这事。
 
  在厅堂里等了一会儿,就见大嫂从后院来到厅堂,她见小雷还在厅堂里,那 漂亮的脸蛋不由自主的红了一下,刚才在卫生间里虽然搞的使她很舒爽,也达到 小刚从来没有给过她这样的高潮与满足,但还是给吓得半死,要不是自己随机应 变能力强,要不是小刚太老实,就会大事情的。
 
  「大嫂!」小雷见婷婷来了,就叫了一声。
 
  「嗯?」此时的婷婷倒是不怕小雷还要对她做什么,因为她知道小刚在房子 里,厅堂里的说话声音房间里面都是听得到的。所以她现在就是羞涩,青秀的粉 脸一红,就应了一声。
 
  「大嫂,我妈今天去那了呢?」小雷问。
 
  「妈说是去与张兵拍结婚照去了……」婷婷边说边往她自己的房间里走去, 高潮后的她已经完全恢复了理智,身上的欲望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想起刚才与小 雷在卫生间里的疯狂做爱与惊险的一幕,她见到小雷还是觉得又羞涩又尴尬,所 以也不敢正视小雷,边说边只管进了她的房间。主要还是怕见到小雷。
 
  「哦」小雷应了一声后,整个心瞬时就揪了起来,一股醋意莫名的从心灵深 处涌了上来,脑子里控制不住的联想起此时的妈妈胡秀英正穿着婚纱与张兵亲密 的在拍结婚照。
 
  小雷心里面难受啊,边想边走出了厅堂,虽然与大嫂婷婷刚刚在卫生间里搞 了一次,但是他此时想起妈妈胡秀英,裤裆里面的玩意儿竟然又有点反应了。 
  出了院子的大门,突见对面开小食品店的李元宝在向招手。
 
  「小李叔,什么事呀?」小雷来到他的食品店里面,站在柜台前面问他。 
  「小雷,告诉你一个天大的新闻……」李元宝一见小雷来了,那无比丑陋的 脸上显露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轻声的对他说。
 
  「什么事?还天大的新闻呢?」小雷听了也有了好奇心,因为李元宝是开食 品店的,村里的那一户人家有什么风吹草动,他准是第一个知道的。
 
  只见李元宝那丑陋的头颅向外面瞧了一下,好像确的没有人以后,才压底声 音对小雷说:「小雷,真是天大的事啊,听说咱们村出纳孙月清的那傲慢的宝贝 女儿玉姗要嫁给咱村长了……」
 
  「别瞎说……」这事对小雷来说可不是什么天大的新闻了,因为他还是第一 个知道村长与李玉姗的事呢,但是他想不明白李元宝怎么也会知道此事呢?就瞪 了他一眼说。
 
  「小雷,我可没有瞎说呢,这事咱村里的人几乎都知道了呢……」李元宝那 丑陋的脸面一拉,显露无比严肃的表情很肯定对小雷说。
 
  「那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小雷还是有点惊讶,村长与玉姗的事不是与周慧 芳说好了要保密的吗,怎么会泄露出去了呢?
 
  嘿嘿……你知道的事还少着呢,我与你那娴熟漂亮的妈妈都有亲密的关系呢, 还有那村里最高傲又漂亮的孙月清也给俺睡过几次了呢,李元宝心里面暗暗的嘲 笑着小雷,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他与胡秀英还有孙月清的事只能深深的隐 藏在心里面,绝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万一让别人知道了,他只有坏处而没有一点 点好处的,因为她们只要咬住他是瞎说的,别人根本就不会相信他的,因为她们 长得实在是太娴熟漂亮了了,而他的长相,谁会相信他的话呢,别人只会说他赖 蛤蟆想吃天鹅肉,异想天开罢了。所以他只能把这样的秘密放在心里了。 
  「谁叫你这几连个人影都见不着呢?村里可传疯了呢……」李元宝两只小眼 睛瞪了小雷一眼说。
 
  这事到底是谁传出的?小雷纳闷了,反正今天妈妈又去与张兵拍结婚照去了, 也没什么事,到不如去周慧芳家问个明白。
 
  想到这里,小雷就他小李叔告辞,出了食品店,就往周慧芳家走去,心里面 瞬时就冲动了起来,好久没有与周慧芳温存了,呆会让她好好爽爽……小雷怀着 冲动与兴奋的心情来到周慧芳的家,见院门是开着的,但是他却突然止住了脚步 不敢进入,因为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妹妹小彩也在周慧芳家,要是她问自己为什 么来周慧芳家,那我该怎么说呢?
 
  此时的小雷站在周慧芳的院子门口正犹豫不决的时候,突见院子里面传出周 慧芳的声音:「小雷,你站在院门口干啥呢?」
 
  「伯母,你在家啊?」小雷见周慧芳正从她的厅堂里面出来,在院子里叫他, 就只好硬着头皮进入了院子中,但是心里面却有点害怕,两只眼睛不时的往她的 厅堂里面瞧,他怕小彩这个丫头会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啊哟,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周慧芳见小雷进入了院子里面,就笑着对 他说,她的模样不管是从表情上还是语气上,稍微明白一点的人都听感觉得到她 是在讽刺着小雷。
 
  小雷听了脸上一热,他当然知道周慧芳为什么要讽刺他的,是因为自己都答 应过她,以后会经常来看她的,但是自己好久都没有来看过她了,她这一定是在 生气与吃醋呢。
 
  「伯母……」小雷突然来到她的身边轻轻的喊了一声,两只眼睛还是往厅堂 的方向瞧去。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伯母呀?」周慧芳可能给阿成湿润过了以后,对小雷有 点死心了,反正靠这个小家伙是靠不住的,每当想他的时候,他不来看望自己一 眼,不想他的时候,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所以说话都带着讽刺的语气。 
  「伯母,你说话能不能低点呀?」小雷见她说话很大声,好像自己欠她多还 她少似的,就急忙压低声音对她说。
 
  「你咋了,我这是在自家院子里说话,声大声小关你什么事?」周慧芳一听, 好像气不打一处来,还是冷言冷语的对他说。
 
  「啊呀,伯母……不是啊……」小雷急忙摇着手低声对她说。
 
  「不是什么呀?我是在自家院子里说话呀,有什么呀?」周慧芳今天不知道 怎么回事,说话的语气总是与平时不一样,像换了人似的。
 
  「啊呀,我是想问你小彩在不在里边呀?你说这么大声那个丫头听到了咋办 啊?」小雷急忙对她解释着。
 
  「她与小江出去玩了,家里面就我一个人呢,谁会听到呀?」周慧芳一听, 才知道小雷原来是怕家里有别人呢。
 
  「啊,都出去了,你不早说呢……」小雷听了才松了一口气。
 
  「你又没有问我?」周慧芳白了他一眼说。
 
  「伯母,不是我说你,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火气这么重,我都没有说,你 就冷言冷语的讽刺我,叫我怎么对你说啊?」小雷好像很受委屈的对她说。 
  周慧芳一听,才想起自己当真是火气重了点,娴熟白皙的脸上不由得红了起 来,白了他一眼说:「谁叫你都不来看伯母呢?」
 
  「嘻嘻……伯母,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吗?」小雷见她不怎么生气了,就开始 嬉皮笑脸的对她说。
 
  「现在来看我有什么用?」周慧芳突然想起自己与阿成发生亲密的事,就白 了他一眼说。
 
  「我这不是老婆怀孕了吗?再说她又放寒假在家,我都要陪着她呢……」小 雷急忙解释着说。
 
  「那你还来找我干嘛?还不回家陪你老婆去?」周慧芳一听,又开始生气了, 就淡淡的对他说。
 
  「伯母,现在好了,我老婆可能会在她家住上几个月的,我就有机会来陪你 了,嘻嘻……」小雷边嬉皮笑脸的对她说,边伸手在她那丰满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周慧芳被他弄得满脸通红了起来,急忙向院子门外看了看,幸好外面没有人 经过,当下就红着埋怨着对小雷说:「你干嘛呀?院门都开着呢,要是被别人看 到了怎么是好呀?」
 
  「不是没有看到吗?我去把门关了……」小雷边说边来到院门边,伸手关了 门。
 
  周慧芳想阻止他,但是小雷的动作实在是大快了,话音刚落,他就已经来到 院子门边了。
 
  「你这是做什么呀?大白天的关什么门呀?」周慧芳白了他一眼说。
 
  「伯母,咱们好久没有亲热了,难道你不想我吗?」小雷见院门已经关了, 胆子也越来越大了,边说边又伸手摸了周慧芳那丰腴的屁股一下。
 
  周慧芳真的是被他弄得满脸能红起来,急忙转身躲开了他:「你别再过来… …」
 
  「伯母,你这是怎么了?」小雷一见,好像有什么不对,以往她可都是热情 似火的,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小雷,你还是回去吧,好好与你的媳妇过日子……」周慧芳看着小雷,脸 上表情很平淡。
 
  「伯母……」小雷真的想不通她怎么会变得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小雷,你有那么漂亮的媳妇,你好好爱她,我真的不想再破坏你的家庭了 ……」周慧芳还是却说着他。
 
  「伯母,你说什么呢?咱们以前的情你难道都忘了吗?怎么说不要我就不要 我了呢?你是不是说我最近没有来看你,在生我的气是不是?」
 
  「我没有生你的气!」周慧芳说。
 
  「啊……我知道了,那你是不是……」小雷好像突然想起来对她说。
 
  「你知道什么呀?」周慧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突然听他说知道了,就好奇 的问。
 
  「伯母,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小雷突然想起的是村长与玉姗的事在村 里都传开了,她是不是刺激了?所以才这样问她。
 
  「你瞎说什么呢?我能受什么刺激呢?」周慧芳白了他一眼说。
 
  「伯母,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村长与玉姗的事在村里都传开了……」小雷见 她不以为然的样子,都怀疑她是不是还不知道村里都传开的事呢。
 
  「知道呀,让他们传去……关我什么事呢?」周慧芳又不以为然的说了一句。 
  啊,这就奇怪了,她既然知道,为什么还会这么的平淡,像什么事都没有发 生似的呢?小雷越来越被她弄糊涂了:「伯母,你不是说要保密这件事吗?村里 人怎么会知道呢?」
 
  「还不是那玉姗丫头说出去的呀……」周慧芳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嘛?」小雷听了越来越糊涂了!
 
  「你都还不知道呀?」周慧芳见小雷大惊小怪的模样,反问着他。
 
  「我知道还会问你呀?伯母,你快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嘛?」小雷着 急的说。
 
  「那好吧,你坐下听我慢慢对你说吧……」周慧芳指了指院子里的一条长凳 说。
 
  小雷坐下来后,周慧芳就把那天孙月清打电话给她,然后到她家所发生的事 全对小雷说了一遍。
 
  小雷听了都目瞪口呆了。原来自己住在沈白雪家的这几天,会发生这么多的 事,周慧芳还与村长离婚了,孙月清竟然同意玉姗嫁给村长,怎么会这样呢? 
  「现在你全明白了吧!」周慧芳见小雷还在发呆中,就白了他一眼说。 
  「伯母,你与都要村长离婚了,那就更应该与我……」
 
  「别说了,你都是有媳妇的人了,我靠你怎么能靠的住呢?」没等小雷说完, 周慧芳就阻止住他。
 
  「我现在不是来了吗?你为何还对我这么冷言冷语呢?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 吧!」小雷还是不死心的对她说。
 
  「伯母有另外男人了,这个理由总可以了吧!」周慧芳还是很冷淡的对他说。 
  「嘻嘻……伯母,你就别与我开玩笑了,你不可能有别的男人!」小雷听了 突然嘻嘻笑着对她说。
 
  其实周慧芳说出来以后心里面也很后悔的,她说有另外男人,就是说有阿成 了,怕伤了小雷的心,但是想不到小雷竟然会不相信,就对着他淡淡的一笑: 「谁跟你开玩笑呢……」
 
  「嘻嘻……伯母,你就别再装了,趁现在就咱们俩,我满足一下你……」小 雷嬉皮笑脸的边说边伸手想搂住周慧芳的身体。
 
  周慧芳一见,边躲开了他搂抱,边红着脸说:「要抱你回家抱你媳妇去。我 可是你伯母呢?」
 
  「啊呀,伯母,你就别再生气了,我以后保证经常来看你的……」小雷还是 很有耐心的想说服她:「都是我不好,这么久没来看你……」
 
  「行了,谁要听你的好话呢……」周慧芳见小雷还是死皮赖脸的样子,心里 也不由得有点开始动摇了。
 
  「伯母,你现在与村长都离婚了,那以后你也不受什么约束了,咱们岂不是 方便多了吗,嘻嘻……」小雷见她脸色有点好看了,就高兴的对她说。
 
  「你想的到美,方便什么呀?要是被别人知道咱们的事,伯母我到是没有关 系,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周慧芳两只美目瞟了他一眼说。
 
  「嘻嘻……只要咱们把保密工作做好,应该没事的呢……」小雷笑嘻嘻的对 她说。
 
  「你今天怎么会突然找我呢?」周慧芳突然问道。
 
  「我不是想你了嘛,所以就来看看你,那响得你这么大的气,一直都冷言冷 语的对我……」小雷脸色显露出委屈的表情对她说。
 
  「咯咯……」周慧芳看到小雷脸上的表情,终于忍不住的咯咯娇笑了一声。 
  「嘻嘻……伯母,那你不生气了?」小雷见她笑了,当下就欣喜若狂了起来, 边笑着问她,边把一只手掌伸了过去拉住她的手说:「伯母,过来坐我边上……」 
  「我才不呢,我还不知道你想干嘛呀,这可是在院子里呢……」周慧芳红着 脸说,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坐在了他身边的长凳子上,脸上显露出羞涩的表情,此 时的她可能已经被小雷说通了,最主要的还是她那不争气的生理反应……「伯母, 让我瞅瞅,你是不是比以前漂亮了?」小雷边说边用一条手臂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边装着仔细的看着周慧芳那张娴熟白皙的脸。
 
  「啊呀,你干嘛呀,人家都快五十岁了,还漂亮什么呢?」周慧芳见小雷仔 细看着她的脸,瞬时就羞得满脸通红了起来,边说边从长凳子上站了起来,直接 往厅堂的方向走去。
 
  小雷一见,当下心里就乐开了花,知道她往厅堂里走去是什么意思了,那还 不是想叫我也跟着她进厅堂吗?然后与亲热……想到这里,他脑子里就莫名的浮 现出周慧芳那丰满雪白的身体,好久没与她亲热过了,现在马上就能与她亲热了, 这怎么能叫他不兴奋呢?裤裆里的玩意儿也就莫名的站立了起来……「你还傻坐 着干嘛?」周慧芳见小雷没有跟她进厅堂,就站在厅堂的门边红着脸对他娇声的 说了一句。
 
  小雷一听,就急忙从长凳子上站了起来往厅堂方向走去……
 
            第四章、饥饿的周慧芳
 
  进入厅堂,小雷见周慧芳直接往她的房间走去,就跟了进去。
 
  「咱们快点,小江与你妹妹随时会回来的……」周慧芳边说边伸手开始脱她 自己身上的衣脱。
 
  见她这么主动,小雷瞬时就异常的兴奋了起来,但是听她说小彩与小江随时 会回来的,他吓了一跳,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心里面竟然很怕小彩,大概是 因为这个丫头老是与他做对的原因吧,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伯母,小彩他们 真的会随时回来吗?」
 
  「嗯!」周慧芳已经把冬季睡衣裤脱下来了,听到小雷的话,就随便应了一 声,但是举目一看他那害怕的模样,就对他说:「你要害怕,那就回去吧……」 
  本部分设定了隐藏,您已回复过了,以下是隐藏的内容小雷一听,就拍了拍 胸脯说:「笑话,我怎么会害怕呢?」说着就伸手脱身上的衣服。
 
  周慧芳见他的模样,忍不住的抿嘴笑了笑说:「万一小彩与我儿子突然回来 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哦……」
 
  小雷一听,心里面当然还是有点害怕的,但是嘴上却很硬气的对她说:「伯 母,我绝对不会后悔的……」
 
  「那就好,反正伯母现在是单身了,小彩与小江回来瞅见了,我也无所谓了 ……」周慧芳边脱下一件冬季内衣,边又对小雷说了一句,话中的意思好像小彩 他们真的会突然回来似的。
 
  小雷听了心里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难道这丫头真的会突然回来?还是 保险一点好。想着他就来到门边,把房门给关了,而且还倒锁上……周慧芳见小 雷的举动,心里面忍不住的在暗暗偷笑着:这个臭小子,虽然嘴巴硬,心里还是 蛮怕的。
 
  从门边转过身体的时候,小雷的两只眼睛就像被定了神似的,直勾勾的盯住 周慧芳的身体看。
 
  因为此时周慧芳身上的衣服已经脱的一丝不挂了,赤裸裸的站在小雷的面前, 全身的肌肤如凝脂般的白嫩光滑,整个身上的肌肤晶莹剔透,没有一点点的瑕疵。 
  两条如春藕般白嫩的浑圆手臂,两个雪白浑圆的肩膀,胸前的两只乳房虽然 有点小,但是上面两粒紫黑色的乳头还是令人心动的,与雪白的乳房一相比,真 的是特别的令人注目。
 
  雪白光滑的小腹下面的三角区上,一丛乌黑而弯曲的阴毛像倒三角形状布满 在她的两腿之间,与雪白的小腹还有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相比之下,真的是黑白 分明。
 
  难怪把小雷的两只眼睛像被定了神似的盯着她那婀娜多姿的裸体看呢,而且 嘴角好像也出现了口水……周慧芳见小雷色迷迷的模样盯着她的裸体看,瞬时娴 熟白皙的脸上就一红,带着羞涩的语气说:「别这样色迷迷的盯着伯母看啊,真 是个小色鬼……」
 
  小雷一听,才从惊艳中清醒了过来,边急忙弯下身体把身上唯一的把条内裤 给脱了下来,边兴奋的对周慧芳说:「伯母,几天不见,你的身体越来越漂亮了 ……」
 
  周慧芳一听,心里真的很管用,感觉像吃了峰蜜似的,这个臭小子就是会说 话。就举目偷偷的往对方的下身一看,瞬时就感觉浑身闷热了起来,隐私之处也 更加的空虚奇痒了,因为她看到小雷胯间那根又粗大又坚硬的鸡巴了。只见这根 挺在他两腿之间的鸡巴比阿成的还粗大的多,整根棒身暴着青筋,在他的胯间不 停的摇晃着,看上去还是蛮吓人的。
 
  见她两只美目紧紧的盯着自己胯间的鸡巴看,小雷就又兴奋又得意,伸手握 住胯间鸡巴的根部,边摇晃着,边讪笑着对她说:「伯母,我的鸡巴你还满意吧, 嘻嘻……」
 
  周慧芳一听,才知道自己刚才失神了,娴熟白皙的脸上一红,美目瞟了小雷 一眼说:「那个稀罕你的丑东西呀……」
 
  「嘻嘻……你现在不稀罕,呆会保证你稀罕的要死……」小雷边笑边说,边 走到周慧芳的身前,然后张开双臂,就抱住了她那光溜溜的雪白裸体。
 
  「嗯……」周慧芳没有争扎,反倒是很温顺的把她的裸体贴在了小雷的身体 上,嘴里本能的娇嗔了一声说:「你这个臭小子,就知道气伯母,欺负伯母……」 说罢就用两只白皙的手掌轻轻敲打着小雷的胸部。
 
  小雷一见周慧芳显露出小女孩般的娇气模样,兴奋的他两条手臂一紧,把她 的身体紧紧的搂在了怀里,边把嘴巴凑在她那白皙的耳朵边轻笑说:「伯母,让 我瞅瞅你此时想我了没有?嘻嘻……」
 
  周慧芳一听,就抬起一张带着羞涩与红晕的娴熟脸庞望着小雷,满脸的疑惑, 问:「你又瞎说了,伯母想不想你,也只有伯母自己知道,怎么让你瞅呢?」 
  小雷一只手掌在她那雪白如疑脂般的后背肌肤轻轻上抚摸着,另一只手掌在 她那两片白嫩光滑的屁股上抚摸,边又讪笑着对她说:「伯母,那你先告诉我你 想不想我……」
 
  「不想!」周慧芳很果断的说了一句,此时的她后背与屁股被小雷的手掌给 抚摸的浑身慢慢开始变的难受了起来,特别是胸部的两只乳房紧紧的挤压在小雷 的胸膛上,虽然小,但还是很敏感的,乳头挤压在对方的肌肉上,酥麻的感觉迅 速传变全身,再加上对方胯间的那根坚硬的鸡巴顶在她两腿之间,使她的隐私之 处更加的难受了,里面的淫水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
 
  「真的不想我吗?」小雷舌头在她那白皙的耳垂上添了一下问她。
 
  啊,周慧芳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女人身上都有好几个敏感之处的, 但是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最敏感之处又是不一样的,有的女人敏感之处在乳头,阴 部,屁股,屁眼,会阴,脖颈,耳朵,但是周慧芳身上最敏感的部位就是耳垂, 一般女人身上最敏感的部位都不会轻易透露给别人的,所以小雷到现在也不知道 周慧芳身体上到底那一个部位是最敏感的。
 
  此时见自己的舌头添了周慧芳的耳垂一下,就发觉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瞬 时就明白了,原来她的身上最敏感的部位竟然是耳垂,发现了这个秘密后,小雷 就欣喜若狂了起来……「嗯……那个想你嘛……」周慧芳越来越感觉浑身闷热难 受了起来,嘴里还是说不想他,但是她的脸部表情与语气早就出买了她,满脸潮 红与双眼迷离的模样那能瞒得过小雷的眼睛呢?只见他的手指在周慧芳那条诱人 的臀沟内轻轻的一刮,舌头又在她的白皙耳垂上添了几下……「啊……别……不 要……」周慧芳浑身猛烈的颤抖了几下,张开嘴巴吟叫了一声,边紧紧夹住屁股 沟,摇晃着两片白嫩的屁股,边把脸一侧,不让小雷的舌头添她的耳垂。 
  小雷一见,就异常的兴奋,急忙把嘴凑到她的耳朵边又讪笑着:「那你告诉 我到底想不想我?」
 
  「啊呀,不是告诉过你了嘛,不想……」周慧芳满脸通红的边摇罢脸,边皱 着眉头说,但是她连自己也不敢否认,自己的身体已经背叛了她,生理上的强烈 反应一直在折磨着她……「嘻嘻……伯母,那我要开始瞅瞅伯母倒底想不想我了 ……」小雷手指还在她的屁股深沟中上下刮动着,而且还不时的能碰到深沟内那 诱人的菊花洞,嘴巴在她的耳朵边讪笑着说。
 
  「你怎么瞅啊?」周慧芳一听,就红着脸脱口而出的说。
 
  「嘻嘻……我有办法的……」小雷边讪笑着对她说,边把她那赤裸裸的雪白 身体推坐在床沿上,使她的两条挂在床沿下面,然后自己的身体就蹲了下去,双 手掰开她那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使她两腿之间的隐私之处完全的暴露在他的眼 皮底下。
 
  「啊……你要做什么?」周慧芳突然被他推坐在床沿上,又见他掰开自己的 两条大腿,把那隐私之处暴露在他的眼前,就惊叫了一声问他。
 
  「伯母,瞅一下你的小妹妹到底有没有流出水来,不就知道你有没有想我了 嘛?嘻嘻……」小雷两只手掌紧紧握住她那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内侧,边抬头笑 嘻嘻的对她说。
 
  天哪,这个臭小子原来是安这样的心思啊,真的是坏透了,周慧芳什么都明 白了,瞬时就羞涩的满脸通红了起来,想把两条大腿夹住,大让他瞧自己的私处, 但是被小雷的两只手掌紧紧握住,当下就羞涩的闭上了两只美目,把脸侧向一边, 不敢看这能羞死人的一幕。
 
  小雷把脸探进了周慧芳的两腿之间,那个毛茸茸的阴部就显露在他的眼前, 只见两片丰厚的紫黑色大阴唇上面也布满了杂刮的阴毛,一真延伸到会阴之处, 就连紧闭着的屁眼四周也长着细毛。
 
  此时两块大阴唇已经往两边分开,里面两片小阴唇内的鲜红嫩肉也清晰可见, 而且里面都已经湿润的模糊不清了,不难想像,那都是周慧芳动情了才流出来的 淫水。
 
  看得小雷是兴奋不已,胯间的鸡巴就更加的坚硬了,就连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只见他两只眼睛边直勾勾的盯着周慧芳两腿之间那毛茸茸又湿漉漉的诱人阴 部看,边自言自语的说:「还说不想我,都流出这么多水来了……」
 
  这样坐在床沿上分开两条腿被小雷看着女人身体上最神秘的部位就已经羞涩 的半死了,现在又听到他说的话,周慧芳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算了:「别再说了 ……」
 
  「啊……不要添那里啊……」周慧芳突然喊叫了起来,急忙伸出两只白皙的 手掌按住在自己两腿之间的小雷头部。
 
  原来,小雷突然把脸凑到她的阴部,伸出舌头在那鲜红的嫩肉上添了起来… …阴户被舌头不停的刮添着,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阴户中传了出来,周慧芳难受 的浑身不停的颤抖着,两只手掌边紧紧的捧住小雷的头部,边皱着眉头喊叫着: 「不要……不要再添了……难受死了……啊……别……」
 
  她越是难受的叫喊着,小雷就越添的起劲,只见他两只手掌紧紧的压住周慧 芳两条大腿的内侧,舌头使劲的在越来越泛滥的阴户中刮添着,从里面流出来的 水他都用舌头刮到他自己的口中,然后就咽入了喉咙里面,就这样添干净阴户里 面的淫水,吸到嘴里咽下,来回了好几次,但是阴户里面的水那能给他添的干净。 
  这可苦了周慧芳,她的阴户被小雷这样的添着,越来越空虚奇痒了起来,那 种奇痒的感觉就像无数只蚂蚁在撕咬着阴户里面的鲜红嫩肉似的,使她难受的浑 身不停的颤抖着。两只白皙的手掌紧紧的捧住小雷的头,也不知道是把他的头往 外推还是往自己的两腿之间按,嘴巴里面也不停的发出呻吟声:「嗯……嗯…… 嗯……天那……不要再添了……难受死了……」
 
  小雷突然抬起头来,见他嘴唇嘴角上都是周慧芳阴户中流出来的淫水,看着 难受又痛苦的周慧芳双眼紧闭,翘着嘴巴不停的呻吟着,就问:「伯母,那你承 认想我了没?」
 
  「那个不想你嘛,我都被你弄得难受死了……」此时的周慧芳可能是被小雷 弄得确实忍受不住了,因为小雷的嘴巴离开了她的阴户,使她的阴户就更加的难 受了起来,也就是说添也难受,不添更难受了。所以她不得不承认想小雷了。 
  「嘻嘻……伯母,你早点说不就不用这么的难受了……」小雷边笑着说,边 伸手擦了擦嘴巴。
 
  「你就知道欺侮伯母,真坏……」周慧芳已经是欲火焚身了,连说话的语气 都变得妖娆了起来,见她两已经迷离的美目瞟了小雷一下,娇嗔的说了一句。 
  「嘻嘻……我那有欺侮你嘛,我这是疼你呢……」小雷边说边从她的两腿之 间站了起来。
 
  「你……都给你弄得难受死了,还说疼人家,真是的……」周慧芳感觉自己 的阴户中难受的要命,本想在小雷的鸡巴进入的,但是这样的话羞为开口,又怕 这个臭小子笑话她,所以就忍住不说了。
 
  「伯母,要不要我的鸡巴插入你的小妹妹里面呀?」小雷把嘴巴凑到周慧芳 的耳朵边轻笑着问着她。
 
  「……」周慧芳听了只是红着脸,闭着嘴巴不说话,但是她心里面可想死他 的鸡巴插进她的阴户中。
 
  「伯母,到底要不要我把鸡巴插进来呀?」小雷的声间再次在周慧芳的耳朵 边响起。
 
  天啊,这个臭小子简直就是个小魔鬼,你想插进来就只管插进来,还问我, 非要我亲口答应,这样羞人的事你叫我怎么好意思亲口答应呀,真是会折磨人, 但是自己浑身难受的要命,特别是阴户中,空虚奇痒的感觉是越来越强烈了,都 无法再忍受下去了,只能厚着脸皮了,想到这,就红着脸,异常羞涩的点了点, 在鼻孔里面哼了一声:「嗯!」
 
  女人的心理小雷是摸得比谁都清楚的,她当然知道周慧芳心里面是很想鸡巴 插入她的阴户了,只是顾及脸面不好意思说罢了,这时见她在鼻孔里面哼了一下, 当然知道她是同意自己的鸡巴插入她的阴户里面了,但是小雷还是想羞辱她一下: 「没听见呢?」
 
  「你……」周慧芳狠狠的瞪了小雷一眼,看上去真的有一种敢怒不敢言的模 样。
 
  「我确实没听见嘛?」小雷见周慧芳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心里面真的是忍不 住的想笑出声来。
 
  「想你的鸡巴插进伯母的骚屄里面呢,这样总行了吧……」周慧芳实在是玩 不过小雷那死皮赖脸的样子,也只好忍辱负重了,反正这个臭小子不是想我亲口 说出来吗,到不如痛快一点,所以就红着脸说出这种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会说 出来的话。
 
  小雷一听,瞬时就兴奋的半死,伸手摸了一下她那娴熟白皙的脸,就起身站 在她的两腿之间,两条手臂分别把她的两条腿抬起来夹在他的侧腰,使周慧芳的 阴阴户更加的突现出来,然后就把鸡巴插进了阴户里面……周慧芳的两条腿被小 雷抬起来夹在他的腰上,上身就往后面躺下,急忙把两只手掌伸到身后的床上给 支撑住,就仰着上身,突然感觉阴户插进一根粗大坚硬的肉棒,就本能的吟叫了 一声:「啊……轻点……」
 
  但此时的小雷已经不再听话了,只见他站在床沿边,双臂紧紧的夹住周慧芳 的两条雪白光滑的腿,不停的开始挺动着屁股抽插了起来,只见硕大的肉棒在周 慧芳那越来越湿润的阴户之中飞快的进进去去,嘴里面喘着粗鲁的呼吸声。 
  「嗯……嗯……嗯……」周慧芳也不知道是舒爽还是难受,翘起两片性感的 嘴巴发出了销魂般的呻吟声……
 
             第五章、约会咖啡厅
 
  沈白雪送走了小雷,就回客厅,见儿子林强还没有起床,就没有喊他起床, 现在年轻人就爱睡懒觉,再说儿子平时上班也很幸苦的,现在春节休假,就让他 好好睡懒觉吧!
 
  一个人无聊的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打开电视就随便看了起来,但是她的心 里却在想着怎么给儿子林强说门亲事的事,不知道儿子要求的对象是什么类型的? 就这事问了林强好几次,他总是不想说出来。这没有要求类型的怎么给他找对象 呢?
 
  沈白雪边看电视脑子里边想思考着,还把她学校里的未婚的女同事老师在脑 子里仔细的过虑了一遍,有两个女老师还是可以的,但是不知道她们能不能瞧得 上林强呢?再说林强又犯过事,这学校里的老师们都知道的,她们又那么的优秀, 一定会瞧不上林强的!最主要的还是林强没有告诉他选对象的要求,要是知道他 的要求,那给他找对象就好找多了正在这时,林强就从他的房间走了出来,沈白 雪一见,就喊住了他:「林强,你过来一下!」
 
  「什么事呀,妈!」林强不耐烦似的来到客厅里问沈白雪。
 
  「你先坐下,妈有话要问你!」沈白雪指了指右边的沙发对他说。
 
  「说吧,什么事?」林强懒洋洋的坐在了沙发问沈白雪。
 
  「林强,妈想趁还在休假,给你说门亲事,你给妈妈说说你心目中对象是什 么类型的?」沈白雪问他。
 
  「妈,不是跟你讲好多次了嘛,你别为我操心了,我都犯过事,没有人会瞧 得上我的。」林强不耐烦的说。
 
  「那你心里面总有想过你未来的媳妇是什么模样的?」沈白雪还是不死心的 问着他。
 
  「没有想过!」林强很坚决的说。
 
  「你这孩子,不要总是自抛自弃,犯过事的人可多了,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他们还不是成家立业,好好的过日子吗?再说你的事现在公安机关都已经不追究 了,你不要想的太多了,一定要振作起来,挺着腰板做人,娶一个媳妇好好过你 们的小日子才对……」沈白雪努力的给他讲解,希望他能听的进去。
 
  但是沈白雪万万没有想到,林强心目中早就有了什么样类型的对象了,可是 他就是不好意思开口对沈白雪说,只能深深的隐隐在心里了。
 
  「妈,你说的话儿子都懂的……」林强听了说了一句。
 
  沈白雪一听就欣喜的对他说:「儿子,既然你都懂,那你快告诉妈,你想什 么样类型的对象呢?」
 
  「妈……我说了你反正也不同意的,没准还会遭你一顿臭骂的,还不如不说 ……」林强看了一眼沈白雪,然后又没有自信的说。
 
  「那你是有目标了,快告诉妈……」沈白雪听了就异常高兴的对他说。 
  「没有!」林强边说了一句,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就往卫生间去了。
 
  「这个死孩子,真想气死你妈吗?」沈白雪见林强只顾去卫生间了,嘴里就 嘀咕了一句。心里又在寻思着,要是想从他嘴里说出来是不可能的,这到底怎么 办才好呢?
 
  突然,沈白雪的眼睛一亮,脸上就显露出喜悦的表情,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呢? 他不是说林强都会把心理话对他诉说吗?
 
  想到这里,沈白雪急忙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在市区靠后面稍微偏僻的 一条街道上,两傍开着很多的足疗店与茶馆,这是市里唯一的休闲一条街,一般 来这里的不是热恋中的年轻男女,就是情侣,沈白雪一个人走在这条街道上,心 里面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也在不停的责怪王文怎么约自己在这种地方见面? 
  进入一家王文约定好的咖啡厅,沈白雪被里面的浪漫装饰给惊呆了,这分明 就是情侣们约会的地方吗?
 
  「你好,请问你几位?」这时一个穿着礼服的女服务员来到沈白雪的身边, 非常有礼貌的鞠躬问她。
 
  沈白雪那娴熟白皙的脸上就不由自主的红了一下,然后羞涩的对她说:「请 带我到翡翠阁去……」
 
  「哦,请你跟我来……」女服务员边说边带着沈白雪上了二楼。
 
  看着二楼走廊里的浪漫带情调的装饰,沈白雪的脸都红了,心里面还是一直 在责怪着王文。
 
  「到了,就这间……」女服务员把沈白雪带到一间门上面写着「翡翠阁」的 包房前对她说。
 
  「谢谢……」沈白雪也很有礼貌的对她说了声谢谢!
 
  「不客气!」女服务员边说边转身往返回的走廊走去。
 
  沈白雪伸手推开了包房门,只见王文己经坐在里面了。
 
  「伯母,你来了,快进来,快进来……」王文见沈白雪推开门,出在门口的 时候,就急忙从坐位上站了起来,快步来到门边,脸上显露出献殷勤的表情,边 鞠躬边有礼貌的对沈白雪说。
 
  沈白雪好像没有太理他,只是对他点了点头,然后就举目看着包房里面的装 饰,只见小包房里面有点暗,中间一张长方形桌子,最靠墙边的上面桌子上摆放 着一大束塑料玫瑰花,桌子中间还有焟烛,而且焟烛已经点燃了,桌子两边是长 沙发,墙壁上贴着浪漫的墙壁纸,墙上还挂着浪漫的男女画像!
 
  看着包房里的浪漫带情调的装饰,沈白雪的眉头越来越皱了起来,但是脸庞 上也越来越红了。
 
  「伯母,你快进来坐呀……」王文见她没有进来,就又很有礼貌的邀请她进 来坐下。
 
  此时的沈白雪心里面不得不警惕了起来,王文怎么会约自己在这种地方见面 呢?但是转念一想,王文是自己儿子同事又是最要好的朋友,见他年龄还比林强 小两岁,自己是他的上辈,他又口口声声喊自己伯母,应该不会有什么目的的, 是不是自己多心了。既然都来了,那就进来坐下吧,反正了解完儿子的事就回去 的,沈白雪边想边走进了包房里面,伸手把挂在肩膀上的挎包拿了下来放在沙发 上。正准备要坐下来的时候,就听王文微笑着很有礼貌的对她说:「伯母,请把 你的外衣脱下来,我帮你挂起来……」
 
  沈白雪一听,总感觉有什么不对,但这也是王文有礼貌的举止与表现,也没 有感到什么不对的,就大大方方的把外衣脱了下来递给了王文说:「谢谢你王文!」
 然后就坐了下来。
 
  沈白雪今天外面穿的是一件淡黄色的修身至膝盖处毛呢外衣,里面穿着一件 白色的高领紧身羊毛衫,下面穿一条黑色的紧身裤子。此时坐在沙发上,紧身羊 毛衫把她上身的轮廓线条都给呈现了出来,特别是胸部两只高高突出来的酥胸形 状也完全呈现了出来。
 
  不难发现,此时的王文两眼睛不时的偷偷瞄向沈白雪那张娴熟漂亮面白皙的 脸庞与两只突出来的酥胸。
 
  「王文,你怎么约伯母来这种地方见面呢?」沈白雪一坐下就开口问王文, 语气中还带着一种责怪与埋怨!
 
  「伯母,这地多清静呀,咱们聊起林强的事也方便点,是不是啊?」王文微 笑着对她解释着说。
 
  「也是哦,这地放是很清静的……」沈白雪也只好顺着他说了,因为都来了, 再怎么责怪,埋怨也是没用了,最主要的还是从他的嘴里打听到儿子林强的心事 呢。
 
  「伯母,你喝什么?」王文又很有礼貌的问沈白雪。
 
  「随便,来一杯绿茶吧!」沈白雪说了一句。
 
  「伯母,你不喝咖啡吗?」王文见沈白雪点了绿茶,就问她。
 
  「伯母从不喝绿茶的。」沈白雪边说边注视着王文,因为她是个教师,观人 脸相也是她的强项,但是怎么看王文都不像是有什么不良目的的人,唉,还是自 己想多了,人家是诚心诚意的来与自己见面谈林强心事的,自己怎么这样子警惕 呢?想到这里,沈白雪就放松了下来。脸上也显露出温和笑容。
 
  「伯母,你是个教师,晚上熬夜批改作业,喝点咖啡提一下精神也是很不错 的哦……」王文坐在沈白雪的对面举止潇洒的边说边倒上一杯绿茶递给了沈白雪。 
  沈白雪接过绿茶放在她前面的桌子上,然后微笑着对他说了声「谢谢」!心 里面在暗想着,要是林强有王文这般的有礼貌那多好,帮他找对象也好找多了。 此时的沈白雪心里面在暗暗欣赏着王文的礼貌与举止。
 
  「伯母,你就别这么客气了,在你的厨房里,咱们不是说好了不说谢谢的话 吗?」王文微笑着对她说。
 
  沈白雪一听,娴熟白皙的脸上一红,含笑着对他说:「咱们是说过的,但是 你这个孩子太有礼貌了,伯母不得不说谢谢呢……」
 
  「伯母,我已经二十二岁了,不再是孩子了,而且还上班了呢,要不也不会 与林强是同事了……」王文好像不喜欢沈白雪称他为孩子,就坐正了身体,然后 一本正真的对沈白雪说。
 
  「哦,咯咯……伯母是把你当自己人,才喊你孩子的,你瞧林强都比你大两 岁,伯母经常喊他孩子的呢……」沈白雪见王文一本正真的模样,不由得被他逗 的咯咯娇笑着说。心里面越来越对他有好感了。
 
  「伯母,你笑起来真好看……」王文看着沈白雪笑起来那张娴熟漂亮的脸庞 实在是太美了,他都有点陶醉在她的笑容里面去了,就情不自禁的赞美了一句。 
  沈白雪听了那娴熟漂亮的脸不由得一红,知道自己刚才失态了,急忙收住笑 脸对他说:「伯母都是老人了,你就别开伯母的玩笑了……」
 
  「伯母……其实你看上去真的很美,一点也不显老,要是与林强走在一起, 别人都以为你们是姐弟呢……」王文又忍不住的赞美起沈白雪,但是他的心里面 却一直在警告自已:控制住,一定要控制住,一定要得到她的信任,千万别乱说 话,一定要放长线钓大鱼。
 
  「啊呀,你又瞎说什么呢?」沈白雪见王文还一直在赞美她,娴熟白皙的脸 上忍不住的露出了红晕,虽然喜欢听他赞美自己的话,但是自己是他的上辈,他 又是自己儿子的朋友,总感觉有什么不妥,所以就拉下了脸对他说。
 
  「嘻嘻……伯母,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呢,那咱们就言归正传吧,谈谈林强的 事好不好?」王文知道自己可能说得有点过了,急忙一本正真的对她说。 
  「当然好了,伯母约你见面就是要谈谈林强的事呢,刚才被你一逗,差点都 把正事给忘了呢!」沈白雪急忙对他说。心里面竟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伯母,你想知道林强什么?」王文这时很认真的问。
 
  「王文,伯母想给林强说门亲事,但是林强又不告诉我他到底喜欢什么类型 的,这可急坏伯母了,你与他经常在一起,他有对你说过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 没有?」沈白雪目前最想知道的就是林强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了,说完就 看着王文,真心希望他能知道林强喜欢的类型。
 
  「这……」王文一听,脸上就显露出疑难的表现。
 
  沈白雪一见,心里也随着紧张了起来,问:「不能说吗?」
 
  「伯母,林强倒是经常跟我说起他喜欢的类型,但是……」王文边说边显露 出很为难的表情。
 
  「王文,你先喝口咖啡,等下慢慢说……」沈白雪见王文为难的模样,心里 已经明白了个大概,他知道林强喜欢的类型,但是他又不想说,所以就叫他先喝 口咖啡。
 
  王文端起咖啡喝了一小口,然后问沈白雪:「伯母,你能不能换个问题呢?」 
  沈白雪本来就是为这个问题而来的,怎么能换别的问题呢,所以就含笑的对 他说:「王文,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想告诉伯母呢?」说着她的两只炯炯有神 的眼睛盯着王文看。
 
  哇,她的眼神怎么这样有威慑力啊!而且还那么的炯炯有神!王文看到了沈 白雪的眼神,心里面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急忙收回了视线,不敢正视她。此时 的他有一种心慌的感觉,急忙又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定了定神后,就底下头说: 「因为我答应过林强不告诉任何人的……」
 
  「是吗?」沈白雪收回了那种能让王文感到心慌的眼神,含笑的说了一句。 
  「是……是的……」王文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怕过谁呢,更不要说被别人的 眼神吓得心慌呢,此时的他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压力,竟然连说话就带颤抖了! 
  「可我是林强的妈妈呀,你也不能说吗?」沈白雪又含笑着问他,其实她心 里面非常的有把握能把王文的话给套出来,平时在学校像这种情况她见得多了。 
  「林强他……他说谁都不可以说的……」王文颤抖着声音说「王文,你是不 是很紧张?」沈白雪突然问他。
 
  「有……有点……」
 
  「你为什么这样紧张呢?」沈白雪又问「伯母,本来我不紧张的,还不是刚 才看到那炯炯有神的眼睛把我给吓紧张的呀……」王文实话实说。
 
  「咯咯……」沈白雪一听,就忍不住的咯咯娇笑了起来,因为她刚才急着想 知道王文能快点说出来,所以她的眼睛就不知不觉得显露出那种让人感到有威慑 力的眼神来,难怪会把王文给吓得说话都带哆嗦了!所以就忍不住的娇笑了起来。 
  「伯母,你笑什么呀?」王文见她突然娇笑起来,娴熟漂亮的脸上又显露出 美丽动人的笑容,也不那样的紧张了。
 
  「咯咯……忘了告诉你,伯母是个教师,有时候的眼神真的蛮吓人的,这都 是给那些不讲实话的学生给逼出来的,不好意思,刚才没吓坏你吧!」沈白雪娇 笑着对他说。
 
  「还好,伯母你笑了,要不真会被吓坏的呢……」王文边说边伸手拍了拍自 己的心头。
 
  「咯咯……有那么严重吗?」沈白雪见王文的模样,被他逗的又娇笑着问他。 
  「怎么没这么严重?我的心头都还在狂跳呢……」王文边说边拍着心口,他 越来越感觉与沈白雪聊的特开心了。
 
  「行了,你到底告不告诉伯母?」沈白雪这时收住笑容,然后正式的问他。 
  「告是可以告诉你的,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王文这时也很认真的对 沈白雪说。
 
  「什么条件?」沈白雪一听,瞬时就警惕了起来,因为她总有一种不好的感 觉,但是这种王文对自己不好的感觉连她自己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感觉「我的 条件就是你保证不要告诉林强,要不林强就会找我麻烦的……」王文很认真的对 沈白雪说。
 
  沈白雪一听,瞬时就放松了心情,为自己的警惕感到了羞涩,人家王文根本 不是坏人嘛,当下娴熟白皙的脸上不由得一红,心里面暗暗的为自己对王文的警 惕而道歉着……
 
             第六章、林强的类型
 
  见王文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沈白雪就更加为自己对他的警惕而感到羞愧, 当下就很正式的对他说:「伯母保证不会告诉林强的,这个你大可以放心的!」 
  「嗯,我也很相信伯母的!」王文只要看着沈白雪那娴熟漂亮的脸,他心里 面就会莫名的有一种冲动感。忍住心中的冲动,他很平静的对沈白雪说了一句。 
  「谢谢你信任我,王文!」沈白雪含笑着感谢他的信任,然后就问:「那你 现在总可以告诉伯母了吧?」
 
  「伯母,我也豁出去了,全部你说了吧……」王文为了讨好眼前的美妇,竟 然不管与林强的约束了。
 
  「那你快说吧!」沈白雪当然很期待自己未来的儿媳妇是什么样的类型了, 急忙要他快点说出来。
 
  王文又显得有点紧张了起来,端起咖啡又喝了口,然后伸出舌头添了添嘴唇 就开始说了出来:「伯母,其实林强喜欢的类型就是娴熟的中年美妇,就像长得 像你一样的类型呢……」
 
  「什么?」沈白雪听了无比的惊讶:「王文,你说得是不是真的?」她又开 始怀疑王文对她的那种不好的感觉了,以为是他编出来的,目的就是亵渎自己呢。 
  「伯母,我说得是千真万确呢,林强都不止一次对我说过了。」王文见沈白 雪不相信的样子,就拍着胸脯对她说。
 
  沈白雪见王文说的也不像是假话,又想起自己问林强好多次了,他总是找借 口不告诉自己,没准他心里面真的是这么想的,现在有恋母情节的年轻人也是很 正常的,因为沈白雪是个教师,对年轻人的心理是非常了解的,但是她万万没有 想到自己的儿子也会是那种有恋母情节的人。难怪自己一提到给他说亲事的事, 他总是在躲避,又不不愿意自己住在家里照顾他,莫非他是怕控制不住自己,会 对自己的母亲做出不轨的事情来……「伯母,你没事吧……」王文见沈白雪的脸 色越来越难看,还有一点苍白,又不说话,就关心的问她。
 
  「哦,伯母没事……」沈白雪听到王文的话后,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想着 王文早就知道林强有恋母情节,她的脸就红了起来,有一种尴尬的感觉。 
  「伯母,你也知道了林强选对象的类型了,你有什么打算?」王文小心翼翼 的问。
 
  说实话,此时的沈白雪己乱了分寸了,都不知所措了,就反问王文:「那你 知道林强有喜欢的人了没有?」
 
  「哦,你一说我才想起来,林强好像很喜欢一个女人呢。」王文突然想起来 对沈白雪说。
 
  沈白雪一听,瞬时就来了精神,急忙问他:「王文,你快告诉伯母,林强喜 欢的是谁呀?」
 
  「好像是你的一个朋友……是华山医院的院长……叫什么吴……」王文边想 边说。
 
  「吴婧月……」沈白雪脱口而出的说。
 
  「是是是,就叫吴婧月,林强说他暗恋她好长时间了呢……」王文急忙对沈 白雪说。
 
  沈白雪听了倒吸了一口冷气,想不到儿子竟然会暗恋着自己的同学,也是自 己最好的朋友吴婧月,她还是自己的闺蜜呢?这突然间的几个想不到的事情来的 也太突然了,把沈白雪一寸子给搞闷了,此时的她感觉头都昏沉沉了,整个人坐 在包房的沙发上都发呆了,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给急的,只见她的心头不断的起 伏着……王文一见,心里倒是乐祸幸灾了起来,因为对他来说正是他献殷勤的好 机会了。就急忙安慰着沈白雪:「伯母,你先别急,先喝口茶冷静一下才对!都 怪我,把这事告诉你了,要是我不说,你也不会这么着急的……」
 
  「王文,伯母没有怪你,伯母还得谢谢你把这件事情告诉伯母呢……」沈白 雪见王文在自责,反倒是安慰起他来了。
 
  「伯母,那你喝口茶吧……」王文急忙对她说。
 
  沈白雪端起桌子前面的绿茶喝了一大口,感觉好受一点了。
 
  王文急忙拿起茶壶帮她前面的茶杯加上了热水,然后关心的问她:「伯母, 你感觉好点了没?」
 
  「王文,谢谢你,伯母好多了,林强要是有你一半好,那我这个做妈妈就不 用这么操心了……」沈白雪见王文这么有礼貌,又这么关心自己,脑子里就把他 与儿子林强做了个对比。
 
  「伯母,其实林强也好着呢,他不就是喜欢娴熟女人吗,你给他介绍一个不 就行了吗?」王文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然后对她说。
 
  「可是你叫伯母上那去给他找呀?」沈白雪皱着眉头说。
 
  「你的朋友,那个叫什么吴婧月的,不是现成的吗?」王文给她出主意。 
  「这怎么能行呢?她是伯母的好朋友,又是伯母的闺蜜,伯母同意她也不会 同意的……」沈白雪边说,心里面暗想着,吴婧月正好离婚了,现在是单身,上 次自己与小雷去她医院取环的时候,她也曾与自己开过玩笑,也想嫁给一个年轻 小伙子,不过也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也许只是与自己开玩笑而已呢。 
  「伯母,听林强说,吴婧月正好离婚了,你不如去找她试一下嘛!」王文的 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倒把沈白雪给提醒了,对呀,去找她试一下,没准能行呢?当下就对王文 说:「王文,谢谢提醒伯母!」
 
  「啊呀,伯母你怎么又说谢了,咱俩不是早就说好了吗,都不用说谢字呢!」 王文一听,竟然责怪起沈白雪来了。
 
  「咯咯……伯母又给忘了!」沈白雪也想开了,儿子既然喜欢熟妇,那就顺 其自然,安儿子的性格,娶一个熟妇照顾他,关心他,也不必是一件坏事呢,要 是给儿子娶了一个年轻不懂照顾与关心的女孩子,自己还不放心呢,最好吴婧月 ……想到这里,她的心情瞬时就好多了,就咯咯娇笑着对王文说。
 
  「伯母,你喝茶吧!」王文又有礼貌的对她说。
 
  「行了,伯母也要回去了!」沈白雪说着就端起前面的那杯绿茶喝了一大口。 
  「还这么早呢,你就要回去呀?」听沈白雪说要回去,王文的心一下子沉落 千丈。
 
  「你都告诉我林强的事了,伯母想去找吴婧月谈一谈,所以就先回去了,对 了,这里的单我来买吧!」沈白雪边说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伯母,那能叫你买单呢,你只管走吧,单我来买就是了……」王文本来想 再留她一会的,但是怕引起她的误会,放长线钓大鱼是他的宗旨,所以就只能忍 辱负重了,才这样对她说的。
 
  「那伯母就不客气了,改天伯母请你……」沈白雪也不客气的对他说。 
  「伯母,那你改天可要请我哦,到时候可别忘记了,嘻嘻……」王文听了心 里面倒是真想沈白雪请他呢,但是嘴上像似开玩笑的对她说。
 
  「放心吧,伯母忘记不了的!」沈白雪也确实想请他呢,因为从他的嘴里面 打听到林强的事,又见他这么懂事有礼貌,又没有发现他对自己有什么不轨的举 动,心里还为刚才对他的警惕而羞愧呢。
 
  「那我一定等你哦,嘻嘻……」王文边笑着对沈白雪说,边也从沙发上站了 起来,急忙把挂在墙壁上的她外衣取了下来递给了她:「伯母,你赶快穿上吧, 外面冷……」
 
  沈白雪一见,不由得有些感动,这个王文真的是太好了,要是林强有一半他 这样的好就好了,伸手接过外衣穿在身上,又拿起沙发上的挎包,然后就对王文 说:「王文,伯母今天还是要说一声谢谢你的,那伯母先走了……」
 
  「伯母慢走,路上注意安全……」王文把沈白雪送到包房门外的走廊上,对 送沈白雪的后身说了一句。
 
  沈白雪边往走廊外走,心里突然有一种失落感,天哪,我这是怎么了?难我 还想与他在包房里多呆一会吗?想到这,她的脸竟然热了起来,暗骂着自已怎么 会有这种失落感呢?
 
  走出了咖啡厅,沈白雪就坐进了一辆出租车上,告诉司机往华山医院开去… …沈白雪进入华山医院的大厅,就直接往楼上的院长办公室走去,来到吴婧月院 长的办公室门口,沈白雪定了定神后就敲了敲门。
 
  「请进!」吴婧月那清晰的声音就从办公室里面传了出来。
 
  沈白雪就推门进去,只见自己的好朋友兼闺蜜正坐在办公桌前的大靠椅上, 她一见是沈白雪,就急忙站了起来,脸带高兴的笑容来到沈白雪的身前,拉着她 的手异常高兴的说:「白雪,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快进来坐……」
 
  沈白雪看着吴婧月,想起她与自己是同岁,今年已经是四十六了,但望上去 却好似三十多岁,仍然风华绝代、徐娘未老、风韵犹存,水汪汪的双眼有神而透 着迷人风情,芙蓉玉面、眼角虽有淡淡地鱼尾纹但不减其风采反而增添了几分成 熟、高雅、端庄、秀丽的中年美妇的媚态。身上穿着一件白大褂,更显得秀气, 稳重,大方。
 
  「啊呀,咯咯……没有风就不能来看你吗……」沈白雪咯咯娇笑着对她说。 
  「能来,能来……快进来坐下吧!」吴婧月边笑着说边拉着沈白雪来到沙发 前坐了下来,两只美目不时的看着沈白雪的小腹,然后含笑着轻声问她:「三个 多月了吧,咯咯,身材真好,一点也看不出来呀……」
 
  沈白雪听了娴熟白皙的脸上不由得一红,两只漂亮的眼睛白了她一眼,笑骂 着说:「咯咯……你就坏,一进来就瞧人家的肚子……」
 
  「咯咯……我是医生,不瞧你肚子还瞧你大腿呀……」吴婧月娇笑着说。然 后收住笑容正式的问:「你是不是来孕检的?」
 
  「嗯,不来孕检找你做什么呢?医院这地方我可没兴趣来呢……咯咯……」 沈白雪说着就咯咯娇笑了起来。
 
  「我还以为你是特意来看我的呢,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咯咯……」吴婧月也 娇笑说。
 
  「我是来孕检再加上看你这个好闺蜜,总可以了吧!」沈白雪含笑着白了她 一眼说。
 
  「可以,可以!」吴婧月边说边关心的问:「白雪,咋样?」
 
  「什么咋样?」沈白雪不解的问。
 
  「咯咯,你的小老公对你咋样啊?」吴婧月娇笑着问。
 
  「还行……」沈白雪听了娴熟白皙的脸上一红,带着含羞的模样说了一句。 
  「他对你好吗?」吴婧月又关心的问。
 
  「很好呀,咯咯……」沈白雪笑着说。
 
  「你们相差这么多岁,过的还习惯吗?」
 
  沈白雪一听,娴熟白皙的脸上又红了一下,然后问她:「你是说那一方面过 的习惯?」
 
  吴婧月一听,就含笑着说:「平常在一起的生活呀?」
 
  「嗯,还行,他对我特好,都百依百顺的……」沈白雪红着脸说。
 
  「那……」吴婧月突出把脸凑到沈白雪的脸前轻轻的问:「那方面的事呢? 还协调吗?」
 
  沈白雪听了娴熟白皙的脸上又发热了起来,但是与吴婧月是闺蜜,她们是无 话不说的,所以也不怎么羞涩的对她说:「那方面啊,协调的不能再协调了,咯 咯……」
 
  「此话怎讲?」吴婧月问。
 
  「啊呀,婧月,你是个医生,又是院长,到底是真懂还是装不懂呀?」沈白 雪白了她一眼说。
 
  「啊呀,你不说我怎么懂啊,快告诉我什么叫协调的不能再协调了?」吴婧 月可能急着想知道。
 
  沈白雪是个很聪明的人,当然知道自己这次来还有另外目的的,就是不知道 怎么开口对她说,现在终于来机会了,所以心里就高兴了起来,边抬头瞧了瞧办 公室的门,边红着脸底声对她说:「婧月,你知道吗?像咱们这种年龄的女人嫁 给年轻小伙子,还真的嫁对了呢,咯咯……」
 
  「为什么?」吴婧月又不解的问。
 
  沈白雪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来到办公室的门边,伸手把门给关了,然后 又回到吴婧月的身边坐了下来。
 
  吴婧月见她这么神秘,不由得咯咯娇笑着对她说:「白雪,你搞得这么神秘 干嘛?咯咯……」
 
  沈白雪那娴熟白皙的脸上一热,然后低声对她说:「婧月,咱们正是狼虎的 年龄,那方面的需求也是最强烈的,是不是?」
 
  吴婧月听了娴熟秀丽的脸上也不由得一红,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嗯,因为 我身有体会!」
 
  「而男人到了像咱们这样的年龄,那方面早就不中用了,最多一个月两次也 是很免强了。是不是?」沈白雪边说边问。
 
  「是啊,咯咯,我是医生,对这个当然比你还清楚呢。」吴婧月娇笑着对她 说。
 
  「所以说咱们嫁给同样年龄的男人,那方面是不是很不协调?」
 
  「是很不协调啊,这还用说吗?」吴婧月脱口而出的说。
 
  沈白雪见她比自己都清楚这种不协调的搭配,心里越来越高兴了起来,就红 着脸又对她说:「而年轻的小伙子那方面也是正兴旺的时候,而且随时都可以满 足异性的需求,所以说像咱们这样的年龄嫁给年轻的小伙子那才是绝配呢,每晚 都会让你欲仙欲死……」
 
  啊,吴婧月听了才恍然大悟,也明白沈白雪所说的「协调的不能再协调」了 这话的意思。当下就红着脸笑着对沈白雪说:「咯咯,白雪,我真的好羡慕你呢 ……」
 
  「咯咯,羡慕了吧……」沈白雪